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 | “東數西算”堵點透視-新華網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瞭望 | “東數西算”堵點透視

2024-01-15 19:34:10  來源:新華網

  目前東部數據“西算”意願不強,西部數據中心“存多算少”。成熟商業應用和典型案例相對較少,“東數西算”整體上仍停留在“東數西存”階段

  受技術、成本、機制等多重制約,推進和實現“東數西算”目前仍面臨算不了、算不起、算不好三方面難點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東數西算”工程通過構建數據中心、雲計算、大數據一體化的新型算力網絡體係,將東部算力需求有序引導到西部,既有利于緩解東部地區能源供給短缺問題,又能助力我國數據中心實現低碳、綠色、可持續發展。

  2021年5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等4部門聯合印發《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協同創新體係算力樞紐實施方案》,提出加快實施“東數西算”工程。

  目前,“東數西算”工程正在穩步推進,8個國家算力樞紐節點建設已全部開工,10個國家數據中心集群同步布局。西部地區新開工建設的數據中心項目數量穩步增長,我國算力集聚效應初步顯現。

  但《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貴州、寧夏、甘肅、內蒙古等地採訪時也發現,受技術、成本、機制等多重因素制約,西部部分數據中心利用效率不高,面臨算不了、算不起、算不好等問題,“東數西算”目前整體上仍處于“東數西存”階段。

  工作人員在中國聯通貴安數據中心對微模組機房運作狀態進行巡檢(2023年5月23日攝) 陶亮攝/本刊

  西部數據中心“存多算少”

  目前,“東數西算”工程已經從係統布局階段進入到全面建設階段。相關數據顯示,在已經開工的8個國家算力樞紐中,2023年新開工的數據中心項目近70個。其中,西部新增數據中心的建設規模超過60萬機架。

  記者在寧夏中衛、貴州貴安、甘肅慶陽等數據中心集群走訪了解到,盡管數據中心項目數量不斷增長,但使用效率並不理想,數據中心存在閒置。

  上架率是數據中心實際使用機架數與總機架數的比值,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數據中心的運營效率與盈利能力。《2021年中國數據中心市場報告》顯示,華東、華北和華南地區數據中心上架率約在65%~68%,西北、西南地區分別為34%和41%。

  西部一位研究人員介紹,近幾年西部地區上架率有所提升,但整體上依然處于較低水準,産業發展也面臨“存得多、算得少”“冷數據多、熱數據少”“基礎設施多、産業轉化少”等瓶頸。

  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王元卓等受訪人士表示,從過去經驗看,國家級工程社會熱度高、經濟效益好,各地出于獲得土地出讓收益、獎補資金等衝動,很容易一哄而上、盲目投建,忽視市場規律和當地實際發展需要。一些地方政府、國企盲目引進和投建數據中心,希望擴大規模自身優勢,建成之後才開始考慮消化和應用問題,造成資金資源閒置浪費。

  此外,記者發現,西部有的數據中心即便被使用,也主要發揮著記憶體功能。

  目前東部數據“西算”意願不強,西部數據中心“存多算少”。成熟商業應用和典型案例相對較少,“東數西算”整體上仍停留在“東數西存”階段。

  “目前中衛的數據中心仍以存儲為主,主要為客戶提供機櫃租賃服務,調用頻次較低。”寧夏一家數據投資有限公司業務部經理説。

  受訪者分析認為,一方面,對于那些訪問頻次高、網絡時延要求高、處理復雜的“熱數據”,傳至西部處理會大幅增加延遲、影響用戶體驗,因此現階段仍是“東數東算、西數西算”;另一方面,對于那些對時延要求不高的“冷數據”,理論上適合移至西部進行後臺加工、離線分析等處理,但目前“只是存在那裏,計算並不是常態”。

  實現“數據向西、算力向東”需跨三道關

  業內人士反映,受技術、成本、機制等多重制約,推進和實現“東數西算”目前仍面臨算不了、算不起、算不好三方面難點。

  ——“算不了”。

  異構計算是指完成一個計算任務時,採用一種以上的硬體計算單元、互聯協議、差異化架構、軟件介面。因其兼具增強算力性能、降低功耗成本和能夠應對多類型任務處理等優勢,成為“東數西算”工程的底層支撐。

  由于宏觀層面的技術指導文件與工程路線尚未明確,部分地區的數據調度能力難以滿足使用需求。貴陽市大數據産業有限公司的一項研究指出,由于目前異構算力層面仍缺乏統一的調度管理建設,單一數據中心面對東部城市不同類型的需求場景,難以合理、精準匹配算力資源,很多應用場景“算不了”。

  ——“算不起”。

  有受訪者認為,高昂的網絡通信費用是實現“東數西算”的阻礙之一。

  據測算,在運營商傳輸網絡費用方面,頻寬為1G的網絡傳輸專線費用約為16萬元/月,超過一些計算場景總成本的75%。若將頻寬提升至2.5G或10G,相關費用更將大幅增長,遠高于東部企業承受力。

  “高昂的網絡傳輸費用,基本上可以抵消掉西部地區在土地、電價方面給出的優惠空間。”業內人士表示,目前三大運營商在技術上已能實現各樞紐節點之間的互聯互通,但計費模式上仍採用多級跳轉計費方式,東西之間數據來回流轉的網絡傳輸費用很高。“甘肅慶陽在地理位置上更靠近西安,但目前,數據要先跳轉到蘭州,再從蘭州到西安,之後再到東部地區。”

  ——“算不好”。

  記者發現,軟硬體配套不足使西部難以解決“算不好”的問題。

  業內人士指出,“東數西算”工程體係龐大、結構復雜,涉及大體量終端設備與平臺連接、海量數據資源、多種類算力資源與網絡基礎設施,對網絡和數據安全提出了全新挑戰和更高要求。

  受訪者説,算力調度和整合需要通過軟件來實現,作業系統、數據庫、中間件等在內的軟件貫穿“東數西算”工程全生命周期的各個環節。但目前部分應用缺少相應國産化軟件適配、靈活部署及服務能力,難以針對各類場景形成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在西部雲基地的由中國聯通建設的國家(中衛)新型互聯網交換中心機房(2022年3月1日攝) 王鵬攝/本刊

  推動西部算力向“市場要素驅動”階段邁進

  採訪中,專家認為,“東數西算”工程尚處建設初期,應以發展的眼光看待當前建設中存在的堵點。專家建議,“東數西算”工程建設未來要更多從市場角度出發,考慮到供需匹配和市場效率。

  多位受訪專家從尋找應用場景切入開展測試驗證、提升數據中心市場要素驅動作用等角度提出建議。

  ——加快從“低成本要素驅動”向“市場驅動”轉型。

  貴州工信領域一位幹部表示,此前數據中心主要靠低成本土地、電力等要素驅動,如今市場要素的驅動作用愈發凸顯。華北某省比貴州起步晚,卻在短短四五年內形成超80萬臺伺服器的數量規模並逐步形成産業聚集,表明産業發展已進入“市場要素驅動”的新階段。

  位于寧夏的中衛數據中心産業發展起步較早,市場化程度相對較高。為防止數據中心企業“單純蓋樓”虛假裝機,當地在機櫃、機電安裝完畢之後才計入裝機能力。這促使相關企業在建設前就要“算賬”,以客戶需求為導向,實現數據中心“建一棟、滿一棟”。截至目前,當地累計安裝機櫃6萬多個,上架率超70%。

  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彭緒庶表示,西部單純發展算力面臨地方財力、人力和創新資源力不足等多重約束,存在“變現”困難、應用缺乏等問題,對經濟、産業、就業拉動有限。長遠來看,西部地區還是要憑借和用好“東數西算”工程的“東風”,深化探索一條“數據中心—算力樞紐—算力經濟基地—數字經濟高地”的發展路徑。

  ——以“東數西渲”“東數西訓”等應用場景為切入口,開展測試驗證。

  2022年10月,寧夏西雲算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雲算力”)依托自有數據中心建設算力服務平臺,目前已為多家東部企業和科研單位提供多種應用場景的算力服務。

  “2022年,我們在尋找‘數字人’(直播虛擬助手、數字人客服等)渲染方案時,開始與西雲算力合作,2023年雙方又將合作范圍擴大到AI訓練、推理等多個領域。”作為西雲算力主要客戶之一的北京中科深智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技術官宋健説。多個受訪對象表示,西部地區可圍繞影視渲染、AI訓練等應用場景,積極與東部算力需求用戶對接合作,圍繞“東數西算”“東數西渲”“東數西訓”等開展測試驗證,在此過程中發現技術瓶頸、探明機制缺陷、尋找落地痛點。同時,可進一步針對各行各業深挖應用場景,如城市算力網等,在西部地區調動中小企業參與的積極性。

  寧夏中衛新型互聯網交換中心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馬立成表示,引入引進AI大模型訓練、推理對于實現“東數西算”至關重要。大模型“安家落戶”後,全國各地企業也能被吸引過來,當地的人才培養才能帶動起來,才能加快培育和形成産業生態。 (參與記者:蕭海川 梁軍 許晉豫 許雄 向定傑 安展)

[責任編輯:謝素香 ]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