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側導航欄
  • 論壇聲明:本帖由網友上傳,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轉帖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娘娘榆

  • yaya610
  • 等級:黃金
  • 經驗值:16229
  • 積分:
  • 0
  • 2150
  • 2019-05-30 16:15:17

                           陳


在北方的原野,隨處可見榆樹的影子。他永遠是一副其貌不揚的樣子,沒有楊柳的綽約,沒有松柏的挺拔,土裏土氣的,就像是忙完農活的農人,閒散地或蹲或坐的,散居在田間地頭、山嶺薄地。父親喜歡榆樹,他常説“中門有槐,富貴三世,宅後有榆百鬼不近我問其緣由,父親不知所以。長大後方知其中道理榆樹栽植于宅後,根係發達,利于固土;樹冠蓊鬱,利于遮陰。特別有意味的是榆樹喜陽,具有極強的吸附毒氣、煙塵的能,能夠凈化空氣,美化環境,故有此説

父親在屋後栽植的榆樹,每年都枝葉繁茂喜鵲把窩搭建在榆樹梢的樹杈間,疏疏密密的樹冠,無法籠蓋住喜鵲的喳——喳——叫聲,喚醒了一樹榆錢。榆錢是榆樹的種子,形狀似錢,色翠成串,俗稱榆錢。榆錢指甲蓋大小,中間為籽,四周是薄薄的一層。每當榆樹竄出榆錢的季節,我就會和村裏的小夥伴一塊,爬樹捋榆錢。榆錢一撮撮,一串串,綴滿枝頭。我急不可耐用力捋下一串塞進嘴裏,榆錢味道清香,略帶甜糯。那種甜滋滋的味道,順著舌尖沁入心脾。小夥伴們騎在樹杈上吃夠了,才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小書包,捋好一包榆錢。然後雙手環抱榆樹滑下,有時稍不留神,肚子就會被又粗又硬的樹皮,劃出一道道的血綹子。

回到家中,母親一些榆樹皮面敷在肚皮的傷口上,三五天就會結痂痊愈了母親把我捋來的榆錢,仔細摘揀,清水洗,然後就著濕氣,摻上高粱面或玉米面,加少許鹽,摶成榆錢窩窩,放到籠屜上蒸熟。當揭開籠屜的剎那,有股清香撲鼻,那種山野滋味啊,可真是惹人垂涎呢。大約半月之後,榆錢老了,變幹、變輕、變黃。風起了,榆錢隨風飄落。榆錢兒飄落在哪,哪裏就能長出一棵頑強的小榆樹。

舊時春荒三月,陳糧將斷,新糧未登,青黃不接的日子最是難熬。榆樹的皮、根、葉、花皆可食,是窮人的第一茬莊稼。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稱:“荒歲,農人取皮為粉,食之當糧,不損人。”歷史上一遇蝗災、水災、旱災,收獲無幾,餓殍滿地。渾身是寶的榆樹,就成了窮苦人活命樹,被喚作娘娘榆。村裏老人們心存感念,對晚生後輩説,到什麼時候,也別忘了榆樹的恩德呀。

榆樹皮要在冬、春季採收,趁新鮮時刮去土褐色的外皮,縱向剖開,用錘子敲打,使其外皮與內心分離,剝取白皮,曬幹,剪成寸許。等把剝下的榆樹皮曬得響幹,用碾子碾壓成粉狀,用細眼籮,篩成榆皮面。榆皮內含淀粉及粘性物,多用于摻在高粱面、紅薯幹或者玉米面裏吃。遇到饑荒年景,人們拿榆皮面摻上粗糧、谷糠,煮粥或烙“糊餅”,以應付轆轆饑腸。

最好吃的就屬饸饹了,逢年過節,家家戶戶要吃饸饹用玉米面、白薯面或小米面,榆皮粉,和好後摶成粗細適中的面團,將饸饹床子架于鍋上,摶好的面團放于饸饹床內,壓入沸水鍋中鐵鍋裏熱氣騰騰,饸饹床吱吱呀呀。邊壓邊煮,熟後撈出,澆上鹵,夾一箸香菜點幾滴油,那是山裏人一道別具風味的吃食

榆樹耐旱,耐寒,耐瘠薄,不擇土壤,成材也慢,難砍難伐,故此在鄉下被稱作“榆木疙瘩”;有時生活中那些迂訥笨拙之輩,也以此稱之。但在木匠眼裏,榆木是做家具的上好木材。村民對榆樹寶貝得貼心連肉,用榆木蓋房,梁柱和檁條,結實耐用。榆木做的門窗、家具、農具,經濟實惠。1958年修建密雲水庫,石匣城拆遷,父親用兩塊錢,買回一個榆木炕桌。其榫卯相連不用一根鐵釘,刨面光滑,四周飾以浮雕質樸天然。不管陰晴圓缺,不管刮風下雨,全家人圍坐在一起,暖心暖胃地吃著母親做的粗茶淡飯。榆樹以這樣的形式見證著那段苦澀的歲月,讓苦澀的日子有了脈脈溫情

榆木的最高境界,是以自己堅韌的品性,厚重的性格,通達理順的胸懷,以凡顯聖。早期的榆木家具多以供奉為主寬厚的榆木被做成祠堂廟觀裏的供桌、供案,成為最接近神靈的寵兒,傳達傾聽著虔誠的人們發自肺腑的與神靈的祈禱,比其他的東西更多了一份靈氣神性。

娘娘榆樹早已垂垂老矣,那些晚生後輩的榆樹,木拱而增圍,早已遺世落寞,那榆錢、榆皮面也成了歷史的記憶。但隨著歲月年輪,密匝于枝幹,而枝幹的內在年輪,如漣漪四綻,循環滋升,綿綿不息。


點讚


  • 分享到
    謝謝您的閱讀, 您是本文第 2150 個閱覽者

網友回復

單張最大不超過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