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鍵分享

主打稿

2019年8月18日

新華社北京8月18日電 題:永遠的紅飄帶——從革命長徵路到發展新徵程

新華社記者

長徵是一次開創新局的偉大遠徵。

從1934年10月到1936年10月,紅軍第一、二、四方面軍和紅二十五軍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長徵,實現了中國革命事業從挫折走向勝利的偉大轉折。

“天欲墮,賴以拄其間。”自此,一條熠熠生輝的紅飄帶,永恒地銘刻在神州大地,蕩氣回腸,歷久彌新。

中華民族在復興之路上,必將跨越新的“雪山”“草地”,徵服一個個“婁山關”“臘子口”,向時代交出一份圓滿答卷。

遊客在臘子口戰役舊址參觀臘子口戰役紀念碑(8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信仰之路:理想信念的偉大遠徵

信仰的力量能有多強大?

600余次戰役戰鬥,跨越近百條江河,攀越40余座高山險峰,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余座,穿越了被稱為“死亡陷阱”的茫茫草地,用頑強意志徵服了人類生存極限……

對于紅軍身後留下的一長串數字,二戰名將、英國元帥蒙哥馬利在《三大洲》一書中稱讚:“這是本世紀最偉大的軍事史詩,是一次體現堅韌不拔精神的驚人業績。”

長徵是一次理想信念的偉大遠徵。

紅一方面軍,1934年10月從江西于都出發,次年10月到達陜北,歷時一年,行程二萬五千裏,部隊出發時8萬多人,抵達陜北時僅余六七千人。

紅二方面軍,從1935年南下湘中開始,歷時11個月,行軍16000余裏,進行大小戰鬥110多次,1936年10月到達陜甘蘇區。

紅四方面軍,從1935年強渡嘉陵江西進開始,歷時1年7個月,行程近萬裏,于1936年10月同紅一方面軍在甘肅會寧會師。

紅二十五軍,在同黨中央失去聯係的情況下孤軍遠徵,行程近萬裏,先期達到陜北後鞏固了根據地,主動接濟隨後到來的中央紅軍,毛澤東稱讚“為中國革命立下了大功”。

這是7月21日在雲南省祿勸縣拍攝的金沙江皎平渡口。新華社記者 吳壯 攝

信仰的力量,好似葵花向陽,讓紅軍戰士克服千難萬險,也要到達勝利的彼岸。

君不見,巍巍雪山之上,無數戰士手腳並用,逆風而行。有人倒下、有人昏迷,甚至有戰士犧牲前,還不忘留下自己的黨費。

君不見,茫茫草地之中,沒有村舍道路,有的只是漫漫泥澤。紅軍戰士前赴後繼,一個人犧牲了,後邊的人強忍淚水,接續前行。

艱難可以摧殘人的肉體,死亡可以奪走人的生命,但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動搖共産黨人的理想信念。

“風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饑志越堅;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在風雨如磐的長徵路上,正是理想之光,指引著紅軍一路向前、向前。

遊客在遵義會議會址參觀(7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長徵,是一次思想交鋒的萬裏徵程。除了面對追兵阻敵和惡劣的自然環境,紅軍還面臨同黨內錯誤思想的激烈鬥爭。

長徵初期,由于“左”傾路線的錯誤,中央紅軍在血戰湘江中損失過半,由八萬多人銳減至三萬多人。追兵還不斷地包抄過來,出路到底在哪裏?

歷史在此刻把聚光燈投向遵義。

80余年前,在位于遵義市子尹路的貴州舊軍閥柏輝章公館裏,一場“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的會議在此召開。

遊客在遵義會議紀念館內參觀(7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持續3天的會議,幾乎每天都開到深夜。一次次激烈的爭論、批評與自我批評之中,諸多問題得以解決——

全面地總結了第五次反“圍剿”以來紅軍失敗的教訓。

係統地闡明了中國革命戰爭的特點和相應的戰略戰術。

深刻地批評了“左”傾冒險主義在軍事上的錯誤。

參加“記者再走長徵路”活動的記者在陜西省子長縣瓦窯堡會議舊址採訪(8月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遵義會議後,北上途中的歷次決議:瓦窯堡的窯洞中、洛川的會議室裏、鳳凰山麓的煤油燈旁,都不斷讓黨走向成熟,直至中國共産黨人擎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大旗,促成全民族的覺醒與團結。

長徵,是一座革命的大熔爐。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百煉成鋼,從這裏走來,為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發出了歷史先聲。

漫漫長徵路,一次次警醒共産黨人:只有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際結合起來,獨立自主解決中國革命的重大問題,才能把革命事業引向勝利。

如今,中國共産黨已成為擁有9000余萬黨員的世界第一大黨。今日中國的中流砥柱,在80多年前的長徵結束時,就有了“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磅薄偉力。

參加“記者再走長徵路”活動的記者在陜西省子長縣瓦窯堡革命舊址採訪(8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初心之路:勿忘人民的真理實踐

長徵,一次檢驗真理、喚醒民眾的偉大遠徵。

緊緊依靠群眾,為人民謀幸福,是中國共産黨的初心和使命,也是長徵路上紅軍奉行的不二守則。

獻身幹革命,毀家紓國難。正因為此,無數勞苦大眾前赴後繼,不斷壯大紅軍隊伍。埃德加·斯諾在《西行漫記》中寫道:“這些千千萬萬青年人的經久不衰的熱情,始終如一的希望,令人驚詫的革命樂觀情緒,像一把烈焰,貫穿著這一切”。

長徵途中,紅軍普通士兵年齡不到20歲,指揮員的平均年齡也只有25歲。這樣一群風華正茂的年輕人,為什麼能“不惜身死救天下”?“理想信念高于天”的力量又來源于哪?

參觀者在劉志丹烈士陵園參觀(8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答案,在無數革命先烈的故事中——

出生于陜北農村的劉志丹自幼目睹家鄉民不聊生的淒慘景象,萌發了改造社會、復興中華的願望。1925年,他加入中國共産黨,並在組織的安排下,考入黃埔軍校學習。

大革命失敗後,劉志丹組織起義暴動,成為了西北紅軍和陜北革命根據地的重要創建者之一。陜北最終成為紅軍長徵的落腳點和抗日戰爭的出發點。

革命,往往伴隨著犧牲。1936年4月,劉志丹不幸犧牲于東徵路上,年僅33歲。毛澤東聞此噩耗,為他題詞——

“群眾領袖、民族英雄”。

這是謝子長故居外景(8月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一生為人民創造紅地,百姓到如今叫他青天。”如今的謝子長故居門前,貼著這樣一副對聯。

“作為陜北根據地的主要創建者之一,謝子長有著鮮明的為民情懷。”謝子長後人、陜西省委巡視組組長謝京帥對記者説,因為為民請命、愛民如子,他在陜北被稱為“謝青天”。

謝子長在徵戰中多次負傷,療傷期間,群眾送來一籃雞蛋,他只留一個,送來一袋面,只留一勺。他病逝時,年僅38歲。

革命英雄來自人民,為了人民。他們身上“為勞苦大眾求解放”的情懷,激發出氣壯山河的力量,鍛造了鐵流般的隊伍。

在整個蘇區時期,閩西先後有10萬工農子弟參加紅軍和赤衛隊,參加長徵的中央紅軍主力8.6萬人中有2.6萬閩西兒女,而到達陜北時僅存2000多人。

這是湘江戰役新圩阻擊戰陳列館外景(6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湘江戰役中,6000名閩西子弟組成紅五軍團第三十四師擔任後衛任務,在掩護中央紅軍主力渡過湘江後被敵人截斷,幾乎全軍覆滅。

師長陳樹湘鏖戰到彈盡糧絕,因腹部中彈不幸被捕。寧死不屈的陳樹湘從傷口處掏出自己的腸子,用力扯斷後壯烈犧牲,年僅29歲,兌現了他“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的錚錚誓言。

這正是紅軍所到之處,受到人民擁戴的原因——

紅軍就是工農隊伍,為了人民利益而戰。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

長徵途中,紅軍曾經過十多個少數民族聚居區或雜居區。因為尊重少數民族習慣,真誠幫助窮苦百姓,當地群眾盛讚紅軍是“仁義之師”。

在寧夏西吉縣單家集村,西吉縣單南村黨支部書記單雲在介紹“回漢兄弟親如一家”的錦匾(復制品)(8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在寧夏西吉縣回民聚集的單家集村,一塊上書“回漢兄弟親如一家”的錦匾格外引人注目。

長徵期間,紅二十五軍初到單家集時,頒布了 “三大禁令、四項注意”,深得回族群眾支持。之後中央紅軍來時,馬上受到熱烈歡迎,“這家搶,那家迎,又燒炕又做飯。”

以真心對待人民,人民也會還以真心。

“一送紅軍下南山,秋風細雨纏綿綿,山裏野貓哀號叫,樹樹梧桐葉落完,紅軍啊!幾時人馬再回山……”武陽橋畔,《十送紅軍》所反映出的軍民魚水情,至今還在為人所津津樂道。

“金沙水拍雲崖暖”,一個“暖”字,既道出了紅軍渡過金沙江後擺脫敵軍圍困的喜悅,也緣于紅軍從老百姓那裏感受到的溫暖。

這是皎平渡紅軍長徵渡江紀念館展示的當年參與渡江船工的肖像(7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吳壯 攝

紅軍長徵經過祿勸縣,除了在皎平渡參與渡江的37名船工外,給紅軍帶過路和幫助過紅軍的當地群眾,史料中明確記載有姓名的就有135人……

軍民一心、生死與共,是紅軍取得長徵勝利的力量源泉。

依靠人民、造福人民,是中國共産黨發展壯大的根本所係。

奮鬥之路:長徵精神的薪火相傳

長徵,鍛造了共産黨人堅忍不拔的精神意志,書寫下中國革命的不朽傳奇。而這座歷史豐碑,也指引著一代代人接續奮鬥、砥礪前行。

如今,長徵播撒下的種子悄悄發芽,在紅軍走過的地方茁壯成長。

福建省長汀縣中復村的紅軍烈士後代鐘鳴(左)在中復村觀壽公祠前為參加“記者再走長徵路”活動的記者講述長徵的故事(6月17日攝) 。新華社記者 魏培全 攝

——他們不忘初心,追憶崢嶸歲月,傳承紅色基因。

在福建省長汀縣中復村的觀壽公祠前,“紅九軍團長徵二萬五千裏零公裏處”石碑,似乎在訴説那段不平凡的歲月。

56歲的鐘鳴是中復村的紅軍烈士後代。30年前,鐘鳴就利用業余時間收集紅色史料、學習革命歷史,進行義務講解。

後來,他的兒子也回到家鄉做起紅色講解員。父子倆希望,通過口耳相傳,讓這裏的紅色精神永遠傳承。

如今,長徵路上許多地標都活躍著“紅色講解員”。正因為他們,長徵故事顯得更加生動感人、深入人心。

這是矗立在湖北省石首市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的三棵“紅軍樹”(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回望歷史,為了更好前行。

在湖北省石首市,三棵蔥翠的“紅軍樹”一字排開,矗立在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67歲的守樹人劉克樹,已看護這棵“紅軍樹”31年。

他的父親劉道明是原桃花山蘇維埃政府主席。“父親與紅軍樹的感情很深,多年來一直給人講紅軍故事。”

時光荏苒,初心不變。父親去世後,劉克樹辭去工作,接替父親守護“紅軍樹”。“我守的不僅僅是樹,更是石首兒女的紅色精神家園。”

在湖北省石首市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67歲的守樹人劉克樹在“紅軍樹”前與他的孫輩合影(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他們牢記使命,弘揚長徵精神,朝著民族復興的目標奮勇前進。

“一不能忘本,二不能吃老本。”謝京帥説,不忘本,就是堅守初心,為人民謀幸福;不吃老本,就是不能故步自封,走好新時代的長徵路。

80余載鬥轉星移,硝煙散盡處讚歌仍在。“蘇區幹部好作風,自帶幹糧去辦公……”一曲興國山歌傳唱80多年,蘇區幹部的優良作風也傳承至今。

作為“十三五”貧困村,江西省于都縣仙下鄉龍溪村,大部分房屋都在半山腰和坑溝裏。這裏的坡陡、路窄、彎急。100多個貧困戶散落在山裏,生活條件十分艱苦。

2017年,鄉黨委副書記袁勇鋒主動請纓,擔任該村第一書記。幾年來,他把龍溪村當成了家鄉,把貧困戶當成了家人。通過架橋修路,發展藍莓、生姜、高山蔬菜等扶貧産業,村民的日子越過越好。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長徵路上,新變化、新氣象不斷涌現。

位于長汀縣四都鎮的樓子壩村,如今河水清冽、道路平坦、花團錦簇。“黨和政府時刻挂念著老區人民,持續投入幫扶資金!”村黨支部書記陳先發説。

在政府支持下,陳先發帶頭成立種養專業合作社,流轉土地450畝,發展臺灣大肉黃姜、檳榔芋種植,探索雜交水稻育種和中藥材種植項目,帶動貧困戶脫貧。

記者再走長徵路發現,紅土地上建起一個個合作社、生態園、養殖廠。老百姓致富奔小康的歡聲笑語,回蕩在農村城鎮中那些革命古跡周圍。

80余載,長徵這條永不褪色的紅色飄帶,氣貫長虹,串聯起風起雲涌的時代變遷。

80余載,長徵這一薪火相傳的精神旗幟,歷久彌新,激勵著中華兒女一往無前。

穿越戰爭烽火,迎來滄桑巨變,走過崢嶸歲月,邁向嶄新時代……(記者宋振遠、孫少龍、胡璐、朱超、劉羽佳,參與記者劉書雲、梁軍、任瑋)

———— 全文 ————

———— 收起 ————

高清圖集

  • 這是謝子長故居外景(8月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 這是矗立在湖北省石首市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的三棵“紅軍樹”(8月1日攝)。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 福建省長汀縣中復村的紅軍烈士後代鐘鳴(左)在中復村觀壽公祠前為參加“記者再走長徵路”活動的記者講述長徵的故事(6月17日攝) 。 新華社記者 魏培全 攝

  • 這是7月21日在雲南省祿勸縣拍攝的金沙江皎平渡口。 新華社記者 吳壯 攝

  • 這是皎平渡紅軍長徵渡江紀念館展示的當年參與渡江船工的肖像(7月21日攝)。 新華社記者 吳壯 攝

  • 在寧夏西吉縣單家集村,西吉縣單南村黨支部書記單雲在介紹“回漢兄弟親如一家”的錦匾(復制品)(8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 參加“記者再走長徵路”活動的記者在陜西省子長縣瓦窯堡會議舊址採訪(8月9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 在湖北省石首市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67歲的守樹人劉克樹在“紅軍樹”前與他的孫輩合影(8月1日攝)。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 參觀者在劉志丹烈士陵園參觀(8月8日攝)。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 參加“記者再走長徵路”活動的記者在陜西省子長縣瓦窯堡革命舊址採訪(8月9日攝)。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 遊客在臘子口戰役舊址參觀臘子口戰役紀念碑(8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 這是湘江戰役新圩阻擊戰陳列館外景(6月28日攝)。 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 遊客在遵義會議會址參觀(7月4日攝)。 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 遊客在遵義會議紀念館內參觀(7月4日攝)。 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記者再走長徵路

0100200506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01002005064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