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側導航欄
  • 論壇聲明:本帖由網友上傳,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轉帖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將軍的女兒將將軍

  • yaya610
  • 等級:黃金
  • 經驗值:16229
  • 積分:
  • 1
  • 1510
  • 2019-05-30 16:25:35

  /趙群

 

注:我們那個時代,男孩兒結交女孩兒的方式,被稱作“拍婆子”——就是交朋友,處對象的意思。女孩兒若是同意了,還要做通父親、母親的認可工作。畢竟“拍”的行為,有些過于浪漫了。

 

 

“爸爸,我有個下象棋,下得特——別好的同學,明兒個把他帶來好嗎?陪您切磋兩盤怎麼樣?”

一天,將軍的女兒小雪,將她費盡心機設計的一個“陽謀”,拋給了爸爸。

姐姐小茹,就是用類似的手法,將一位會打太極拳的“男同學”帶回家的。那位“男同學”很快就成了小雪的準姐夫,成了將軍家的座上客。如今,那位準姐夫招之即來,特別是節假日了,乃是躬親必來之典范。若是沒來,“為什麼不來?”他們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就會爆了棚地詫異,會七嘴八舌地問責小茹不客氣。

小雪,也終于在爸爸心情尚好的一天晚上,將拍了她“婆子”的一個“小玩鬧”,以陪父親下象棋的方式,“引薦”給爸爸。那個男孩叫羅平,其實人長得眉清目秀的,骨子裏也挺真誠、仗義的,棋琴書畫的大荒,天文地理的皮毛,都略知一二。

“好啊,爸爸這幾天啊,正手癢癢著呢……爸爸的棋,在軍區機關,可是打遍天下無敵手哦,連賀副司令都是爸爸手下敗將哩!”

小雪心花怒放了。她知道爸爸一言九鼎,爸爸也從不吹牛。爸爸去賀伯伯家下棋,不是五盤三勝,就是三盤兩贏。總之,小雪已經到了不步姐姐的後塵,就沒“後路”的地步。爸爸的話,就是給她的“後路”打開了一條“活路”,一條少女活動起心眼來的必由之路。

一個月前——前後的標準是以一九六八年的秋季為分水嶺的。在陽光燦爛的大白天,在公共汽車站的站牌前,她小兔兔遇見狡詐的狼,她被恍如從天而降的一位少年拍了“婆子”。

“你是,軍區休幹所的吧,喏,這個給你,是你姐姐的一個要好的朋友,托我轉給你的。”

搭訕上來得少年眉清目秀,彬彬有禮,説著的同時,還把手中一本袖珍版的《毛澤東選集》,遞到她面前。

“給我?我可不認識你啊……”

“你看看就知道了,他還給你留了字條呢,在書裏夾著。”

她疑竇叢生。不過,還是在少年目光的蠱惑下,翻開書,打開字條,讀了起來: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送你這本毛選的人,絕對是你命中注定的好朋友。他明天下午兩點,會在景山前門的車站等你的,不見不散。”

她立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好在那位少年,並沒有繼續“糾纏”她,而是一轉身,兩手插兜,得意洋洋地吹著口哨走了。她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那本書,那本重如泰山,貴如金磚般的毛選,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地猜疑起來,“命中注定的好——好朋友”?會是誰呢?我怎麼沒有前兆感覺呢?以至于後來,她就那麼一直捧著“紅寶書”,神魂顛倒地猜忖著,迷惘著,幾乎徹夜未眠。

是凡少女身上流淌著的處子之血,都是雪白雪白的,幽藍幽藍的,鮮紅鮮紅的,如飄逸的夢。將軍的女兒也不例外。

第二天,直到臨近中午時分,她才去啊還是不去;不去啊還是去地,像扔個鋼崩兒似的作出了抉擇:她是將軍的女兒嘛,她才不怕這神鬼叢生的世界呢,她要去“單刀赴會”,要親自去看看那位“命中注定的好朋友”究竟是誰!她剛剛過完十七歲生日,她十八歲了,已經長成大人了,而且長得不耐煩了,想迎風招展了……

就像織女星來到人間,必然遇到董勇,她去了後,不竟噗哧一聲地笑了。原來,所謂的“命中注定的好朋友”,還是昨天那位彬彬有禮的少年!他,已然在軍區休幹所的門前徘徊過多次,埋伏過多天了。他的目的性極強,目標極精準,只為一睹將門之女的風韻——小雪的容顏。

修羅場上見修羅。他們鄭重其事地交起了“朋友”。這對他們倆來説,都是件新鮮的事,有吸引力的事,就像上帝禁止夏娃去採摘禁果一樣。羅平用袖珍版的《毛澤東選集》,用不是禁果而勝似禁果的禁果,來引誘他的夏娃,使果子顯得更加有味,更加香甜……

這段一個月前發生的故事,其中只有一小部分被小雪隱去了——就是他們去香山,去八大處,去老莫,去電影院看電影的那段沒説,那裏面的內容,多少涉及到我們現在所説的“三級”,我們只好跳過去,接著講三天前。

由于羅平的父母被“運動”下放了,在學校軍代表的督促下,三天前,他不得不向神壇上的三軍統帥——毛主席他老人家表了“忠心”:願意到廣闊天地的農村去插隊落戶,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他把他的無奈告訴了她,同時,也做好了與她分手的準備。然而他萬萬沒有料到,讓他在無奈和沮喪中倍感欣慰的是,小雪當場就揮舞著“紅寶書”表態了,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不管是荒西北,還是蠻江南,不管是下火海,還是上刀山!

他被她感動得熱淚盈眶,她也陶醉在他盈眶的熱淚中……他,一激動,抱了她;她,一動情,吻了他……剩下的,就是在正式報名前,如何去説服小雪的將軍爸爸和老紅軍的媽媽了。小雪知道媽媽的心願,是希望她能夠去部隊鍛煉。媽媽説,你爸爸再怎麼“靠邊站”,也是個兵團級的首長啊,待到明年徵兵時,會想辦法幫你走“後門”的。可是她小雪,現在就等不及了,她儼然不再想當爸爸的“兵”了,一個心眼兒地只想當羅平的“兵”了,跟他羅平走!為了達到跟他走的目的,她想到了要安排一場棋局,她要將她老爸一軍,于是,我們的故事也就有了開頭。

“爸,你看,一聽説您願意跟他下棋,他多聽話,馬上就來了。喏,你們碼棋吧,我給你們沏茶。”

在小雪的安排下,羅平第二天就邁進了將軍的家。他在客廳裏等待將軍“接見”的分秒裏,還在心底念叨著小雪對他的忠告:將軍擅用挂角炮,用好連環馬和連環士,才是應著……他心潮起伏,百感交加,他心底暗暗地立下鐵誓,一定要全力以赴,戰勝將軍,從棋盤上就贏得將軍的青睞,實現帶走小雪的夙願!

“爸,你可別輸嘍,我可跟羅平打賭了,説您一定能贏。哎,羅平,你也別手軟,我爸最討厭拍馬屁的家夥了,誰要是下棋故意輸他拍馬屁,我就敢代表我爸爸把他剋出去,是吧,爸爸——”

小雪給他們倒完茶,也真君子似地端坐在旁邊,不過心裏邊,卻咚咚地敲起了不安的鑼鼓……

“是嘛,小雪,你們還打睹啦?那就説説看,爸爸贏了怎樣,輸了怎樣?來吧,紅先蘭後,小朋友啊,你先走。”

“爸爸贏了,就是羅平輸了嘛,我就,我就按照媽媽的安排,先不去插隊了,等明年開春,讓爸爸幫我去當兵!”

“嚯,你媽媽又開空頭支票啦——哇,小朋友跳馬了,我,拱兵……那輸了呢?”

“爸爸輸了,那就是羅平贏了唄,那——那我就跟他先去山西插隊。我們表現好了,爸爸認可了,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炮二橫六。噢,這麼説,你們已經有計劃了唄。”

將軍的每一著,每一式,都勝似閒庭信步般的恬淡。

“談不上什麼計劃。不過嘛,您要是有辦法,明年開春讓我倆一起去當兵,我們當然可以改變計劃嘍。總之,不管是插隊,還是當兵,都是到革命的大熔爐裏接受再教育嘛,我們在一起,才好相互幫助,相互鼓勵啊,要不然,我孤零零的一個去了哪兒,您都不放心。”

“哇,小朋友果然出手不凡哪!”

沒等小雪説完,將軍兩眼突然緊盯起棋盤,對羅平的“連環馬”沉思起來。

不過,將軍的沉思也只是瞬間而逝。很快,將軍又行棋如飛了,又和羅平一招一式地對殺起來。

其實,小雪最擔心的,不光是媽媽會反對她去插隊,更主要的,還是爸爸、媽媽對她現在就交“男朋友”的看法。她最怕媽媽不接受他們,鼓動爸爸用走後門當兵的方式,把他們拆散開來。盡管小雪心裏明鏡似的知道,爸爸一向嚴于律己,以身作則,從不搞特權——爸爸畢竟是五五年第一批授銜的將軍嘛!但是,她目前還不清楚爸爸的真心思和真想法……

“我看,你媽是糊涂啦。如果你們一起當了後門兵,那多叫人看不起啊?相反,我倒是讚成你們先去農村鍛煉鍛煉,不了解農民,就不知道中國共産黨為什麼要鬧革命嘛……呀,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小朋友的這步棋我可沒料到……我看看,我看看,還有救沒救……唉,輸了,爸爸輸了,爸爸輸給你們這些小鬼、小朋友了!”

將軍從棋盤上抬起頭,用他那雙叱吒過風雲的慧眼,端詳了一下羅平,隨後轉而又慈愛地注視起自己的女兒來——

“爸爸輸了,那就是羅平贏了唄,那,那我就跟他先去山西插隊嘍,我們表現好了,爸爸認可了,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棋盤的盤面上,又回蕩起小雪的心聲。

在爸爸的慈愛注視下,“哇”地一聲,小雪熱淚泉涌,一頭撲進了爸爸的懷中……

 

點讚


  • 分享到
    謝謝您的閱讀, 您是本文第 1510 個閱覽者

網友回復

棋盤的盤面上,又回蕩起小雪的心聲。

    謝謝您的閱讀, 您是本文第 1510 個閱覽者
單張最大不超過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