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喜見江豚歸 大作“江湖文章”,江澄湖碧人水相依
2021-04-07 09:25:3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新華深度·武漢解封一周年】

  江城喜見江豚歸

  大作“江湖文章”,江澄湖碧人水相依

  記者唐衛彬、廖君、王自宸

  江城武漢,因水而生、逐水而建、籍水而興。

  水,是武漢最具特色的符號,最核心的競爭力。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一圍煙浪六十裏,幾隊寒鷗千百雛”“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千百年來,文人騷客在此寫下傳世名篇,詩句中的大美武漢,水為根,水是魂。

  建百裏生態廊道、行常年全面禁漁、推江河湖綜合治理……大武漢大作“江湖文章”,把生態環境修復擺在壓倒性位置,大力度解決好突出環境問題,打造共抓長江大保護的典范。

  從“九龍治水”到“攥指成拳”,改“先污後治”為“生態優先”,變“人水相爭”為“人水相依”。一座濱水生態綠城正“浮出”水面。

  因水而生

  “這個盤龍城,就是幾千年前的武漢市政府。”在盤龍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市民祁先生形象地向9歲的兒子解釋著武漢“城市之根”。

  瀝瀝細雨中抬頭遠眺,盤龍城宮城遺址依稀可辨。猶存的城墻和基址無言地敘説著滄海桑田,讓人不禁浮想起這座遠古城市曾經的輝煌與繁華。

  位于府河北岸三面環水的盤龍城遺址,是長江流域已知布局最清楚、遺跡最豐富的一處商代前期城址,距今已有3500年歷史。

  當年的盤龍城便是“九省通衢”。據盤龍城遺址考古發掘領隊、武漢大學教授張昌平介紹,盤龍城周邊就是長江、漢江和四通八達的河湖水網,其地理位置便于連接中原、輻射四方,鼎盛時期的盤龍城應該控制了長江中遊甚至更加廣闊的地區。

  武漢核心區域城邑的出現始于東漢末年。當時武漢呈現“兩府對望”形態。江北先後稱曲陽縣、沌陽縣、漢津縣、漢陽縣,江南先後稱汝南縣、江夏縣。自漢以降經南北朝至元、明,武漢成為水陸交通樞紐,商賈輻輳。

  武漢市地方志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介紹,至明代成化年間,由漢陽龜山之南入江的漢江主道改由山北入江,由此而形成漢口新鎮,奠定了武漢三鎮的地理基礎。明末清初,漢口以商業大鎮卓立華中,與北京、蘇州、佛州並稱“天下四聚”,又與朱仙鎮、景德鎮、佛山鎮同稱天下“四大名鎮”,成為“楚中第一繁盛處”。

  晚清時期,湖廣總督張之洞在這裏推行新政、創辦實業、興修鐵路,使武漢成為中國近代工業的發祥地之一。漢口開埠後,武漢碼頭的發展進入“大江經濟時代”,武漢一躍而為雄踞長江中遊的商埠,享有“東方芝加哥”的聲譽。

  水,持續滋養著這座城市。統計顯示,武漢境內水域面積2117.6平方公里,佔國土面積近四分之一。長江、漢江穿城而過,列入保護目錄的湖泊有166個,長度5千米以上的河流有165條。武漢是一座“漂浮”在水上的城市,它的發展與水息息相關。

  豐富的水資源稟賦持續形塑著武漢的城市形態、城市生活和城市産業。翻開武漢地圖,與水相關的地名躍然紙上:水果湖、三眼橋、卓刀泉、武泰閘……遠古的雲夢大澤,如今已是一棟棟高樓,現在帶有“湖”“橋”等字眼的地方,幾乎都曾在水裏。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千百年來,武漢人也形成了水一樣的品質。

  “這片豐水之地,賦予了武漢人靈活的處世態度、開闊的胸襟情懷。”黃鶴文化獎獲得者李皖説,水雖柔軟,卻也遇強則強。這在武漢人“不服周”的性格裏體現得淋漓盡致。歷史上的“楚雖三戶,亡秦必楚”足以證明這一點。延續至近代,武昌首義,打響了辛亥革命第一槍,“敢為天下先”的“首義精神”從此牢牢植根于武漢人民的信念當中。

  重塑岸線

  “當、當、當。”在漢口江灘,黃包車鈴聲叮當作響。穿梭賣報的小童、賣力吆喝的小販、提皮箱戴禮帽的紳士、匆忙趕路的旗袍淑女……復古的風格,讓人感到一瞬間穿越回百年以前。

  這是漂移式多維體驗劇《知音號》的表演現場,這部實景大劇以長江文化為背景,取材于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大武漢。與傳統戲劇表現方式不同,《知音號》不分觀眾區和表演區,遊客登上“知音號”後,就成為表演的一部分,因而可以在“穿越”中真切體會到百年前的武漢風情。

  獨特的“兩江四岸”城市格局,造就了武漢這座天然“碼頭”。詩詞中的武漢,“二十里長街八碼頭”“十裏帆檣依市立,萬家燈火徹霄明”,詩人不是“送別”便是“曉泊”,人流、物流、資訊流在碼頭集散,“來如行雲,去如流水”,造就了城市的發展與繁榮。

  “碼頭多了很繁華,但布局雜亂影響市容,汛期也危險。”今年68歲,家住漢正街的周先生告訴記者,從武漢關至集家嘴這一帶,過去有數十個碼頭,人來車往,上下貨物、維修設備,幾乎晝夜不停。1998年特大洪水時,長江、漢江交匯的南岸嘴千余戶居民、數十家企業以及多個碼頭被淹,損失很大。

  武漢市副市長劉子清介紹,歷史上,“兩江四岸”老舊碼頭為武漢經濟社會發展作出重要貢獻。但隨著城市發展,這些碼頭的存在不僅侵蝕了寶貴的岸線資源,影響了城市濱江景觀,阻礙了長江經濟帶和長江新城的建設,更對長江生態環境和生態安全造成了嚴重破壞。

  從2016年開始,武漢在全市開展沿江港口岸線資源環境綜合整治,武漢長江和漢江核心區內103個港口碼頭和189艘躉船納入整治范圍。優化調整完成後,武漢長江和漢江核心區碼頭數量減少61.2%,躉船數量減少63.5%,騰退出數百公里的兩江岸線。

  騰退出的長江、漢江岸線上,防洪及環境綜合整治工作迅速展開,武漢百里長江生態廊道建設如火如荼。記者在二七長江大橋附近青山江灘看到,曾經臟亂的岸灘,如今已是城市綠道,多個綠色景觀點綴其間,依據不同水位而建的不同高程的灘地廣場上,人們或休閒娛樂或漫步觀景,十分愜意。

  武漢市水務局河道堤防處負責人凃金花介紹,高標準規劃建設武漢百里長江生態廊道,是為了讓自然、城市與人之間形成親善如水般的關係,讓老百姓收獲實實在在的幸福感。依據不同規劃定位,漢口江灘、武昌江灘、漢陽江灘、青山江灘、漢江江灘不斷拓建,依江而生的生態濱水空間和“慢生活體係”正一寸一寸地在“兩江四岸”生長。

  江豚回歸

  “蘿蔔白菜一大桌,不如來根魚刺嗦一嗦。”這是在武漢流傳的一句民間俗語。説的是,在武漢,無魚不成席。

  兩江在此交匯、湖泊星羅棋布,寬廣的水域面積和適宜的氣候為魚類的生長和繁殖提供了得天獨厚的環境。靠水吃水,魚,也是市民餐桌上的常客。

  武漢市餐飲協會會長劉國梁告訴記者,武漢人吃魚來者不拒,並且變著花樣吃。除了青魚、草魚、鰱魚、鳙魚等四大家魚,武漢人還喜歡吃鯽魚、翹嘴鲌、黃顙魚、鱧魚等。在武漢人眼中,魚頭、魚嘴、魚腩、魚尾、魚鰾全身是寶,蒸、煮、燒、烤、煎、炸、燜等各種方式烹飪出來的魚都“蠻有味”。

  “武漢人都愛吃魚,長江魚尤其不愁銷。”年近六旬的原武漢市江夏區金口街花園社區八一漁業大隊漁民王明武告訴記者,他15歲時便跟著父親在長江上捕魚,幾十年前,一網下去打起百十來斤魚稀松平常。但近些年來,在長江中的魚越來越少,魚的個頭越來越小,“有時候一網下去一條魚都沒有”。

  “酷捕濫撈”是長江魚類資源銳減的罪魁禍首。中科院院士曹文宣等國家淡水魚研究專家2016年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由于濫捕濫撈沒有得到根本性遏制,長江流域階段性禁漁和增殖放流均未阻止漁業資源進入“快速衰退期”。多種魚類滅絕,水生生物資源不斷惡化,長江水生生態環境保護已進入存亡的“危急關頭”。他們建議,改階段性休漁為全面休漁十年,“搶救性保護”我國最大的水生生物資源庫,恢復長江生態。

  相關建議得到有關部門重視,江城武漢也迅速行動起來。武漢市農業綜合執法支隊支隊長王文高介紹,從2020年7月1日0時起,武漢對長江武漢段及漢江武漢段實施暫定十年的常年禁捕,千余名持證漁船漁民退出“江湖”。

  “漁船、網具、船證都已經收了,拿到了近12萬元的補償款。每月還有幾百塊退捕生活補貼,現在當護漁員,每月還有2000多元的工資。”王明武告訴記者,過去打魚只是為了“小家”,現在護漁則是為了“大家”,這份新職業讓他覺得成就感十足。

  漁民上了岸,長江旗艦物種長江江豚正在“回家”。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員王克雄介紹,2020年10月下旬以來,他們在長江武漢段開展長江江豚科學考察,結果顯示,武漢白沙洲正形成穩定的長江江豚群體棲息水域。

  為了讓長江江豚更好回歸江城,2020年11月,武漢市出臺方案,提出組織開展生態環境現狀調查、長江江豚出沒監視監測、船舶航行限速試點、建立武漢長江江豚繁育保種技術中心等多項措施,加速推進長江江豚重返武漢城區江段。

  “禁漁之後,武漢水産品供應十分充足,市民吃魚不受影響。”王文高透露,近幾年,武漢市加快漁業基礎設施的提檔升級,通過長江名優特色經濟魚類養殖試驗與示范推廣、高效設施漁業示范項目建設、農村水産電商發展等,確保市場供應和漁業經濟平穩快速發展。目前,武漢市已建成部省級水産健康養殖示范場25萬余畝,稻蝦綜合種養面積達23萬畝,水産品産量達42.7萬噸。

  慢調細養

  碧波萬頃,風和日麗。在東湖的子湖郭鄭湖鵝咀示范區,一片面積達2.6萬平方米的水下森林吸引眾多遊客圍觀。只見在陽光映射下,湖面波光粼粼,湖中水草搖曳,魚蝦在水草間縱情穿梭,水下世界絢爛多姿。

  誰曾想到,湖泊藍線水域面積33.63平方公里,有著“全國最大城中湖”之稱的東湖曾因城市急速擴張中的填湖造樓、污水直排,水質一度下降至V類到劣V類。

  東湖的環境惡化引起武漢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在係統謀劃之下,東湖實施水岸同治,水上岸上、污水雨水、形態生態一並抓。

  從源頭上截污,東湖雨水匯水區域的雨污分流、混錯接點改造加快推進;給污水出路,北湖污水處理廠、大東湖深隧等係統工程快馬加鞭;讓東湖“慢調細養”,水生態修復從未間斷……

  一係列舉措成效初顯,2020年1至6月,東湖整體水質持續保持Ⅲ類,為近四十年來最好水準。當年11月,武漢東湖高分通過全國示范河湖建設國家驗收,位列全國首批示范河湖,成為入選河湖中唯一一座城中湖。

  擁有166個湖泊的武漢,湖泊水面面積達867平方公里,東湖、梁子湖等148個重要湖泊被列入湖北省湖泊保護名錄。“百湖之城”不僅是武漢的名號,更是當地得天獨厚的寶貴資源。

  為保護賴以生存的生態家園,武漢先後頒布實施《武漢市湖泊保護條例》《武漢市湖泊保護條例實施細則》《武漢市湖泊整治管理辦法》《武漢市水資源保護條例》,為加強湖泊保護立下“規矩”。堅持實施源頭治理、係統治理、綜合治理,統籌岸上岸下、入湖出湖、點面內源,推動湖泊治理“單一水體”治理模式向“水岸陸一體”係統治理模式轉變。

  武漢市水務局湖泊處處長徐照彪説,武漢還創新為每個湖泊制定“身份證”,明確湖泊類別。根據規劃,相關部門在掌握湖泊面積基礎上,明確湖泊水域藍線、環湖綠化綠線、湖泊周邊建築控制灰線范圍,並根據湖泊的分布、水係、功能、水質等情況,將湖泊分為城市調蓄型、郊野型、生態保育型三類湖泊,制定“一湖一策”,進行科學治理。

  水域面積7.67平方公里的南湖,此前因無序開發,導致水質下降,一度成為“先污後治”的反面案例。

  按照“一湖一策”治理方式,武漢市對南湖沿線開展排查,共摸清212個排口現狀,查出193處管網混錯接點,全面摸清並形成了流域管網“一張圖”。同時,按照目標化考核、項目化建設、周報化督查、全程化管理、動態化監控的方式實施“挂圖作戰”。如今,南湖摘掉劣V類的“帽子”,再現碧波蕩漾、飛鳥群集的美景。

  武漢市水務局發布的《2020年武漢市水資源公報》顯示,2020年,全市湖泊水質達到或優于Ⅲ類的湖泊面積佔監測湖泊總面積的42.7%。與2019年相比,62個湖泊水質好轉,94個湖泊水質保持穩定。經過綜合施策,全市劣V類湖泊數量由2019年的30個減少為2020年的6個。

  人人發力

  “守護江城的河和湖,每個人都有義不容辭的責任。”3月23日,在漢口江灘的民間河湖長驛站,在校研究生邱天賜前來競聘成為魯湖民間湖長。從小在金水河邊長大的他,對河湖有著深厚感情,此次競聘魯湖民間湖長,他計劃組建愛湖護河宣講團,帶領更多同學一起加入到宣傳和保護河湖的隊伍中來。

  在江城武漢,像邱天賜這樣志願保護河湖的市民還有很多。

  馬陟是武漢“愛我百湖”志願者協會會長,2010年以來帶領武漢“愛我百湖”志願者協會從事保護河湖志願活動。

  從2015年起,“愛我百湖”志願者協會開始在全市公開招聘民間湖長,2017年為全市166個湖泊徵集民間湖長。2018年至2020年,受市河湖長制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市水務局)委託,“愛我百湖”連續三年在全市范圍內為武漢市的市級重點河湖徵集“民間河湖長”,並負責組織開展志願巡河湖活動和第三方調查。

  因在保護河湖工作中貢獻突出,2020年10月,在水利部、全國總工會和全國婦聯主辦的“尋找最美河湖衛士”活動中,馬陟被授予“全國民間河湖衛士”稱號。

  “以協會為平臺,‘愛我百湖’團隊探索出了一條有效連接政府、企業與公眾共同參與水環境治理管護的發展路徑,吸引了最廣大的民間力量加入進來。”武漢市水務局河湖長辦公室負責人昝玉紅評價説。

  保護水環境,僅靠政府的力量遠遠不夠,更需民間力量參與。

  據悉,武漢市自2018年推行官方河湖長、民間河湖長、數據河湖長“三長聯動”機制以來,民間河湖長成為河湖保護的重要力量。僅2020年度,受聘的市級民間河湖長就巡查河湖200多次,3000多人次積極參與,巡護河湖裏程5000余公里,及時發現並有效解決了一係列河湖治理保護問題。

  保護一城碧水,需要人人參與、代代相傳。

  “作為一名少先隊員,我們牢記紅領巾的責任,用自己的行動呵護一方清湖,造福一城幸福。”3月24日,時值“中國水周”,武漢市晴川初級中學七(8)班全體學生在蓮花湖畔開展勞動教育實踐活動。同學們宣讀生態文明倡議書,表示要爭當愛湖護湖的“小湖長”。

  昝玉紅表示,為更好發揮民間河湖長互動管護效能,武漢市水務部門將堅持“開門治水”,廣泛聘請公益組織、企業、學校、家庭、群眾等社會力量擔任民間河湖長,擴大河湖治理管護社會參與面,構建以民間河湖長為主體的監督參與體係。

  勠力同心守江湖,水清岸綠譜新篇。近期,生態環境部公布了2020年監測數據,實施長江大保護以來,從長江武漢段白滸山出境的長江水質已連續兩年保持在Ⅱ類,優于國家考核要求的Ⅲ類水質。這意味著近年來長江幹流武漢段水質持續改善,達到20年來最優水準。

  一城凈水、兩江畫廊、三鎮靈秀。一幅“江湖相濟、湖網相連、人水相依”的美麗畫卷正徐徐展開。

  根據規劃,到2035年,武漢將實現江河安瀾、供優排暢、江湖相濟、水網相連的健康河湖水網格局,所有江河湖庫水生態係統得到全面保護,基本實現水務現代化。

相關新聞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江城喜見江豚歸 大作“江湖文章”,江澄湖碧人水相依-新華網
從2016年開始,武漢在全市開展沿江港口岸線資源環境綜合整治,武漢長江和漢江核心區內103個港口碼頭和189艘躉船納入整治范圍。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301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