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側導航欄
  • 論壇聲明:本帖由網友上傳,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轉帖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青瓦上的鄉愁

  • yaya610
  • 等級:黃金
  • 經驗值:16229
  • 積分:
  • 0
  • 1309
  • 2019-06-22 09:28:27

陳奉生

                                 

每次遙望遠處的青山,就會想起老家的那一片片青瓦。

十幾歲的時候,總愛落寞地坐在山坡上,看天邊的白雲涌起,白雲蒼狗地變幻著。假想著手裏要是有一根長長的釣竿,一定會跑到山頂去垂釣隱藏在雲彩裏面的奧秘;背後山峰的一抹晚霞,似乎燃燒著山村少年的懵懂的夢想,渴望像一朵雲彩,單單的飄向天外。炊煙從綠樹掩映中的魚鱗狀的屋舍升起,把小山村氤氳得溫暖而寂寞。癡癡呆呆中聽到母親呼喊我的乳名:柏山,回家吧,該吃晚飯了。

山村青灰色的瓦,鱗次櫛比地呆在房頂,庇護著整個村子的男女老少。每逢春天村子裏的人都要修補一下老屋的瓦。破損的瓦不怕急風暴雨,就怕連綿的細雨,雨水容易從破損的瓦縫滲下。記得一次漏雨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母親用洗臉盆放在炕上接雨,不一會兒就滴答大半盆。天一放晴父親頭戴草帽,手腳麻利地架上梯子爬上屋頂,母親在屋內用木棍敲著漏雨的地方,指示著父親換瓦的方位。

每隔幾年,老屋都要捯次瓦。父親蹲在房上,揭下一壟一壟的舊瓦,鏟掉瓦下的舊房土,用泥鏟把和好的麥花秸泥抹好,從屋脊開始,青瓦一塊一塊地凹凸相扣,俯仰相合,一片片相挨、一桁桁相接,層疊緊湊,交錯成行,一兩天功夫就把三間房的瓦捯好了。我在屋下看著父親忙碌的身影,感覺父親真有點像緘默的青瓦,外表冷漠內心卻是溫情的,默默地為一家人遮風擋雨、避暑禦寒。

夏天的雨時疏時驟,我最喜歡牛毛細雨的連陰天,蜷縮在炕上,瓦上的雨,順著瓦壟流下,一股細微的水柱,從屋檐下連綿地流下,濺落在青石板上,漾成小小的溪流。伴著滴滴答答的雨聲,伴我進入了夢鄉,夢中自己倣佛變成了一片青瓦,躺在房檐上,看著雨滴輕輕地打在我的身上。

一到秋天屋上的青瓦就屬于母親的了,母親把翠綠的蘿卜秧編成一根根長辮,挂在屋後的屋檐下陰幹;把蒸熟的白薯切開放在屋前的青瓦上晾曬,曬得的白薯幹,呈琥珀色,上鍋一蒸韌性十足,放在嘴裏細細咀嚼,有陽光的味道,有瓦片的味道,更有母親的味道。

冬日,雪粒輕敲瓦片,不大一會整個房瓦就被雪覆蓋了。幾只麻雀在挂著紅辣椒的窗臺上蹦蹦跳跳,白晃晃的太陽一照,加上山風一吹,屋頂上一溝溝淺淺的白雪映襯著一道道青黑色的瓦脊,山村猶如一幅雪景木刻版畫。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一眨眼我在城市生活了那麼久,城市的水泥森林越來越讓人透不過氣來,城市的喧囂讓人心浮氣躁,向往小時候的親近自然的農村生活,只要有閒暇就要回老家接接地氣。家裏的老屋幾年前就重新翻蓋了,老弟想把青瓦換成紅洋瓦,父親老大的不情願,好歹算保留下來了。每次回老家都要睡睡土炕,父親已經過世了,母親睡在炕頭,我睡在母親身旁,感覺是那樣的踏實平和,倣佛回到了小時候。

近些年山村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新蓋的房屋大多換成了紅洋瓦,石頭墻換成了紅磚,有的粉刷上了白灰,前臉貼上了瓷磚;有的屋內的空調、冰箱、電視一應俱全,燃氣灶讓煙囪顯得有些尷尬,孤寞地回憶著如煙的往事;山村小路也被水泥硬化了,整修過的河套發著呆。小村整潔得有些冷清,看不到小時候雞飛狗跳的場景。少了雞鳴狗叫的村莊,就像沒鹽的菜一樣寡淡。

晚輩們大多外出打工去了,許多土地都種上了樹。不願外出的青年人湊在一起打牌消磨時光,鄉村似乎失去了往昔的精氣神。讓人心酸的是很多孩子不願上學讀書了,早早地隨父母到城裏打工去了。漫步在既熟悉又陌生的村子,想起十年砍柴曾説過一句話:如今的故鄉,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棲居的詩意家園,每一個人的故鄉都在淪陷。

鄉村在行走,行走的鄉村在蛻變。可在我的內心依然殘留著青瓦上的鄉愁,依然懷念兒時那一串串歡聲笑語,懷念那此起彼伏的蛙聲和青瓦屋檐下一窩溫熱圓潤的麻雀蛋……


點讚


  • 分享到
    謝謝您的閱讀, 您是本文第 1309 個閱覽者

網友回復

單張最大不超過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