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鍵分享

主打稿

2019年9月6日

新華社北京9月6日電 題:百年首鋼 百煉成鋼——從鋼鐵強國“夢工廠”到改革轉型“排頭兵”

新華社記者駱國駿、孔祥鑫、張驍

曾幾何時,鋼鐵企業的疾速發展,寄托了中國“趕英超美”的騰飛夢想;回望來路,鋼鐵行業的轉型歷程,折射出國人改革探索、奮進拼搏的胸懷氣度。

石化千數年,鋼煉萬千度。從鋼鐵強國“夢工廠”到改革轉型“排頭兵”,誕生于1919年9月的首鋼,歷經百年滄桑,逐夢百年輝煌:取得兩千多項科技成果,世界第一、中國第一迭創紀錄。首鋼百年縮影中國工業發展歷程,折射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外景(8月30日攝)。新華社發(任超 攝)

百年首鋼逐夢之旅折射國家鋼鐵工業騰飛之路

1919年秋,北京西郊石景山腳下,首鋼集團前身——龍煙鐵礦股份公司石景山煉廠開工興建。

100年後,河北唐山曹妃甸上,首鋼京唐公司二期一步工程于今年8月竣工投産,産品品種側重于海洋工程、造船、核電、機械制造、容器制造、橋梁等領域需要的寬厚板産品,與2010年竣工投産的首鋼京唐公司一期工程形成各具特色、優勢互補的産品組合。

回首百年,如夢似幻。2019年9月1日,首鋼集團迎來建廠100周年紀念日,位于首鋼3號高爐西側水下展廳的時間軸“燈帶”發出耀眼的光芒,28個重要歷史時刻喚起人們對百年首鋼乃至國家鋼鐵工業的成長記憶。

這是工人在首鋼京唐公司二號5500立方米煉鐵高爐內爐前平臺工作(8月30日攝)。新華社發(任超 攝)

從石景山煉廠到石景山鋼鐵廠、石景山鋼鐵公司、首都鋼鐵公司、首鋼總公司,再到首鋼集團,無論企業名稱如何改,首鋼人強企報國的志向從未變;從北京石景山腳下的老廠區到河北曹妃甸吹沙填海建設的現代化鋼廠首鋼京唐公司,首鋼從“山”到“海”的騰挪,彰顯了中國鋼鐵工業從“追趕”到“超越”的騰飛。

“石景山煉廠成立的初衷是實業救國、建設北方工業中心,但建廠後不僅沒有産出一滴鋼水,煉成的鐵還被日本侵略者轉運回國制作武器。”首鋼集團工會主席梁宗平説,“如今我國早已成為全球第一産鋼大國,百年巨變令人感嘆。”

從1919年到1948年,磨難中的首鋼舉步維艱,累計僅産28.6萬噸生鐵。而1948年全國年産鋼不足10萬噸,還不夠每家每戶打一把菜刀,大規模煉鋼在國內遙不可及。

“我父親1951年進入首鋼工作,煉鋼是他們那代人的夢想。”已經從首鋼退休的曹連成説,“1949年成立的鞍山鋼鐵公司于當年煉出了第一爐鋼水,這也激勵著父輩們不懈奮鬥,1958年首鋼第一座煉鋼側吹轉爐誕生,從此結束了首鋼有鐵無鋼的歷史。”

“20世紀60年代,首鋼先後結束了有鐵無礦和有鋼無材的歷史,1979年建成當時國內最先進的新2號高爐,2010年首鋼京唐公司一期工程竣工投産……”首鋼副總工程師張福明如數家珍。一個個裏程碑,記錄了國家鋼鐵工業成長的腳步;異地遷建而成的首鋼京唐公司,更被譽為中國鋼鐵“夢工廠”。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園區(8月30日攝)。新華社發(任超 攝)

走進首鋼京唐公司廠區,特大型高爐巍然聳立;煉鋼轉爐在“全自動一鍵式煉鋼”程序設定下實現精準加料;自有碼頭成品庫的無人天車駕駛精準運放鋼卷……

首鋼京唐公司總經理曾立説,首鋼搬遷調整淘汰了老首鋼原有設備,全力打造了一座嶄新的“海上鋼鐵工廠”。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成品碼頭(8月30日攝)。 新華社發(任超 攝)

從原料進廠到成品碼頭,各環節“一”字排開,最大限度縮短運距;由首鋼人自主研發的兩座5500立方米高爐和“全三脫”煉鋼廠巍然矗立在渤海之濱……從北京轉戰至河北曹妃甸的一線煉鋼工人陳香感嘆,搬遷後的新首鋼早已“脫胎換骨”成了難以匹敵的“綠巨人”。

與首鋼蓬勃發展同步,我國鋼鐵工業日益壯大。如今,鞍鋼歷經70年發展,鋼鐵年産能接近4000萬噸,成為躋身世界500強的巨型“鋼鐵航母”;誕生于改革開放之初的原寶鋼集團與原武鋼集團聯合重組寶武鋼鐵集團後,成為引領行業轉型發展的示范……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成品碼頭五號庫中的全自動天車(8月30日攝)。新華社發(任超 攝)

“從過去生産‘面條兒鋼’‘螺紋鋼’等低端建材,到現在生産家電板、汽車板等高端板材,父輩們的夢想照進了現實。”曹連成説,“我兒子七年前進入首鋼工作,他們這代人將傳承歷史,開啟首鋼新的‘百年夢’徵程。”

敢為天下先,爭當工業戰線的“小崗村”

“首鋼精神提倡創新,鼓勵突破。”梁宗平説,“業內曾流傳著這樣一句話——‘農業改革看小崗、工業改革看首鋼’。”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熱軋生産線粗軋區域(8月30日攝)。新華社發(任超 攝)

改革開放、“放權讓利”,給首鋼帶來前所未有的發展契機:從1979年開始,被列為第一批國家經濟體制改革試點單位;從1981年到1995年,實行上繳利潤遞增包幹“承包制”;1992年,國務院批準賦予首鋼投資立項權、資金融通權和外貿自主權……

一係列改革舉措大力激發生産力,企業得以快速發展。到1994年,年鋼産量已達824萬噸,首鋼成為行業“全國冠軍”,營收、利潤呈現幾何級增長。

與此同時,一批改革成果在首鋼落地:投資立項權使首鋼率先打破計劃經濟束縛;資金融通權令首鋼創辦了全國第一家企業銀行——華夏銀行;外貿自主權讓首鋼買下礦藏儲量居世界前列的秘魯鐵礦……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熱軋生産線卷曲區域(8月30日攝)。新華社發(任超 攝)

隨著改革進程深入,首鋼在發展鋼鐵主業的同時,逐漸從一個單純生産型的鋼鐵企業,發展成為以鋼鐵業為主,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跨國經營的特大型聯合企業。

成立于1992年的首鋼國際公司是首鋼集團通往國際市場的橋梁和紐帶。“我們現在鋼材出口業務遍及全球近50個國家和地區,海外工程項目承攬業務區域遍及南亞、東南亞、中東、非洲和南美洲地區……”該公司副總經理邱留忠自豪地説,“截至目前,首鋼國際境外公司總資産規模為人民幣232.2億元。”

“無論是鋼鐵産業的突飛猛進,還是鋼鐵企業的轉型發展,我們用實幹向世界證明,中國正從鋼鐵大國向鋼鐵強國邁進。”首鋼京唐公司煉鋼部“開爐專家”王建斌説。

首鋼京唐公司職工王建斌(右二)與青年工人交流煉鋼工作經驗(8月30日攝)。新華社發(任超 攝)

進入21世紀,為適應我國鋼鐵産業結構調整的新要求,從2003年開始,首鋼進入搬遷調整、實施産業結構優化升級的新階段。從2005年2月國務院批復,到2010年首鋼京唐公司一期工程全面建成投産和北京鋼鐵全流程停産,歷時不到6年時間。

牌匾無言,歷史留聲。如今陳列于首鋼園陶樓展覽館內的那塊“鐵色記憶”匾,默默記錄著2010年12月底首鋼老廠區煉完最後一爐鐵水並宣布停産的歷史。

首鋼搬遷後,老廠區留下了8.63平方公裏的開發空間。2015年7月31日,當國際奧委會在第128次全會上宣布北京成為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舉辦地時,曾經淬火鍛冶的鋼鐵熱土迎來了又一次轉型發展機遇。

結緣冬奧運,打造城市復興新地標

這是8月29日晚拍攝的首鋼園區內在建設的首鋼滑雪大跳臺。新華社發(王京廣 攝)

在首鋼園原首鋼制氧廠區內,一座長160米、高60米的首鋼滑雪大跳臺昂首挺立。這座滑雪大跳臺將于3個月後竣工,是2022年北京冬奧會北京城區唯一的雪上項目比賽場地,賽後成為世界首例永久性保留和使用的大跳臺。

梁宗平説,今天的首鋼老廠區不僅是北京冬奧會重要的競賽場地,還成了北京冬奧組委辦公地、國家冬訓中心“四塊冰”所在地。

這是7月24日拍攝的位于首鋼園內的北京冬奧組委辦公區。新華社記者 鞠煥宗 攝

工業遺存,華麗轉身。曾經的筒倉被改造成北京冬奧組委辦公樓;曾經的精煤車間,改建成為國家冰壺隊、短道速滑隊、花樣滑冰隊的訓練基地;原為空壓機站、返礦倉、電磁站、N3-18轉運站的4個工業建築被改建成洲際智選酒店;記錄輝煌歷史的100多米高的“3號高爐”,現已成為首鋼工業文化體驗中心……

首鋼老廠區的改造,被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稱為“奇跡”。“北京將曾經的鋼鐵廠改建成辦公室、休閒區、訓練場、大跳臺,我希望大家都去北京看看。”2017年國際奧委會第131次全會上,巴赫為首鋼“代言”,向全世界發出邀請。

3月2日,2019首創集團國際雪聯中國北京越野滑雪積分大獎賽(首鋼站)比賽在北京市首鋼工業遺址公園舉行。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從國際雪聯中國北京越野滑雪積分大獎賽到國際冰聯冰球女子世錦賽,再到世界壺聯冰壺世界杯總決賽;從中芬冬季運動年開幕式到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石景山首鋼園區分會場,再到中德科技合作對接會……打開2019年首鋼園承辦的活動目錄,不僅有多個國際冬季運動項目競賽落戶,諸多國際交流對接活動也慕名而來。“這裏越來越熱鬧,舉辦活動的申請應接不暇。首鋼園將于10月份舉辦抖音嘉年華活動,屆時園區將更具網紅氣質。”梁宗平説。

這是8月28日拍攝的位于首鋼園內的冬奧之約雕塑。新華社記者 鞠煥宗 攝

今年2月,北京市發布把新首鋼打造成新時代首都城市復興新地標的三年行動計劃(2019年—2021年)。計劃到2021年,北京將以服務保障冬奧會為契機,新首鋼作為城市復興新地標建設取得階段性成果;到2035年左右,努力建成具有全球示范意義的新時代首都城市復興新地標。

這是8月29日傍晚拍攝的首鋼園區群明湖夜景。新華社發(王京廣 攝)

百年首鋼,風華正茂。面對新時代賦予的新使命,首鋼老工業區鳴笛起航,重新出發。據首鋼建投公司總經理助理白寧介紹,目前首鋼園北區180多萬平方米的建築僅完成15%左右的改造,而首鋼園南區還有約350萬平方米的空間等待開發,“首鋼老廠區的蛻變才剛剛開始,我們希望每一個改造過的建築都是不同風格的藝術品。”

國家冰壺集訓隊選材訓練營的運動員在位于首鋼園區的冰壺訓練館進行訓練(2018年7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鞠煥宗 攝

原首鋼初軋廠軋鋼工劉博強已經“轉行”成為國家冬訓中心制冰師,作為北京市委講師團一員,劉博強以自己親身經歷的“冰與火”之歌,講述百年首鋼“花式變臉,重塑金身”。他説,工作崗位從“火”到“冰”的嬗變,就像做夢一般,百年首鋼的巨變見證了改革開放40年“中國之治”“中國之變”,讓無數人從不信到自信,進而更堅信。

這是9月1日傍晚拍攝的首鋼園區夜景。經過改造的三高爐外觀保持了原有的結構。新華社發(王京廣 攝)

百年首鋼,百煉成鋼。百裏長安街西延線,穿越首鋼老工業園區,一座全長1300多米、橫跨永定河的新首鋼大橋披紅挂彩即將通車。

這座彩虹橋、京西新地標,必將見證首鋼園的新生,承載百年首鋼下個百年之夢,向著更遠的前方伸展!

———— 全文 ————

———— 收起 ————

高清圖集

  •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外景(8月30日攝)。 新華社發(任超攝)

  •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園區(8月30日攝)。 新華社發(任超攝)

  • 這是工人在首鋼京唐公司二號5500立方米煉鐵高爐內爐前平臺工作(8月30日攝)。 新華社發(任超攝)

  •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熱軋生産線粗軋區域(8月30日攝)。 新華社發(任超攝)

  •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熱軋生産線卷曲區域(8月30日攝)。 新華社發(任超攝)

  •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成品碼頭五號庫中的全自動天車(8月30日攝)。 新華社發(任超攝)

  • 這是首鋼京唐公司成品碼頭(8月30日攝)。 新華社發(任超攝)

  • 這是2018年7月27日拍攝的位于首鋼園區的花樣滑冰訓練館。 新華社記者鞠煥宗攝

  • 國家冰壺集訓隊選材訓練營的運動員在位于首鋼園區的冰壺訓練館進行訓練(2018年7月27日攝)。 新華社記者鞠煥宗攝

  • 3月2日,2019首創集團國際雪聯中國北京越野滑雪積分大獎賽(首鋼站)比賽在北京市首鋼工業遺址公園舉行。 新華社記者張晨霖攝

  • 這是7月26日拍攝的建設中的首鋼滑雪大跳臺。 新華社記者張晨霖攝

  • 這是8月28日拍攝的位于首鋼園內的冬奧之約雕塑。 新華社記者鞠煥宗攝

  • 這是7月24日拍攝的位于首鋼園內的北京冬奧組委辦公區。 新華社記者鞠煥宗攝

  • 這是8月29日晚拍攝的首鋼園區內在建設的首鋼滑雪大跳臺。 新華社發(王京廣 攝)

  • 這是8月29日傍晚拍攝的首鋼園區群明湖夜景。 新華社發(王京廣 攝)

  • 這是9月1日傍晚拍攝的首鋼園區夜景。經過改造的三高爐外觀保持了原有的結構。 新華社發(王京廣 攝)

  • 首鋼京唐公司職工王建斌(右二)與青年工人交流煉鋼工作經驗(8月30日攝)。 新華社發(任超攝)

0100200506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01002005064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