首頁飛閱長江國社@湖北融媒體炫直播新華訪談手機網欄目中心創新業務品牌活動

(新華視點·聚焦中央環保督察)長江附近緣何涌出“牛奶水”?中央環保督察劍指湖北磷污染問題

2021年09月06日 20:44:46 |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武漢9月6日電題:長江附近緣何涌出“牛奶水”?中央環保督察劍指湖北磷污染問題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舒靜、田中全

  在湖北省黃岡市距長江2.5公裏處,一座相當于80個足球場大的磷石膏庫發生滲漏,水體受到污染,總磷濃度超標3474倍,群眾頗有怨言。

  近日,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湖北督察發現,湖北省推進磷石膏資源化綜合利用不力,部分地市磷化工企業環境污染問題依然突出。

  督察指出,湖北省磷化工企業産生的固體廢棄物磷石膏年産生量位居全國首位,由于資源化綜合利用不夠,截至2020年底,磷石膏堆存量已達2.96億噸。全省磷石膏庫共37座,其中有18座距長江和漢江幹流不足5公裏,最近的一座距長江僅50米。大量堆存的磷石膏,對長江水環境安全構成較大風險隱患。

  一下雨都是“牛奶水”:總磷濃度超標3474倍

  督察人員通過無人機航拍發現,在湖北省黃岡市武穴市梅府社區大泉洞泉眼附近,有一條奶白色水帶與旁邊綠水涇渭分明。水體之所以呈奶白色,是由于湖北祥雲(集團)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輪鏡塘磷石膏庫發生滲漏,造成污染。

  磷石膏是工業廢棄物,含有未分解磷礦、遊離磷酸、氟化物等雜質,大量堆放會帶來環境安全風險。督察發現的磷石膏庫佔地超800畝,約相當于80個足球場大,距離長江僅2.5公裏。

  (長江黃岡武穴段3個磷石膏庫位置示意圖 圖片來源: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

  日前,督察人員來到滲漏點,發現水邊植物上附著白色粉末狀物體,如蓋了一層霜。經監測,大泉洞水樣氨氮和總磷濃度分別超地表水Ⅲ類標準26.1倍和3474倍。

  專家表示,總磷濃度超標會導致水體富營養化,致使魚類生存困難。此外,磷對人體也會造成危害,引發各種皮膚炎症以及嘔吐、腹瀉、頭痛甚至中毒等問題。

  督察人員在下遊東風港附近水域中發現,多條魚垂死掙扎,一些已肚皮上翻。對下遊500米處河水的採樣監測也發現,氨氮和總磷濃度分別超地表水Ⅲ類標準10.7倍和574倍,污染嚴重。

  (祥雲公司輪鏡塘磷石膏庫滲漏液從大泉洞泉眼流出 圖片來源: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

  被污染的大泉洞泉眼,此前是周邊群眾生活、生産用水來源。記者走訪了解到,村民對水污染頗有怨言。梅府社區一名村民指著房前溪流説,以前洗衣服、洗菜、灌溉都用這裏的水,現在“水壞了”不能用了。下大雨時,出來的都是“牛奶水”。

  另一名村民也説,大泉洞在當地深受大家喜愛,冬暖夏涼,有魚有蝦,小時候泉水可以直接喝,“現在就是個臭水港,真是太可惜了!”

  此外,督察還發現,孝感部分磷化工企業存在直排、偷排問題。

  鮮紅色的廢水汩汩流出,肆意匯入大雁河。這是督察組在湖北省黃麥嶺磷化工有限責任公司暗查發現的情景。調查發現,這是由于廠區內生産用化工染色劑發生泄漏,通過雨水口直排而導致的。經監測,污水色度(稀釋倍數)高達128倍。

  (黃麥嶺公司化工染色劑發生泄漏通過雨水口直排 圖片來源: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

  該公司還通過雨水口偷排污水。經監測,總磷、氨氮、氟化物濃度分別超地表水Ⅲ類標準1214倍、55.7倍和322倍。污水排入大雁河後匯入澴河,導致下遊10公裏處的余家坡國控斷面不能穩定達標。

  滲漏背後:選址堆放有問題,綜合利用率低

  輪鏡塘磷石膏庫並非首次發生滲漏。該庫于2018年建成投運後不久,就曾發生滲漏。多份報告顯示,該磷石膏庫屢屢發生滲漏事故。

  此後,祥雲公司採取了一係列整改措施,但並未從根本上解決滲漏問題,污染依舊。

  一份2020年1月6日的祥雲輪鏡塘渣場環境問題專家診斷會的會議紀要顯示,一位專家當時曾表示,距離長江幹流3公裏以內尾礦庫容不得發生一點環境污染事故,這個問題要上升為企業生死存亡的高度看待。

  那麼,磷石膏庫究竟為何持續滲漏?

  武漢江漢設計院的一位專家認為,該庫地基穩定性差,有防滲膜拉裂風險。結合地質條件,此庫“不漏可能性不大,泥漿量堆積到一定程度,滲漏導致垮塌風險大”。

  除選址建設、堆放問題外,更深層次的原因是磷石膏資源化綜合利用率不高。而這也是此次督察的重點問題之一。

  8月29日,督察人員來到位于黃岡的祥雲公司,調取其有關綜合利用的原始臺賬資料。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核算,督察人員查實:其2019年和2020年磷石膏綜合利用率分別為0和6.6%,與所提供材料差異明顯。

  督察發現,相關部門在磷石膏綜合利用工作中底數不清、情況不明。督察組進駐期間,湖北省經濟和信息化廳兩次提供磷石膏綜合利用情況表。在第一次提供的材料中,黃岡市2019年和2020年磷石膏綜合利用率分別為35.89%和49.74%,在第二次提供的材料中,上述兩個數據變更為6.56%和12.17%,差異較大。

  督察認為,有關省直部門對全省磷石膏資源化綜合利用工作統籌部署不到位,推進磷石膏綜合利用不力。湖北省經濟和信息化廳至今未出臺相關鼓勵政策,未按要求編制磷石膏綜合利用專項規劃或在有關規劃中對磷石膏綜合利用提出明確要求,也未對相關地市下達具體工作任務。

  須高度重視長江流域總磷污染突出問題

  “十三五”期間,隨著總磷上升為長江流域首要污染因子,“三磷”導致的區域環境污染問題日益受到關注。生態環境部有關負責人曾在2019年指出,長江流域總磷污染問題突出。

  大量堆存的磷石膏不僅侵佔了土地資源,其中含有的水溶性五氧化二磷和水溶性氟也對長江水環境安全構成較大風險隱患。

  事實上,湖北省第一輪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和“回頭看”整改方案均要求開展磷化工全面排查,堅持清單內與清單外問題整改相結合,舉一反三。2020年4月,湖北省上報的“回頭看”整改情況報告中稱,加強了沿江磷石膏渣場和尾礦庫隱患排查治理,磷石膏問題均得到有效整改,無新增問題。

  但此次督察發現,湖北省推進磷石膏資源化綜合利用不力,部分地市磷化工企業環境污染問題依然突出。

  針對輪鏡塘磷石膏庫滲漏問題,專家認為,長遠看應選擇濕排幹堆,先把進庫的污水處理好,防止濃度上升,其次要考慮磷石膏二次過濾,實現減量化堆存。

  業內人士認為,更長遠地來看,治理“三磷”污染,要在摸清家底的基礎上打組合拳,強化源頭減量、末端治理和綜合利用:一是精準核算、以用定産;二是推動形成資源化綜合利用産業鏈;三是創新技術,制定相關産品和工程應用標準,推動長江經濟帶磷化工産業鏈綠色發展。(記者舒靜、田中全)

(新華視點·聚焦中央環保督察)長江附近緣何涌出“牛奶水”?中央環保督察劍指湖北磷污染問題-新華網
近日,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湖北督察發現,湖北省推進磷石膏資源化綜合利用不力,部分地市磷化工企業環境污染問題依然突出。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833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