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龍都”雜技蝶變記
本文來源: 新華網 2022-06-29 15:25:15 責任編輯: 王海霞 范作言 作者: 王聖志 吳剛 馮大鵬

“華夏龍都”雜技蝶變記

2022-06-29 15:25:15 來源: 新華網
摘要

十七歲的楊如意怎麼也沒想到,接觸自由式滑雪不到四年,自己便斬獲了國內外多個賽事冠軍。

十七歲的楊如意怎麼也沒想到,接觸自由式滑雪不到四年,自己便斬獲了國內外多個賽事冠軍。

  新華社鄭州6月29日電(記者王聖志 吳剛 馮大鵬)十七歲的楊如意怎麼也沒想到,接觸自由式滑雪不到四年,自己便斬獲了國內外多個賽事冠軍。

  楊如意從豫北農村登上世界冰雪運動舞臺的經歷,與她從小學習的雜技和近年來雜技的跨界融合發展密切相關。曾被視作街頭雜耍的雜技,如今正與體育、音樂、舞蹈、話劇、戲曲等藝術形式深度融合,登上更多的競技舞臺。

  千百年前走來的“雜技之鄉”

  楊如意的出生地河南濮陽,位于黃河下遊北岸。因出土了距今6400多年的蚌塑龍形圖案,濮陽被譽為“華夏龍都”。

  歷史上,黃河在濮陽地區多次泛濫。每當村莊被淹,一些村民便外出逃荒,靠雜耍賣藝養家糊口。

  説起濮陽雜技,東北莊是繞不開的。作為中國雜技之鄉,東北莊與河北吳橋並稱為“中國雜技南北兩故裏”。

  東北莊雜技起源于春秋,興盛于明清,流派紛呈,其中以喬、劉、李三家最為出名,有“三班競秀,馳騁華夏”之説。

  出生于1944年的喬金生是喬家班第六代傳承人,是目前東北莊最年長的雜技藝人,從藝70多年來,雜技融入了他的生活。撂草帽、叼瓶子、叼皮球、撂馬杈……這些都是喬金生擅長的技巧。

  喬金生説:“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怕吃苦練不好雜技。我收的徒弟大多家境貧苦,也更能吃苦。”

  喬金生8歲跟著雜技團在全國各地演出,24歲當教練,目前已累計培養了1200多名學生,其中,60余人進入了國家各級雜技團體。

  杈耙鋤頭當道具,田間地頭練雜技。其實,在東北莊,除了喬、劉、李三家班,練雜技的還有很多人。“上至九十九,下到剛會走,人人練雜技,都能露一手。”

  雜技校園裏的守正創新

  位于濮陽市的濮陽雜技藝術學校,是一所以雜技專業為主的綜合性全日制中等專業藝術學校。

  借助冬奧會的東風,濮陽雜技藝術學校跨界跨項育人才,組建了體育雜技跨界融合培訓中心。

  2017年以來,濮陽陸續為國家輸送了滑板、小輪車、單板滑雪、自由式滑雪人才百余名,楊如意便是其中之一。

  “雜技學生在力量、平衡、柔韌、協調等方面有底子,參與體育運動有先天優勢。我們根據學生特長融入體操、戲劇、舞蹈、戲曲等藝術形式,對學生進行多元化的培養。”濮陽雜技藝術學校辦公室主任劉易朋説。

  培訓中心的U型池裏,學員們有的在練習滑板,身體與滑板融為一體;有的在訓練小輪車,腳踏車輪輾轉騰挪。

  “抬頭、挺胸,注意手指動作、管理好表情……”離U型池不遠的另一個大教室內,“90後”女教練胡丹丹正操著一口濮陽方言糾正學員們的舞蹈動作。

  劉易朋告訴記者,這是學校的“大招兒”——全球首個女子環球飛車隊在訓練,她們將衝刺九月份在濮陽舉辦的第五屆中國雜技藝術節。

  胡丹丹是濮陽雜技藝術學校的畢業生,曾被挑選參加《黃山映象》大型演出。“跟著楊麗萍老師學習,彌補了我在舞蹈方面的很多不足。現代雜技已經融音樂、舞蹈、特技于一體,我想把自己所學的知識都教給我的學生。”

  舞蹈訓練結束,10名女學員迅速換裝,身披護具,騎上特制的摩托車,分批進入教室內一個直徑6米的球體。

  “摩托車以每小時60公里的速度行駛,兩車最小間距僅50釐米,因此誤差不能超過0.01秒。”飛車教練安振升説。

  除了扣人心弦的飛車、優美的舞蹈,她們的節目還融入了精彩的魔術。“別看她們年紀小,個個都攢著勁學,從訓練狀態上就能看出她們肯為夢想付出。”胡丹丹説。

  “隨著時代的進步,父傳子、師帶徒、跟班學藝的街頭雜耍已成為過去。只要有夢想、肯創新,雜技跨界融合就有無限種可能。”劉易朋説。

  融合發展的舞臺藝術

  雜技傳習千年,但舞臺卻在短短幾十年裏全然變了樣。

  “如今,大家都慕名到濮陽來看雜技,坐在聲光電設備齊全的劇場內欣賞雜技的魅力。”劉家班傳承人劉德義説,雜技也登上了大雅之堂。

  水上秀芭蕾,龍舞雲霄中。在濮陽水秀國際大劇院,雜技劇《水秀》將體操、魔術、舞蹈等與雜技完美融合,實現水、陸、空“三棲”演出。

  “讓觀眾走進劇場看雜技節目,享受絕美的視聽盛宴,正是《水秀》創作的初衷。”中國雜技家協會副主席、河南省雜技集團董事長付繼恩説。

  自2009年推出至今,《水秀》已改版六次,累計演出千余場,觀眾達200余萬人次。2013年,《水秀》獲第八屆中國雜技金菊獎優秀劇目大獎。

  2020年3月,《水秀》黃河版更是在美國密蘇裏州布蘭森市大劇院成功演出,用西方人看得見、讀得懂的形式,講好中國故事,展示黃河文化的美與力量。

  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中國雜技家協會主席邊發吉到濮陽調研時説,在多年發展中,濮陽雜技不僅由“舊”至“新”,更吸收很多外來元素,已具備國際水準與國際視野。

  “守正創新,打造‘雜技+’模式,濮陽雜技發展之路將越來越寬闊。”濮陽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張錦印説。

標簽:
相關新聞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787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