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鍵分享

主打稿

2020年3月26日

新華社貴陽3月26日電 題:來自大山深處的“移民管家”——記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辦事處主任吳太璽

新華社記者李驚亞、李凡

“以前回娘家都是媽媽偷偷塞錢給我,現在我有能力給她買禮物,給她零花錢了。”

“以前我很自卑,連問路都不敢,現在我很自信,對未來充滿信心。不僅我在改變,我身邊很多朋友都在改變……”

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舉辦的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演講比賽中,貧困搬遷戶米莉的演講《我的蛻變》,贏得臺下搬遷戶熱烈掌聲。

3月24日,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的疫情防控執勤點,吳太璽(左一)指導搬遷戶填寫手機健康碼信息。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這個安置點有萬余群眾,2019年,戶均就業2.04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安置點努力通過網上招聘、吸引人力資源公司入駐、包車送往外省務工等形式,戶均就業也達到1.8人。他們和米莉一樣,從最偏遠的山區搬進新區,安下心、扎下根,生産生活實現“蛻變”。

這一切,離不開瑞濠街道辦主任吳太璽的艱辛付出。幹部群眾説,他像個“移民管家”,既是“物業管理員”“家庭保姆”,又是“矛盾化解員”“就業中介”,一頭黑發全累白了。他卻説,走出大山是他的夢想,快退休的年紀,還能做這麼件有價值的事,感覺“值了”!

吳太璽(右)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詢問環衛工人家庭收入情況(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手機成了“物業熱線”,用耐心、細心為“家人”安家

吳太璽是2018年3月開始擔任正安縣移民服務中心主任的,那年他50歲。2019年3月,正安縣在移民服務中心基礎上,成立貴州省第一個專門的易地扶貧搬遷辦事處——瑞濠街道辦事處,吳太璽任主任。幹移民工作之前,吳太璽在鄉鎮工作27年,在縣機關工作3年。

正安縣地處武陵山區深處,是貴州偏遠貧困的一個縣。為了響應國家易地扶貧搬遷的號召,實現整體脫貧,2018年6月以來,全縣20個鄉鎮的1.6萬余名貧困人口陸續搬進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以前這裏是荒地,如今一排排嶄新的樓房,周圍配套有醫院、幼兒園、小學、農貿市場等,是全縣城最漂亮、設施最完備的社區。

他帶著幹部挨家挨戶跑,每一個家庭致貧原因是什麼,收入來源是什麼,他都摸得一清二楚;群眾來服務中心辦事,他會主動上前搭話,問老人生活適不適應,問年輕人找到工作沒有,孩子轉學順不順利……最後,他總會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和一句“有困難隨時找我”。

開始,城市生活對于很多搬遷戶還很不適應,出門找不到回家的路,不會開家裏防盜鎖,不會用網絡電視,有的連冰箱、拖把都不會用。碰到困難,第一個想到的是找吳太璽,而他總是事無巨細,耐心幫助。

吳太璽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接聽電話(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59歲的搬遷戶王廷貴和老伴在家打掃衛生,不小心把房門的反鎖扣擰上了,倆人打不開門慌了神,打電話找到吳太璽。吳太璽上門教王廷貴開鎖,得知他輕微殘疾,兩個兒子患侏儒症,又介紹他在社區做保安,加上低保等補助年收入3萬元。“搬到縣城舉目無親,這個主任待群眾和藹可親,讓我心裏一下子有了依靠。”王廷貴説。

“如果是我的父母從農村來到城裏,他們也需要適應一段時間,把群眾當親人看待,才會用耐心、細心和愛心做好工作。”吳太璽經常這樣説。那段時間,他的手機成了“物業熱線”,他帶領幹部疏通住戶下水道300多次,幫忙找家800多次,幫助開水電開關500多次,接受住戶電話咨詢4萬多次。

最忙的時候,一晚上接到十幾個群眾電話。為了能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盡快解決群眾難題,吳太璽晚上睡辦公室沙發。他患有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不能睡軟床,每次要用水杯墊高腰椎半小時才能勉強入睡,早上醒來左腳又麻又疼,他的辦公桌上總是放著醫生開的止痛藥水。

吳太璽(中)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與搬遷戶一起討論文藝演出進搬遷小區的快板詞(2019年12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吳太璽出門總是挎個公文包,裏面裝著易地扶貧搬遷政策文件,在縣裏開會遇到好的項目,就可以及時爭取。安置點醫院的住院部面積小,群眾就醫不方便,他找縣裏爭取到500萬元的項目,把住院部擴建了800平方米。有人提醒他,幹多錯多,他卻説:“這是我的家,誰不想把自己家完善好。”

瑞濠街道新龍孔居委會黨支部書記鮮勁松評價吳太璽:“他都那麼大年紀了,工作還特別有激情,再不想幹事的人跟著他,都想幹事,是我們幹部的榜樣!”

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吳太璽(右一)看望殘疾人搬遷戶郭建平(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移民新區的“家庭保姆”,及時化解矛盾讓家更“穩”

瑞濠集中著全縣各個鄉鎮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矛盾問題特別多,需要吳太璽一一應對化解。安置點有939個殘疾人、317個留守兒童、2800個老年人和99個大病患者,特殊群體比全縣任何一個鄉鎮都多,他都牽挂在心。

搬遷戶郭建平在車禍中受傷,胸部以下失去知覺,一家六口的重擔全部壓在妻子吳太芬身上,不堪重負的她一度想離開這個家庭。

吳太璽找吳太芬談心:“車禍雖然不幸,但你的家還是完整的,公公婆婆待你像女兒,兩個孩子需要母親,遇到再大的困難有政府,你不能離開。”郭建平雖癱瘓在床,但雙手可以活動,吳太璽介紹他給服裝廠的婚紗串飾品珠子,一個月計件收入近千元,吳太芬賣衣服月收入2000元,吳太璽為他家申請了低保、殘疾人補貼,全家的生計有了保障。

吳太芬性格內向,心情好時話多,思想負擔重時就話少。“我察言觀色,猜她的心思,每次都猜得八九不離十,常給她打打氣,這個家庭就穩定了。”吳太璽説。他幹脆認了吳太芬做妹妹,經常上門噓寒問暖。

16歲的“小移民”李清萍幼年母親去世,父親常年在外面打工,她從小由奶奶帶大。奶奶改嫁後,李清萍來正安縣職校讀書,平時在瑞濠一個人生活。社區義工來家訪,看到李清萍在紙上畫了一個蛋糕,猜測小姑娘快過生日了,吳太璽得知後,偷偷把李清萍的奶奶從中觀鎮紅光村接過來,自掏腰包給李清萍過生日。

吳太璽(前)在貴州正安縣市坪鄉粗石村走訪有回遷想法的搬遷戶(2019年12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我上完晚自習回家一打開燈,他們就唱著生日歌,捧著大蛋糕和一個洋娃娃,從屋裏走了出來,我奶奶竟然也在。”回憶起那晚的情景,李清萍很激動。

過去在老家,過生日時奶奶會給她煮一碗長壽面。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戴“皇冠”、過生日吃蛋糕。蛋糕真甜,可她和奶奶都哭了。吳太璽也紅了眼眶,對清萍奶奶説:“您放心,我會照顧好清萍。”後來,吳太璽專程去學校找校長,聽説李清萍看見垃圾會撿起來,還主動打掃教室衛生,變得很有正能量,他比自己孩子受到表揚還高興。

移民社區裏事情又多又雜,但幹部人數很有限,吳太璽在搬遷黨員、退休黨員、機關黨員中選取357名苑長、樓長和黨群連心戶長,每個連心戶長聯係12戶群眾,還引進250名義工、社工和黨員志願者,形成網格化自治組織,有什麼情況他可以第一時間掌握。

工作遇到群眾不理解是常事,群眾説的話再不中聽、自己再受委屈,他都盡量忍讓。一次,一個搬遷戶醉酒後來服務中心鬧,説分的安置房面積小,一家人不夠住,社區幹部耐心解釋政策,搬遷戶卻對幹部破口大罵,罵的話很難聽。“當時我的眼淚都出來了,也曾猶豫要不要堅持下去,但既然選擇了這項工作,就要幹好、幹完。”吳太璽説。

吳太璽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的辦公室裏辦公(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想方設法幫助安排工作,“就業中介”讓群眾“富家”

32歲的搬遷戶米莉天生右眼斜視,自卑的她總是用厚厚的劉海遮住右臉。2011年嫁到正安縣小雅鎮木橋村後,她一度很絕望:住在山裏像是與世隔絕,沒有工作,沒有朋友,沒有社交。更令米莉難受的是,受她負面情緒影響,兩個女兒性格也很內向。

2018年,米莉一家老小六人在瑞濠分到120平方米的新房,去移民服務中心辦事的時候,她結識了吳太璽。沒過幾天,米莉接到吳太璽的電話,推薦她去正安縣黔靈女技能培訓學校做資料專員和招聘專員,並推薦她參加社區的月嫂培訓。“光搬到城市還不夠,要想今後生活好,你一定要工作。”吳太璽説。

在吳太璽的鼓勵下,從未上過班的米莉克服羞怯,大膽邁向了社會,平時在培訓學校上班,空閒時間做月嫂。米莉的丈夫白天上工地打工,晚上在社區巡邏。生活越來越好,從事業中也獲得自信,米莉把頭發扎起來,露出清秀的臉龐,變得開朗愛笑。“女兒在這裏見識多了,自信心也回來了,我給報了舞蹈班,希望她像媽媽一樣變得優雅美麗。”

搬出來只是第一步,要讓搬遷戶安心在城市“扎根”,必須靠就業。瑞濠安置點建立了勞動力數據庫和就業需求清單,圍繞技能、持家等培訓4480人次,提供部分公益性服務崗位,旁邊的工業園區招工也優先解決搬遷群眾,但仍有部分群體難以就業。

在吳太璽手機裏,存著全縣大大小小幾十個公司負責人的電話。物管公司、拖把廠、茶廠,哪怕給服裝廠串珠子、給喪葬廠糊紙,只要雙手能活動,他都想辦法給找工作。“不然家裏沒有收入來源,肯定要出大問題。”吳太璽説。

吳太璽(中)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辦事處與工作人員交流(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正安縣黔靈女技能培訓學校校長李琳還記得和他“跑業務”的情形。那是2018年,吳太璽聽説有劇組在縣裏拍電視劇,需要大量群眾演員,大雨天喊她一起到片場找導演。“他和導演談了兩個多小時,問得特別細,需要哪種角色、該怎麼演、報酬怎麼結,還討價還價,把報酬從每天50元談到70元。”最終,劇組來拍攝3個多月時間,一天最多解決了安置點200多人臨時用工。

“吳主任當過鄉鎮教師,學生多,人脈廣,每當得到哪裏採茶、採花需要大量用工的消息,他都特別高興,叫我趕緊組織群眾去做,他還開車送搬遷戶去茶廠面試。”李琳説,“為了搬遷群眾有份收入,他想盡辦法,付出很多。”

貴州是全國易地扶貧搬遷規模最大的省。2019年,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實現每戶至少一人就業,戶均就業2.04人,遠高于貴州省平均水平,2019年4月被貴州省政府評為易地扶貧搬遷示范點。

吳太璽(左)回老家貴州正安縣流渡鎮百花村看望母親時給母親測量血壓(2019年12月25日攝)。百花村是海拔1350米的苦寒之地,過去住著幾十戶人家,後來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外出務工等方式紛紛搬走了。吳太璽是正科級幹部,按規定,國家公職人員直係親屬不能享受搬遷政策,現在,這裏只剩下三戶人家,他的老母親住著最簡陋的木房。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採訪結束前,記者提出去吳太璽老家正安縣流渡鎮百花村看看。海拔1350米的苦寒之地,過去住著幾十戶人家,後來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外出務工等方式紛紛搬走了。吳太璽是正科級幹部,是這裏走出去最大的“官”,按規定,國家公職人員直係親屬不能享受搬遷政策,現在,這裏只剩下三戶人家,他的老母親住著最簡陋的木房。

坐在這間沒有一件像樣家具的老屋裏,記者問吳太璽:“你在鄉鎮工作幾十年,原本可以在縣城清閒幾年退休,你卻選擇做繁重的移民工作,究竟圖什麼?”

“我從小生活在大山裏,深知山裏人的苦,我喜歡這份工作,不僅因為黨性、責任,還因為幫助更多人走出大山,始終是我的夢想。”他説。

———— 全文 ————

———— 收起 ————

高清圖集

  • 3月24日,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的疫情防控執勤點,吳太璽(左一)指導搬遷戶填寫手機健康碼信息。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 吳太璽(右)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詢問環衛工人家庭收入情況(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 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吳太璽(右一)看望殘疾人搬遷戶郭建平(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 吳太璽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的辦公室裏辦公(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 吳太璽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接聽電話(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 吳太璽(中)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移民安置點與搬遷戶一起討論文藝演出進搬遷小區的快板詞(2019年12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 吳太璽(前)在貴州正安縣市坪鄉粗石村走訪有回遷想法的搬遷戶(2019年12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 吳太璽(中)在貴州正安縣瑞濠街道辦事處與工作人員交流(2019年1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 吳太璽(左)回老家貴州正安縣流渡鎮百花村看望母親時給母親測量血壓(2019年12月25日攝)。百花村是海拔1350米的苦寒之地,過去住著幾十戶人家,後來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外出務工等方式紛紛搬走了。吳太璽是正科級幹部,按規定,國家公職人員直係親屬不能享受搬遷政策,現在,這裏只剩下三戶人家,他的老母親住著最簡陋的木房。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 在貴州正安縣流渡鎮百花村,吳太璽離家時母親出門相送(2019年12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攝

0100200506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01002005064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