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側導航欄
  • 論壇聲明:本帖由網友上傳,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轉帖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黃土坎的梨花

  • yaya610
  • 等級:黃金
  • 經驗值:16229
  • 積分:
  • 0
  • 1542
  • 2019-05-30 16:17:56

王也丹

 

説黃土坎的梨花,得先説説黃土坎的梨。

梨是鴨梨,卻不一般。咬一口,放在那兒,二十四小時不變色,黃的依然澄黃,白的還是雪白,絕不因時間的侵蝕而奪其質,改其容。拿起來再吃,汁水豐潤,清脆甜爽,口感如初。

這梨曾是貢梨。清乾隆皇帝承德避暑時路過此地,偶然食之,大讚,遂成“上果”。有專家考證,此梨含有“高抗氧化物質”,常食能延緩衰老。為何?皆因這裏的地質蘊含大量麥飯石,土壤中的鈣鋅鉀硒等微量元素豐富,加之日照充足,氣候濕潤,更有了“梨中之王”的美譽。

如此珍饈之果,其花定然不俗。

清明過後,一場細雨,一夜間,“嘩”的一下,黃土坎的梨花開了。逶迤連綿的雲峰山和山上的寺廟倣佛瞬間被鋪天蓋地的梨花點亮,越發肅穆聖潔起來。萬畝梨花,枝頭盛放,如拉開的大幕,使得天地村莊、樹木花草都隨之變了模樣。山腳下熱鬧的杏花、妖媚的桃花閉了口;村莊裏連雞鴨鵝狗都安靜下來,臥在樹下向山坡遙望。它們也被這美驚著了。

這是黃土坎最好的時日,每一朵梨花都帶著隆重。這梨花當然是白的,卻白得獨具特色。世間白色之花甚多,皆各白其白。比如杏花,是單薄輕淺的白,如紙。糖梨、酥梨、香梨的花給人以寡淡拘謹之感。而黃土坎的梨花卻是驚艷、凜然的,一旦綻放,便似錦如雲,漫山堆雪,倣佛聲勢浩大的儀仗。那白是厚重的,又是輕婉的;是溫潤的,又是冰冷的。透著淺淺的青,隱隱的綠,晶瑩剔透,清純脫俗,宛若素粧飛天,翩躚頷首,衣袂連著衣袂,香風裹著香風,一派素樸莊嚴。

清代李漁説“梨花乃人間之雪”,確實沒有比“雪”更為恰切的比喻了。黃土坎漫山的“人間雪”瑩潤高貴,氤氳著一種凜然浩氣。那是歷經時光打磨的汝窯白瓷,出自豐厚的土地,吸納著山川靈氣,去掉了浮光,沉淀了歲月,呈現出一種超塵拔世、清妙高跱之美。她拒人千裏,卻又不由得讓人生出佇結之情。

因為這份情,每年四月,劉姐都要約三五好友去黃土坎看梨花。北京密雲東北部,煙波浩淼的密雲水庫北岸,車行路上,一邊是碧波如洗的蔚藍,一邊是漫山遍野的雪白。登上山坡,置身花海,這棵樹下坐坐,那棵樹旁斜倚,劉姐常常眼睛濕潤。四十年前,作為隊長,她曾帶領鄉親們在山上遍植梨樹。青春倏忽而逝,梨花歲歲年年。別人賞花,盡享梨花之美。她卻還會習慣性地給梨樹疏花,把枝頭上單弱的花朵輕輕摘去。恍惚中,已辨不清她是梨花,還是梨花是她。黃土坎鴨梨已有六百多年歷史,滿山的梨樹中,百年老樹數不勝數。這些老樹虬枝斑駁,花開繁盛,果實碩大,如耄耋老人護佑著子子孫孫安詳地在山間繁衍。開花時,香淡如霧;果熟時,十裏芬芳。

閒坐樹下,舉目四望,背後的雲峰山煙嵐繚繞,山峰如黛;眼前的密雲水庫水何澹澹,波光粼粼。微風拂過,雪浪瓊葩,清氣滲入骨髓,好似被花香洗塵,每個人都成了梨花仙子。大家不由説起當地著名的“王志遇仙”傳説。王志進山打柴,遇兩位老人正在石桌邊下棋,看得入了迷,吃了老人隨手遞來的水果,等想起下山回家時,斧頭已爛,繩子成灰。“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王志成了不老的神仙。王志吃的什麼水果?仙桃。哈哈一笑中,大家更願意相信他吃的是黃土坎鴨梨。傳説畢竟是傳説,王志到底吃的是桃子還是鴨梨,已經不重要了,這裏多長壽老人卻是真的。

一山瓊玉一湖月,梨花枝上層層雪。潔白如雪的梨花備受歷代詩人鐘愛,讚美之辭不勝枚舉。據説古時,每到梨花開時,人們都喜在花下歡聚,或飲酒,或品茶,或插花于鬢,或作賦吟詩,雅稱“洗粧”。古人是真懂梨花,一個“洗”字,寫盡梨花之高潔氣韻。

我願意學著古人,把這個“洗”字,獻給黃土坎的梨花。

點讚


  • 分享到
    謝謝您的閱讀, 您是本文第 1542 個閱覽者

網友回復

單張最大不超過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