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側導航欄
  • 論壇聲明:本帖由網友上傳,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轉帖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知識付費:雖遠未成熟,仍值得期待

  • 白bai
  • 等級:新手上路
  • 經驗值:92
  • 積分:
  • 0
  • 5499
  • 2019-02-11 13:55:04

《羅輯思維》創始人羅振宇在跨年演講中所引用的一句被歪曲的巴菲特名言,讓知識付費再次躍上被質疑的風口浪尖。但在另一邊,不同形式的知識付費平臺還在遍地開花。數據顯示,2018年知識付費用戶規模達2.92億,預計到2020年,知識付費市場規模將達到235億元。

圍繞知識付費的爭議,自它面世後就未曾停止過。最典型的批評視角是,它追求的是短平快的“知識點”輸出,受眾接受到的只是某個碎片化的信息,而不是係統性的思維。甚至,它會讓人産生一種錯覺,以為自己訂閱幾個知識付費産品,就是在認認真真讀書了。但事實可能是,它並沒有解決人們的焦慮,也未能真正幫助人提高知識水平。歸結到一點,知識付費的實際價值與其熱度嚴重不相稱。

理性看待知識付費,不妨一分為二。首先,作為一種快餐式的網絡知識産品,知識付費走的是直接灌輸結論、答案的所謂知識傳遞之路,這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閱讀。它或許能夠讓人獲得更多模棱兩可的答案,也可能進一步降低受眾對于復雜問題的認知與思考能力,甚至加劇思維惰性。如果全社會都陷入這種知識吸收體係之中,可能給社會帶來認知淺薄化傾向。

但也必須承認,一個社會的知識需求從來就是分層的。有些人可能壓根就不喜歡閱讀,有些人只能接受刷朋友圈,還有一些人可能有意願閱讀,但卻無暇閱讀大部頭。而這部分人購買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付費閱讀産品,把碎片化時間利用起來,其實也無可厚非。畢竟,若對每個人的閱讀需求,都按照傳統的讀書人甚至學者的標準去想象,是不現實的。

知識付費閱讀市場,目前的確存在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長遠看,它的發展未嘗不是一種大趨勢。一方面,移動互聯網的普及,改變了人們接受信息的方式,也重新塑造了信息的傳播方式;另一方面,在社會轉型期,人們的焦慮上升,更需要尋找到一種精神層面的慰藉,産品化的付費閱讀,可能的確是他們相對容易抓住的載體。

囿于多種因素的共同影響,中國至今也不是一個閱讀文化濃厚的社會,這從每年傳出的各個國家國民平均閱讀數量就可以發現。但在快節奏的轉型社會,人們相對擁有比以往更多的閱讀追求,那麼在普遍的閱讀習慣和文化未能真正養成的背景下,付費閱讀的出現,恰好填補了某種空位。只不過,從目前的狀態來看,經歷了最初的“野蠻”發展,付費閱讀無論是産品形態還是內容,都走到了必須升級的路口。而這,其實也是讀者和市場相互“博弈”的結果。所以,對于付費閱讀,既要看到乃至警惕它的局限性和“迷惑性”,同時也不妨給予適度的寬容空間,讓它有機會做得更好。一個社會擁有多元化的知識空間和閱讀生態,不是壞事——盡管它還遠未成熟。(來源:光明網)


點讚


  • 分享到
    謝謝您的閱讀, 您是本文第 5499 個閱覽者

網友回復

單張最大不超過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