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數據新聞部 出品

滾動鼠標瀏覽

醫院距離爆炸現場只有3公裏,十幾層病房樓玻璃整塊整塊被爆炸氣流擊碎,個別值班醫護人員和患者因此受傷。

爆炸發生不久,醫院總值班電話通知所有的科主任立即回院參與搶救。我在接到醫院電話前,就自發從家往醫院趕,將近淩晨1點到醫院後,發現在醫院通知前自發趕到醫院的,還有好多醫生護士以及行政人員。部分主任和醫生護士,居住在40多公裏外的市區,也陸續趕來醫院。只要有災難,就需要醫務人員,救死扶傷是我們的天職,我們責無旁貸。

盡管所有能趕回來的醫護人員都參與搶救,但仍顯得人手匱乏。手術間、病床、呼吸機、CT,所有相關救治的醫用物資都不夠用。淩晨1點到3點期間,受傷人數驟增,傷者及家人也很驚恐,最初讓救治現場顯得有些手忙腳亂。最終在統一協調下,對送來的病患根據傷情輕重進行分流,搶救工作才開始變得有序。

受傷最重的是消防官兵。要不是身上殘留的消防制服,根本看不出是消防隊員。治療時,我和一名消防隊員簡單聊了幾句。這位消防軍官説,他們都知道,現場進去了有可能就出不來,可沒有辦法,這就是他們的職責。當時他被這句話深深觸動,早晨回到辦公室,在忙碌中一直被壓抑的情緒終于崩潰,我大哭了一場。

(來源:新京報)

我當消防兵10年了,至今已經歷過無數次的火情,但是爆炸現場還是第一次遇到。

那天晚上,我和20多名戰友一起手持水炮進行滅火作業。

在滅火過程中,只聽一聲驚天巨響,我和戰友被衝擊波將推向一邊。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時,發現四周煙霧一片,我用手摸了摸四周,發覺自己在一個大樹坑中。第二聲巨響來了,我便又從樹叢中被“噴”了出來……我拼命地爬行,只摸到四周全是樹、鐵絲網、鐵皮碎片。我貓著腰勉強站起來,可走了沒兩步就被絆倒。這時,我的右耳聽不到聲音了,左耳也是一陣陣嗡嗡聲,我就憑借著那一點點聽力,朝著有聲音的地方爬。在我爬到一個路口的時候,一位穿著制服的交警將我扶起,隨後我便失去了意識……

醒來時,我已經躺在了醫院裏,護士正給我換藥。我借來一部電話打給妻子,電話中她問我,昨晚為什麼關機。其實我的手機在第一次衝擊波中就已經被炸飛,然後我對她説:“我有別的任務,正在忙。你放心,我好著呢,距離事故地點還遠著呢……”

我的妻子已經懷孕7個月了,可是我總是太忙,就只陪她去做過一次孕檢。不過,既然選擇了這個職業,我就不會後悔。

(來源:天津日報、每日新報)

我們的廠房和員工宿舍,距離爆炸點的直線距離,只有兩公裏。12日夜裏11點半左右,我聽到一聲巨響,房間門猛地震動了一下。我趕緊準備出門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剛出門,第二次爆炸又發生了。等我走到宿舍外面,發現很多房間的窗子已經碎了,大多數員工都已經跑了出來。因為廠房擋著,我看不見(爆炸地點的)具體情況,但能看到火光和衝天的“蘑菇雲”。

爆炸發生後5分鐘,我決定開車去出事地點看看。我看到了3個著火點。路面上亂七八糟,“蘑菇雲”頂上去的爆炸物,這會兒像是下雨一樣落下來。還好我的距離比較遠,大的東西飛不過來,但有很多小的碎片砸在車上,有的帶著火就下來了。對面路上有很多反方向來的人,有的人拿著毛巾捂著臉和身上,有的捂著傷口,有的赤身裸體地就往醫院跑。空氣裏還有股説不清的味道,不好聞。

離火場越來越近,我也開始有些猶豫。此時,路邊的兩位消防員,引起了我的注意。這兩個消防員死裏逃生,但我發現他們都受傷了,一個手燒傷得很嚴重,一個腿受傷了,臉上都是血……我趕緊讓他們上了車。本來想直接送他們去醫院,但他們堅持要求先回中隊報告情況。他們説,戰友在裏面出不來了。兩個小夥子都很年輕,看起來也嚇壞了,一上車,就給家人打電話報平安,説自己沒事。大概開了15分鐘,離中隊還有幾分鐘路,但路上堵車,他們就下來自己走過去了。路上到處都有受傷的人,誰看見都會伸把手的。

(來源:人民網)

海彬每隔一周值一次夜班。發生爆炸的當晚,海彬很早就去公司了。爆炸發生的兩小時前,我還和海彬通過電話,電話裏他很高興,他的母親和4歲的兒子這周六就要從山東泰安來天津玩,海彬還説周六會專門請一天假,帶他們去海邊玩。

當晚10點多,我看到海彬在QQ上發了一條個人狀態:“這邊著大火了”。但爆炸發生後,他杳無音信。

我向海彬上班的方向望去,天邊一片火紅。我急忙撥打他的手機,但電話那頭始終無人接聽。我當時想去找海彬,但被朋友阻止了:因為現場還有爆炸的可能。我一夜沒合眼,淩晨4點和父親一塊兒跑到物流公司找海彬,但爆炸現場已經被封鎖,無法進入。我又跑到醫院看傷者名單,但沒有見到海彬的名字,又到病房裏挨個尋找,但都沒有看到海彬的身影。

海彬對我很好,每次吵完架,都是他主動過來哄我。他自己舍不得買新衣服和鞋子,上班時也從來舍不得去外面吃點好的,都是吃食堂裏的茄子土豆之類的蔬菜。

現在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兒子,他的爸爸到底去哪兒了。但我會一直找下去,絕對不放棄。

(來源:京華時報)

當時我正在看電視,感覺到樓房顫動,很快就從網上得知百公裏之外的天津濱海新區發生爆炸。網上消息説很多人受傷,急需醫療資源和人力救助。看到這條消息後,我就立即決定去幫忙。

那時已經13號淩晨了,來不及組織太多隊員,我就叫上了我弟弟和住得較近的幾位志願者,跑了4家還在營業的藥店,把他們的外傷藥和急救藥品全買光了。忙完這些的時候已經是13日的淩晨1點30分。

兩個小時後,我們一行5人來到距離爆炸現場較近的天津市塘沽開發區泰達醫院。當時醫院坐滿了傷員,醫院外面還有好多等待包扎的受傷群眾。看到我們帶來的這些急救藥品,醫護人員特別高興。把藥品全部交給了院方以後,我們了解到很多傷員都急需飲用水,我們就開車到十幾公裏外的地方,買了400多瓶礦泉水,分發給了傷員。

從泰達醫院出來,已經是13日的淩晨4點多。我們又向爆炸中心駛去。路上我們得知,很多受災群眾被安置在塘沽開發區第二小學,于是我們改道去了那裏。學校的操場裏已經聚集了很多受傷群眾,但只有幾名醫護人員和20多名志願者,我們就幫忙疏散人群、輔助醫護人員為傷者包扎傷口。

雖然有好多人受傷,家園也受損嚴重,但大家的情緒都很穩定,現場也非常有秩序。在給受災群眾分發完盒飯時,我注意到有些市民由于事發突然,衣物穿戴的不是很齊全,有的只穿了褲子,有的沒有鞋子,所以我們又開始為受災群眾尋找衣物。

雖然很勞累,但是唐山和天津是鄰居,作為唐山的志願者,趕去幫忙很應該。何況唐山更是在當年的大地震中受過各地各界的無私幫助。

(來源:中國新聞網)

新華網

新華網數據新聞部 出品

新聞有深度,思想有溫度
新華網微信公號(微信號:newsxinhua)

Copyright © 2000-2015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2005064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0100200506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