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鍵分享

主打稿

2019年10月10日

新華社南寧10月10日電 題:東盟成為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釋放哪些信號?

新華社記者王念、王軍偉、潘強

金秋十月,廣西北部灣海面千帆競發,邊境口岸貨物川流不息。作為我國西部面向東盟國家的重要出海口,今年1-8月,廣西北部灣港完成吞吐量1.5億噸,同比增長17.19%。

支撐廣西北部灣港強勁發展的正是日益深化的中國—東盟合作。今年上半年,東盟上升為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

業內人士分析,東盟是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的重要力量,其成為第二大貿易夥伴説明我國外貿戰略回旋空間巨大。隨著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版建設深入推進,以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正在加緊完成談判,中國和東盟區域經濟一體化方興未艾。

共塑全球經貿合作典范

位于廣西憑祥的友誼關口岸(2019年4月17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曹祎銘 攝

位于中越邊境的廣西憑祥綜合保稅區,兼有中越雙語標識的路標、廣告牌不時可見,一輛輛大卡車排隊等待邊檢。

保稅區內,百余名報關工作人員駕駛著平衡車來回穿梭,上世紀90年代出生的許超毅就是其中之一。“5年前我一天處理約30輛車,現在要處理近70輛,翻了一番還多。”許超毅説。

近年來,憑祥貨物運輸規模越來越大。截至2018年底,憑祥外貿進出口總額位居我國沿邊開放城市首位。今年上半年,憑祥外貿創歷史新高,進出口額完成545億元,同比增長59.5%。

“一頭連接著中國西南廣闊腹地,另一頭連接著東盟,憑祥已經成為國際物流樞紐。”憑祥市委書記王方紅説。

位于中越邊境廣西憑祥綜合保稅區內的貨場(2018年9月5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正是中國和東盟蓬勃發展的經貿合作讓憑祥這個昔日的烽火邊關成為開放合作前沿。1991年中國和東盟建立對話關係,2003年建立戰略夥伴關係。2010年中國—東盟自貿區建成,去年底,《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升級議定書》完成了中國和東盟10國所有的國內程序,即將全面生效。去年11月,《中國-東盟戰略夥伴關係2030年願景》正式發布,東盟10國全部與中國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2019年雙邊經貿合作邁上新臺階……

除經貿合作不斷深化,中國和東盟人文交流也日益頻繁。東盟已成為中國第一大旅遊目的地,2018年雙方人員來往達到5700萬人次,每周有近4000個航班往返于中國和東盟各國之間。

參觀者在第十六屆中國—東盟博覽會上選購外國工藝品(2019年9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曹祎銘 攝

在近日召開的第16屆中國—東盟博覽會上,多名東盟國家政要高度評價雙方合作。緬甸副總統敏瑞説,東盟與中國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快速發展,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不斷推進區域內經貿、投資、人文等合作加速向前。

柬埔寨副首相賀南洪説,中國是東盟重要的對話夥伴,雙邊貿易加速增長為區域經濟一體化、互聯互通和文化共享互鑒等起到了重要促進作用,有助于東盟與中國建立更加緊密的命運共同體。

印尼總統特使、海洋統籌部長盧胡特説,對東盟成員國來説,“一帶一路”倡議有助于縮小基礎設施差距,進一步推動東盟一體化進程。

中國-東盟商務理事會執行理事長許寧寧表示,東盟發展離不開中國機遇,而中國也需要繁榮穩定的東盟夥伴,雙方攜手同行,樹立了區域發展的典范。

“東盟成為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充分説明雙方經濟互補性強,同時也説明中國的貿易夥伴日益多元化,進一步加強合作是中國和東盟實現互利共贏的必然選擇,這一區域將塑造新的世界經貿格局。”許寧寧説。

共促價值鏈深度融合

今年9月中旬,泰國程逸府副府尹皮帕·巴佔傑第8次來到中國,第一次來到廣西南寧。他此次“中國之行”的目的是為當地榴蓮、龍貢果尋覓銷售市場。

廣西南寧國際會展中心(2018年9月15日無人機拍攝)。這裏是中國-東盟博覽會主會場。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水果是程逸府的支柱産業,中國是我們最大的境外市場。”皮帕·巴佔傑説。2018年中國進口新鮮水果485.56萬噸,其中,來自越南、菲律賓、泰國3個東盟國家的鮮果就佔到65%。在廣西,當地擁有7個進口水果指定口岸,是中國—東盟水果進出口主要通道。

在東盟,“北上”探尋商機絡繹不絕。新加坡太平船務有限公司近年來積極布局中國市場。2014年,公司攜同新加坡港務集團等投資欽州港國際集裝箱碼頭,2017年又斥資100億元人民幣建設中新南寧國際物流園項目。

新加坡太平船務有限公司執行主席張松聲説,國際陸海新通道建設將改變中國西部的物流格局,看好中國和東盟的貿易,是他進行投資的重要原因。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也將目光投向東盟市場。上汽通用五菱是中國重要的汽車生産商,2017年7月,該公司總投資7億美元、佔地60萬平方米的印尼制造基地建成投産。今年9月,印尼制造五菱汽車已經實現出口泰國。

上汽通用五菱印尼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衛東説,投産後,16家中國和國際汽車零部件企業在印尼相繼落地,吸引當地6000多人就業。

在廣西憑祥市浦寨邊貿區,每天都有大量東盟國家的貨車進出浦寨口岸轉運貨物(2018年9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愛林 攝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8月,中國與東盟雙方相互累計投資約2300億美元,中方在東盟設立了25個境外經貿合作區,入區企業超過600家。

廣東國際戰略研究院周邊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周方銀説,東盟區域內部發展差距大,許多國家總體上仍處于工業化發展初中期,對資金、技術、設備等需求迫切,這是東盟國家紛紛支持“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原因。

得益于經濟結構的互補性,中國和東盟在共建“一帶一路”方面交出了亮麗的“成績單”。在老撾,中老鐵路正加緊施工,建成後,老撾將由“陸鎖國”變成“陸聯國”;在馬來西亞,中國在制造業領域投資了400多個項目,其中,中國中車建成馬來西亞首個“鐵路工廠”;在柬埔寨,金邊至西哈努克港高速公路建設正如火如荼……

廈門大學東盟研究中心教授王勤認為,中國與東盟共有19億人口,是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區域,如今兩個龐大的經濟體正從傳統的貿易合作向科技、信息、金融等領域拓展。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華為雲業務總裁鄭葉來表示,從去年開始,華為在整個東南亞地區提供雲服務,並在新加坡、泰國等地部署了雲數據中心。

小米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雷軍在出席第16屆中國—東盟博覽會開幕式時説:“正是看好東盟國家的前景,小米選擇了東南亞作為出海的重點地區,目前業務已經覆蓋了東盟10國。”

“經過40余年高速發展,中國工業基礎雄厚,産業鏈齊全,勞動力素質高,這是世界上任何一個經濟體都無法取代的。中國和東盟産業鏈、價值鏈相互融合的過程,實際上是取長補短、互利共贏的過程,這將進一步鞏固中國作為貿易大國的地位。”周方銀説。

共拓區域合作嶄新未來

今年初,上海華誼項目正式落戶廣西欽州,這一總投資700億元的項目是廣西目前最大的單體投資産業項目。廣西華誼能源化工有限公司項目副總監唐偉春説,他們看中的正是北部灣沿海通道優勢。

日前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的《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明確,依托北部灣,將建設自重慶經貴陽、南寧至北部灣出海口(北部灣港、洋浦港),自重慶經懷化、柳州至北部灣出海口,以及自成都經瀘州(宜賓)、百色至北部灣出海口三條通路,共同形成西部陸海新通道的主通道。

“規劃是我國深化陸海雙向開放,推動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重要舉措,將為西部地區經濟發展注入新動能。”廣西大學中國—東盟研究院執行院長王玉主説。

越南邊民在廣西東興口岸自助辦理入境手續(2019年4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根據國務院8月26日公布的相關方案,中國新設的6個自貿試驗區花落山東、江蘇、廣西、河北、雲南、黑龍江6省區。業內人士分析,廣西、黑龍江、雲南自貿試驗區是我國首次在沿邊地區設立的自貿區,尤其是廣西和雲南自貿試驗區都面向東盟,將與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良性互動,進一步推動中國西部省份與東盟的密切合作。

“我國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戰略回旋空間巨大,尤其是西部省份潛力很大,西部陸海新通道上升為國家戰略,廣西和雲南自貿區獲批,目的都是通過加強與東盟的開放形成我國西部大開發的新格局。”周方銀説。

8月30日,中國(廣西)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揭牌。自貿區欽州港片區揭牌當天已有超過200家企業完成商事登記,其中包含8家外資企業,21家企業簽署了20個項目投資協議,總投資額超過300億元。

一艘貨輪停靠在廣西欽州港等待裝卸集裝箱(2019年4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曹祎銘 攝

當天獲頒“首證”的廣西敦豪新通道供應鏈有限公司隸屬于世界500強德國郵政敦豪集團。集團供應鏈中國首席運營官邁克爾·特裏庫斯表示,公司未來將把技術帶到廣西,尤其是汽車、物流等優勢産業,業務將經由廣西拓展到東盟。

當前,東盟10國、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和印度等各方正全力推進世界上人口最多、潛力巨大的自貿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進程。泰國副總理兼商業部部長朱林説,作為今年的東盟輪值主席國,泰國已經制定目標推動RCEP談判達成協議,減少世界經濟和貿易波動,為各國實現可持續發展注入強勁動力。

“全球多邊貿易仍是大勢所趨,隨著‘一帶一路’深入實施,中國將進一步鞏固包括東盟在內的多元貿易格局,促進全球經濟邁向更高質量發展。”周方銀説。

———— 全文 ————

———— 收起 ————

高清圖集

  • 位于廣西憑祥的友誼關口岸(2019年4月17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曹祎銘 攝

  • 位于中越邊境廣西憑祥綜合保稅區內的貨場(2018年9月5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 廣西南寧國際會展中心(2018年9月15日無人機拍攝)。這裏是中國-東盟博覽會主會場。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 參觀者在第十六屆中國—東盟博覽會上選購外國工藝品(2019年9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曹祎銘 攝

  • 越南邊民在廣西東興口岸自助辦理入境手續(2019年4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 這是廣西東興市北侖河大橋(2019年4月16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張愛林 攝

  • 中越雙方貨車在廣西東興口岸通行(2019年4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 車輛在廣西憑祥友誼關口岸排隊等候通關(2018年10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 中國(廣西)自由貿易試驗區憑祥片區的物流園(2018年9月5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張愛林 攝

  • 一列貨車從廣西防城港港口碼頭的鐵路上駛出(2019年4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 一艘貨輪停靠在廣西欽州港等待裝卸集裝箱(2019年4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曹祎銘 攝

  • 位于北部灣的廣西北海市鐵山港(2018年9月28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 廣西鋼鐵集團有限公司防城港鋼鐵基地項目20萬噸礦石碼頭主體工程(2019年4月1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 在廣西憑祥市浦寨邊貿區,每天都有大量東盟國家的貨車進出浦寨口岸轉運貨物(2018年9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愛林 攝

0100200506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01002005064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