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步沙:三代人的治沙情
2023-05-07 18:03:34 來源: 新華社
圖集

    5月6日,三代治沙人在八步沙林場合影。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5月6日,郭萬剛站在八步沙林場,看著一叢叢綠油油的梭梭、檸條、花棒、紅柳等沙生植物,臉上浮現出欣慰的笑容。這是八步沙三代治沙人40餘年戰風沙、鬥荒漠,在騰格裏沙漠南緣築起的一道綠色長城。

    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八步沙位於河西走廊東端、騰格裏沙漠南緣,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這裡風沙肆虐,給周邊10多個村莊、2萬多畝農田和3萬多群眾的生産生活以及公路、鐵路造成極大危害。

    1981年,古浪縣土門鎮的6位老人以聯戶承包的方式,挺進八步沙,組建了集體林場。這6位老人被當地人親切地叫作“六老漢”。承包治理初期,條件有限,“六老漢”採用“人背驢馱”等方式,將苗木、水和麥草運往沙漠。因為治沙點離家遠,他們吃炒麵、喝冷水、睡地窩鋪。1983年,郭朝明老漢的兒子郭萬剛成為最早的第二代治沙人。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八步沙還沒有治理完,“六老漢”的家人捨不得放棄這片林子,於是他們約定不管有多難,6家人的後代裏必須有一個人接力治沙。如今,第三代治沙人郭璽接過祖輩、父輩們手中的鍬鎬。作為年輕人,郭璽這一代治沙人更有文化,更懂技術,用科學治沙、工程治沙、網絡治沙的方法,讓治沙的效果越來越好。

    治沙種樹效率上去了,郭璽可以騰出手來幹更多的事。在短視頻&&上,郭璽註冊了八步沙林場的賬號,每天回家他會把隨手拍的工作場景和林場的變化整理髮布在網上。工作不忙時,他晚上還會在網上為八步沙林場的散養土雞等産品做推介。

    如今的八步沙,綠洲初顯。“六老漢”和他們的後人們憑藉“讓荒漠變綠洲”的信念,讓荒漠改變了面貌。

    這是5月6日拍攝的八步沙第一代治沙人張潤元。新華社記者 郭昱 攝

    5月6日,在古浪縣一片治沙區,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郭萬剛在勞作間隙休息。新華社記者 黃曉勇 攝

    5月6日,在古浪縣的一片治沙區,第三代治沙人郭璽在勞作間隙休息。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5月6日,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郭萬剛在古浪縣的一片治沙區查看樹苗生長情況。新華社記者 林立平 攝

    這是5月6日在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境內拍攝的幹武鐵路周圍景象。新華社記者 黃曉勇 攝

    5月6日,八步沙兩代治沙人在古浪縣的一片治沙區勞作後合影留念。他們從左至右分別為:羅興全(後左一)、石銀山(後左二)、郭萬剛(後中)、賀中強(後右二)、程生學(後右一)、郭璽(前)。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1983年,“六老漢”一代治沙人在“地窩子”生火做飯。新華社發(八步沙林場供圖)

    2017年,第二代治沙人賀中強(左)和第三代治沙人郭璽在背草壓沙。新華社發(八步沙林場供圖)

    5月6日,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郭萬剛(右)和石銀山在古浪縣的一片治沙區查看治沙情況。新華社記者 黃曉勇 攝

    5月6日,第二代治沙人郭萬剛(右)和石銀山在古浪縣的一片治沙區觀察治沙情況。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5月6日,第二代治沙人郭萬剛(左)和石銀山(中)在古浪縣的一片治沙區與林場職工一起勞作。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2021年拍攝的八步沙林場職工壓沙作業現場。新華社發(八步沙林場供圖)

責任編輯: 王小華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9596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