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側導航欄
  • 論壇聲明:本帖由網友上傳,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轉帖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王也丹 | 我的朋友“柴雞蛋”

  • yaya610
  • 等級:黃金
  • 經驗值:16229
  • 積分:
  • 0
  • 1574
  • 2019-06-18 20:15:09

“柴雞蛋”是微信朋友圈中的一個名字。

我的手機裏存著許多這樣的名字。職業加姓氏,就成了汪裝修、核桃吳、櫻桃李、物業張、暖氣王,等等。在有需要的時候,能很快聯係到他們。比如,想買核桃了就找核桃吳,暖氣壞了就給暖氣王打電話。“柴雞蛋”在早市上賣雞蛋,姓柴,吃過一次她的雞蛋後,再去,她説:“大姐,我沒説錯吧,我賣的是純版的柴雞蛋,您要吃得好,以後就甭來回跑了,一個電話,我給您送過去,咱倆加上微信。”

她的微信名叫“越努力越開心”,我通過了她的好友請求,隨手把名字改成了“柴雞蛋”。這樣容易記住,不會弄混。

“柴雞蛋”的雞蛋的確好,蛋黃飽滿鮮亮,顏色深紅,炒出來鮮香清爽,沒有腥氣,讓我吃出了小時候的味道。

我發微信誇她。她回了一個“呲牙”的表情,然後發給我一張圖片,是她和別人聊天的截圖:

對方:請問你的雞蛋是笨雞下的蛋嗎?

她:親,我們的雞聰明著呢。

她:絕對好吃,親可以放心購買的哦。

對方:我不是那個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説,你的雞蛋是吃飼料雞下的,還是不吃飼料的雞下的?

哈哈哈,我回了她一個大笑的表情。她回:柴雞蛋也叫土雞蛋我知道,它怎麼竟然還叫笨雞蛋?又説,我家的雞過的簡直是皇上的日子,吃的都是蟲子草籽和糧食,自由自在的,真的不笨啊。

真幽默。我給她豎起一個大大的拇指。曾經聽她説起過,她家有一片山地,雞都散養在山腳下的樹林裏,個個是健美體形。

“柴雞蛋”的兒子讀高中,學習不錯,很懂事,經常幫她做家務。她老公也很體貼,常常下廚為她獻上一頓大餐。看她微信曬圖,雞鴨魚肉都是盛在毫不講究的瓷的、不銹鋼的大大小小的盤碗裏,滿滿當當一大桌,豐盛之極。她配的文字是:辛苦一天,吃著老公做好的飯,心裏真美呀!有時,很晚了,她還在發圖,圖上是簡單的飯菜,説:今天的貨全賣完了,真是高興,才吃上晚飯,有一起的沒?

她也常發一些雞湯文,比如:柴米油鹽醬醋茶,一天不幹咱吃啥?我的理想很簡單,日子富裕人平安。破鍋自有破鍋蓋,傻人自有傻人愛。該吃吃該喝喝,啥事別往心裏擱。散散心敗敗火,照照鏡子還是我。不管生活怎麼累,調好心態去面對……文字下面配上她一張經過美圖的自拍,白皙的皮膚,嫵媚的笑臉,整個一“雞蛋西施”。

除了賣柴雞蛋,她也賣魚。她微信語音告訴我説,她家親戚是漁民,天天往她這裏送,她賣的全是水庫野生魚。這個我信,密雲水庫是北京飲用水源地,水質好,零污染,魚肉純凈鮮美。密雲“魚王美食節”已名揚京畿,每年9月至來年4月,是密雲水庫開漁季,漁民可憑證進庫打魚,這個時期密雲魚市的魚基本是水庫野生魚,胖頭、撅嘴、白鰱、青鯉、草魚……各種各樣。過了這個季節,她就不賣了,她説她不想以次充好,壞了密雲水庫魚的牌子。

春節前,備年貨,去了她的攤位。人很多,她老公穿著水靴,忙著從冰水裏撈魚,過秤,扔給她。她穿著看不出顏色的棉衣棉褲,外罩著黑色的皮圍裙,坐在一個臺子前,按照顧客的要求收拾。咔咔咔去鱗,咔咔咔開膛,咔咔咔水裏簡單一涮,裝袋。她兒子在旁邊幫著撐袋,收錢。正是早晨,滴水成冰,她老公的手凍得通紅,她的手上身上全是魚血,臟兮兮的,一張圓臉凍成了紅紅的蘋果。

看到我,她一邊幹著活兒一邊熱情地招呼:姐,吃啥魚,要多大的?讓他給您挑。

我説:生意真好哈,幹到啥時候?

她説:幹到三十中午就歇了,一年忙到頭,也該歇歇了。

我想再買兩箱柴雞蛋。她説昨天都賣完了,天一冷,雞都不愛下蛋了,如果想要,她家裏還自留兩箱,明天給我捎過來一箱。

我謝了她。天很寒冷,她很忙碌,臉上卻始終帶著笑。

我突然想知道她的名字,就問:妹子,你叫啥來著?

她呵呵笑了,説:姐,您忘了,我叫柴秀芳。

我打開手機微信,悄悄地把“柴雞蛋”改成了“柴秀芳”。

柴秀芳,新春快樂!


本文刊發于2019215日北京日報廣場版


點讚


  • 分享到
    謝謝您的閱讀, 您是本文第 1574 個閱覽者

網友回復

單張最大不超過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