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地下皆奇觀!鄭渝高鐵“串”起城摞城、白鶴梁
本文來源: 新華網 2022-06-21 08:06:17 責任編輯: 王海霞 范作言 作者:

水中地下皆奇觀!鄭渝高鐵“串”起城摞城、白鶴梁

2022-06-21 08:06:17 來源: 新華網
摘要

浩浩黃河之水,既繁盛了開封,也沉浮了汴梁,留下舉世罕見的城摞城奇觀。

浩浩黃河之水,既繁盛了開封,也沉浮了汴梁,留下舉世罕見的城摞城奇觀。


  城摞城,路摞路,河道摞河道……浩浩黃河之水,既繁盛了開封,也沉浮了汴梁,留下舉世罕見的城摞城奇觀。

  這是開封“城摞城”遺址考古發掘出的一處清代院落(2019年10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千年歲月裏,輝煌的文明屢次被黃河泥沙衝毀掩埋。災難過後,人們就地站起,城市一次又次涅槃重生。

  工作人員在河南省開封市州橋及附近汴河遺址進行清理髮掘(2020年7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綜觀中國古代都城發展史,大多數知名古都在不同時期城址位置是不同的,因為戰亂、災害等因素,舊城往往被拋棄,換址營建新城。開封是個例外,她的城市中軸線和核心區域基本未變,這不僅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百折不撓精神的典型代表,在世界文明史上也可稱奇。

  這是開封“城摞城”遺址考古發掘現場(2019年10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距開封千余公里的重慶涪陵城北長江段,江面40米之下的白鶴梁,被譽為“世界最古老的水文站”。文學、書法、繪畫、石刻藝術……也因為水,在這裏封存。

  在長江水下40多米的白鶴梁題刻無壓容器罩內,潛水員在對題刻上的泥沙進行清理(2021年3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自唐廣德元年,古人在梁上“刻石記事”記錄長江枯水水位,並刻石魚作為水文標誌。經千余年延續,形成160余幅、3萬余字的“水下碑林”,承載著先人生存與發展的古老智慧。

  在長江水下40多米的白鶴梁題刻無壓容器罩內,潛水員在進行清理作業(2021年3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2022年6月20日,鄭渝高鐵全線通車,串聯起城摞城、白鶴梁兩處瑰麗的人文奇景。水中地下皆奇觀,讓我們一起乘上高鐵列車,探尋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文脈和光輝燦爛的歷史。

  策劃:陳凱星、鄒聲文、王丁、李勇

  監制:常愛玲、齊慧傑、林嵬、王金濤

  統籌:張書旗、雙瑞、韓振、張興軍

  記者:任卓如、劉潺、于曉蘇

  攝制:王正一

  報道員:潘紫輝

  編輯:程昊

  新華社新媒體中心

  新華社河南分社

  新華社重慶分社

  聯合出品

標簽:
相關新聞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759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