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側導航欄
  • 論壇聲明:本帖由網友上傳,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轉帖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填表填到手軟!都大數據人臉識別了,為啥基層防控還是靠“人海戰術”?

  • 清風傳奇
  • 等級:白銀
  • 經驗值:6184
  • 積分:
  • 0
  • 84069
  • 2020-02-16 15:42:33

防控疫情至今,全國多個省份通過大數據、人臉識別等技術精確識別高危人群,大大提升了前期“找到人”的效率,但是記者近日在一線調查發現,在社區村鎮等一線,“管住人”的防控末段靠的仍舊是“人海戰術”“登記填表”。科技支撐“強幹弱枝”的情況仍然存在。

當前基層防控疫情壓力很大,人力物力捉襟見肘,如何用科技支撐解放基層戰鬥力,既提升防控效率,又做好應對服務,是值得思考的一大課題。


“人海戰術”“出入證明”成無奈之舉

記者了解到,目前在浙江等東部省份,許多地市一級已有了相對成熟的決策科技支撐。比如此次疫情中,杭州利用城市大腦基礎平臺,4天內對接數據可以升級成“衛健警務—新冠病毒防控係統”。但在基層,這樣的科技支撐能力相對有限。

在東部省份某小區,由于防控疫情,小區出入進行管理,居民需要填寫相關信息後,發放紙質出入證明或者通行卡。

填表、發出入卡、檢查身份證、房産證等證件情況……記者看到在辦事點,更多的情況是排起長龍的聚集等候。

“其實大量聚集反而容易造成疫情風險。”正在排隊等候辦理的小區居民張先生無奈地説。
 
同樣無奈的還有現場工作人員,由于前期住戶信息搜集不準確,加上目前社工手機端App沒有相應數據錄入模塊,不得不使用填表這樣的老辦法。
 
記者在許多農村、社區、高速入口等防控重點區的確發現了基層幹部的“土辦法”:例如對居家隔離戶只能採取24小時輪班“盯梢”;傳遞信息還是得靠電話、“掃樓”等等。
 
“普遍情況是一個網格員對應幾十甚至上百戶,跑斷腿不説,還有很大的感染風險。”一名基層幹部表達了他的擔憂,“我們也不想用‘人海戰術’,可是沒辦法。”

末梢科技支撐能力弱
 
記者了解到,目前由于科技支撐能力有限,基層在精準“找到人”後,在末段防控上普遍遇到能力短板。
 
部分專家表示,基層科技支撐問題背後是數字政府和數字社區的融合問題。如何讓網格員、社區工作人員用上更有戰鬥力的武器是其中重要一環。

——數據交互存堵點。多地基層幹部反映,信息交互是一大問題。“下指令可以通過短信等,但反饋就困難了。個人信息、體溫等填寫都是靠人工手寫,整理完了再錄入電腦,最後通過郵箱等傳統手段上報。”一位社區書記説。
 
數據交互存在堵點讓許多基層幹部、社工、志願者不得不處于應付表格、數據的事務性工作中,佔用了本應該參與更多服務的時間。
 
——應用設計有缺陷。基層幹部反映,現在正在使用的智能應用存在缺陷。“我們目前沒有一個數據化的‘疫情防控信息收集平臺’,傳統使用的智能網格等應用都沒有這類模塊,所以導致我們看似有了智慧終端,但派不上用場。”一位東部城市社區網格員説。
 
還有一些基層幹部表示,此次疫情反映出居家隔離突發應對時,一些智能設備的缺乏,比如是否可以配備一些低成本管理設備,既保護被隔離戶的隱私,也減輕防控人員精力消耗。
 
——臨陣開發有難度。釘釘高級技術專家羅鋒表示,目前一些臨時智能平臺搭建、推廣的難點在于,一些地方的數字化基礎不夠好。比如沒有完善的用戶體係、原始數據積累等,所以無法在短時間內,在已有平臺上快速開發、迭代,使得基層不得不採用原始方式防控。


浙江省大數據局辦公現場,工作人員正在後臺關注平臺運行情況,完成數據建模等工作。吳帥帥/攝

如何讓科技武裝基層?

針對目前現狀,相關專家建議,應對特大突發事件中,建議進一步下沉技術、數據到基層,提升基層智能設備的應對能力,同時推動政府數字化轉型,公務用戶上線率,有助于第一時間推動應急程序開發、應急團隊組合,真正以科技武器提升基層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水平。
 
2月11日,杭州全市上線了“健康碼”,通過衛健、公安等多部門後臺數據的交互碰撞,讓居民生活、群眾工作等告別出入證,用上二維碼。由于可以和覆蓋浙江從省到社區120余萬公職人員的“浙政釘”係統對接,這套係統得以在5天左右的時間完成上線。
 
杭州市民和擬入杭人員可自行在線申報“杭州健康碼”,通過審核後,將産生一個顏色碼:“綠碼、紅碼、黃碼”三色分別對應通行、14天居家隔離和7天居家隔離等狀態。


這套係統還可以無縫應用到企業廠區出入口。杭州市余杭區星橋街道湯家社區網格員林盈表示,用了二維碼可以減少很多手工登記、上報的工作;也可以減輕居民、工作人員等候時間,直接掃一下碼,查看下信息就可以通過了。
 
浙江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副局長蔣汝忠表示,這樣重大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如何在短時間內完成組織架構建設,形成高效的組織協同;如何形成從決策到執行的臨時應對程序開發,值得思考。“基層科技支撐的基礎是政府數字化轉型不斷向基層延伸。這其中包括數據的交互、用戶體係構建等等,只有這樣才能在短時間內,搭建起基層應對疫情的戰力架構。”
 
浙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長范柏乃認為,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等新技術已經在日常生活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如浙江省“最多跑一次”改革即是建立在數據互聯互通,部門協同共享的基礎上。
 
“在這次疫情防控中,杭州余杭區等地推行‘綠碼’也是科技在重大事件的有益有效嘗試。”范柏乃説,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科技應該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一方面應進一步完善應用基礎,加強終端設備配發,並持續加強數據共享,打破信息孤島;另一方面要注重對基層工作人員相關意識和技能的培訓,確保不在有實際應用需要時臨時抱佛腳。

來源:半月談

點讚


  • 分享到
    謝謝您的閱讀, 您是本文第 84069 個閱覽者

網友回復

單張最大不超過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