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字學涉及天文方劑,生物工程關聯基因免疫 大學新增的那些專業是熱是冷?-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6/25 17:44:05
來源:北京晚報

古文字學涉及天文方劑,生物工程關聯基因免疫 大學新增的那些專業是熱是冷?

字體:

  隨著高招錄取分數線的公布,考生們開始填報志願。近年來,人工智能、古文字學、生物工程等新增專業引起考生及家長的關注。那麼,這些新增專業學習內容怎樣?社會需求如何?記者採訪了相關專業學生——

  北京郵電大學人工智能專業李文攀:

  成功轉入新專業 自主學習興趣濃

  大一下學期,北京郵電大學學生李文攀如願轉到了自己高考時的第一志願——人工智能專業。由於對編程零基礎,他在準備轉專業考核過程中,開始自學計算機語言。漸漸地,李文攀發現,自己對人工智能相關技術越學越感興趣。“看著自己修改了很多遍的編碼文字,輸出了應有的效果,特別有成就感。”他對記者説。

  早在高中階段,李文攀就關注到了新興的智能駕駛技術,“原來開車可以沒有司機,未來城市可能會如此智能。”他便確定目標——大學學習相關專業。恰好,2020年,北郵成立人工智能學院。李文攀將此作為自己填報的第一志願。然而,幾分之差,李文攀與之擦肩而過,被調劑到了其他專業。

  進入北京郵電大學後,李文攀把握住了轉專業的機會。可是,如願進入人工智能專業,數學卻成了最難啃的硬骨頭。李文攀回憶,和身邊已經上過一學期專業課的同學相比,自己最明顯的差距在於,原專業與人工智能專業的數學課教學內容和深度都不同,理解一些專業的算法知識點有難度。“於是,我課前在視頻網站上預習知識點、課後找老師答疑,課下多練習,整個大一下學期,都泡在圖書館。”他説,自己還以平日喜歡玩的抽卡遊戲為例子,進行概率計算,研究其背後的概率算法,探索真實的計算模型。

  與李文攀一起考入人工智能專業的120名學生,成為這一專業首屆畢業生。目前,有的學生已手握工作錄取通知書,有的則選擇了繼續深造。

  現在,李文攀已經進入一家數據智能領域的專精特新科技企業,從事大模型開發和運營相關工作。他説,人工智能是個多學科交叉融合的專業,“除了精進計算機科學等基礎知識,我正在自學心理學、哲學、法學等相關知識,爭取以全能姿態擁抱人工智能時代。”

 背景

  教育部2020年公布的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備案和審批結果顯示,人工智能成為最熱“贏家”——共有180所高校新增了人工智能專業,其中就包含北京郵電大學。

  該校人工智能專業旨在培養人工智能領域高級專業技術和領軍後備人才,突出視聽覺感知與認知智能技術及其與文化、生物醫學等領域的交叉融合。學生必修核心課程有離散數學、數據結構與算法、形式語言與自動機、機器智能等。今年,該校決定對2024年入學的所有本科新生開展人工智能通識教育培養,增加人工智能導論、計算概論、領導力與可持續發展的通識課程,培養學生的審美、想象、共情等超越機器的核心競爭能力。

 中國人民大學古文字學專業聞家齊

  潛心坐住冷板凳 冷門絕學需求熱

  高考填報志願時,熱愛書法的聞家齊選擇了中國人民大學古文字學專業。在她看來,古文字學是一門手藝——認字,認別人不認識的字。“這是一件很酷的事,認識一個字或詞,並了解它的來歷,會發現漢字的源流演變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有著深厚的文化意義。”聞家齊説,這就是自己對古文字學産生興趣的原因。

  走進大學,同班只有20名同學,專業課老師在第一節課上就給大家“打預防針”:古文字學人才培養有難度,同學們一定要坐得住冷板凳,把這門“冷門絕學”傳承下去。大學三年裏,聞家齊的課表中不僅有甲骨文、金文、戰國文字等識讀課,還有考古學、古代漢語、商周青銅器等必修課。她逐漸發現,古文字研究不光要“認字”,還涉及語言學、音韻學、文獻學、歷史學,甚至天文術數、醫學方劑等學科。

  “比如,考古課上,老師會帶我們觀察博物館裏的青銅器,上面的文字有的工整好認,有的卻比較難辨,這背後就是青銅器鑄造的歷史知識。”聞家齊解釋,原來青銅器鑄造時分為刻字和使用模具兩種呈現文字的方式,青銅器很硬,刻字需要很大的力氣,所以先鑄後刻的文字沒那麼規整,而使用模具呈現的文字相對來説更好識讀。

  漸漸地,聞家齊也意識到“冷門絕學”有熱需求。幾個月前,在一場有外國學者參加的交流活動上,聞家齊作為志願者中唯一一個學古文字的學生,向嘉賓們講述了漢字的發展演變。“當時,大家在參觀博物館,一位外國學者對文物上的‘孝’字很感興趣。正好我在課上學過,就和他講,‘孝’字的上下兩部分來自‘老’和‘子’字,最早用來描述兒女對長輩的敬愛和侍奉。”她回憶,外國學者聽後特別感興趣,請她一起在博物館裏識漢字。

  嘗到了“學有所用”的滋味,聞家齊更加堅定了繼續鑽研古文字的決心。“漢字是傳承中華文明重要的標誌,需要有一代代人不斷研究和發掘。作為新時代的大學生,我們有義務承擔起這項重任,把古人的故事講述給現代人聽,傳承悠久的中華文明。”她説,這個暑假,自己將準備學校的強基計劃考核,通過後可以繼續在古文字相關專業攻讀研究生。

  背景

  古文字學,是一門識讀甲骨文、金文等古文字,並利用古文字材料研究語言、文獻、歷史等問題的學科。由於門檻高、培養周期長、難出成果等原因,被視為“冷門絕學”。2020年,“強基計劃”將古文字學納入高校本科招生計劃,中國人民大學招收了首批約20名“00後”學生,為國家選拔、培養未來的古文字學家。

  北京中醫藥大學生物工程專業張金東:

  基因免疫都得學 大一就能做課題

  大學四年,就讀北京中醫藥大學生物工程專業的張金東沒少花工夫向親戚朋友解釋,自己的專業到底學什麼、未來能找什麼樣的工作。“不怪他們一遍遍問,就連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專業名字,也是一頭霧水。”張金東説,爺爺是中醫,從小跟著他四處行醫抓藥,久而久之自己也對中醫藥産生了強烈地興趣。於是,高考填報志願時,選擇了北京中醫藥大學。

  近年來,開設醫工結合新專業的高校很多,而北中醫則在專業設置上把中醫藥學、生物學和技術工程等相結合。張金東覺得工科專業發展前景好,自己對中醫感興趣又愛動手做實驗,毅然選擇了這個中醫新專業。

  真正走進生物工程的課堂,張金東才發現,新專業打破了自己對傳統中醫的認知。學生不僅要學生物、化學、免疫學等基礎課程,還要通過基因工程、細胞工程、發酵工程等考核,才能畢業。“我們學習通過現代生物技術,把重要活性成分以細胞培養的方式進行大規模生産。”他解釋,生物工程專業與新藥、尤其是中醫藥研發息息相關。

  如今,張金東和一家大型綜合製藥集團達成了就業意向。目前,他正在試用期,轉正後將進入科研崗工作。與他一樣,班裏很多學生都找到了工作,還有一部分學生選擇了繼續讀研深造。“應聘這份工作時,競爭者大多是碩士畢業生。而我的中醫藥學背景成為優勢。”張金東説,當下,中醫藥在疾病的預防和治療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社會對中草藥的開發和研究需求較大。比如,青蒿素就是從中藥材中提取出的。

  脫穎而出的原因,還有賴於專業特色的“精英化培養”——學生少而精,每個人從大一開始就能分配到一名學術導師,隨後進入課題組,在導師的指導下自主開展研究項目。張金東説,大一剛進組時,只能給學長學姐打下手,大二就開始自己負責項目了。“我能感覺到自己做實驗熟練了很多,進步很快,也逐漸了解了生物工程在實際生産中的應用。把課題研究提前到本科階段,對我幫助很大。”

  背景

  2020年,北京中醫藥大學面向“醫工交叉融合”的大趨勢,在生命科學學院增設生物工程專業,成為北京首家設置生物工程專業的中醫藥類院校。該專業培養具備中醫藥學知識背景、掌握現代生物科學技術方法和實驗技能、能運用理論知識和實踐技能從事技術應用及開發的生物醫藥領域人才。今年,生物工程專業首屆本科生畢業,該校將繼續招收約30名本科新生。(記者 何蕊)

【糾錯】 【責任編輯:王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