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觀察丨新規之下,課後服務如何更規范發展?-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1/02 19:23:54
來源:新華網

生活觀察丨新規之下,課後服務如何更規范發展?

字體:

  新華社北京1月2日電 題:新規之下,課後服務如何更規范發展?

  新華社記者鄭天虹、王瑩、謝櫻

  教育部辦公廳等四部門日前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規范義務教育課後服務有關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嚴禁隨意擴大范圍,嚴禁強制學生參加,嚴禁增加學生課業負擔,嚴禁以課後服務名義亂收費,嚴禁不符合條件的機構和人員進校提供課後服務。新規將于2024年春季學期起正式實施。

  “雙減”政策實施以來,各地中小學因地制宜開展了豐富多彩的課後服務,受到社會的普遍認可和歡迎,也暴露出一些苗頭性的問題。新年伊始,隨著課後服務新規發布,一些地區開始部署落實。

   課後服務“刷新”校園面貌

  來到遼寧省瀋陽市渾南區第九小學的操場,儼然進入一個白色的童話世界。日常的降雪和正在工作的造雪機,堆出一個大大的雪山,孩子們玩滑刺溜、打雪仗、堆雪人……記者實地感受到冬日課後服務的特色和快樂。

  2023年12月31日,瀋陽市渾南區第九小學學生在玩雪。(學校供圖)

  這個東北校園的課後服務課程可不是只有冰雪項目,而是係統覆蓋了包含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32門課程,包括攀岩、賽艇、非洲鼓、漢諾塔、四巧板、折紙、中式面點等,深受孩子們喜愛。

  記者在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走訪看到,一些學校在校園內設置了“開心小農場”,孩子們化身“小菜農”忙碌地挖土、收菜、剝葉。課後服務涵蓋了創意美術、音樂、器樂演奏、武術、乒乓球、啦啦操和非遺等各種課程,與瑯瑯書聲相映成趣。

  長沙市教育局副局長聶庭芳介紹,長沙把課後服務納入學校教育教學整體規劃,整合學習指導、德育、體藝等7大類71小類的拓展課程。學生可根據自己的喜好在網上選擇課程,自動生成個人課後服務課程及時間安排表。

  廣東省廣州市黃埔區東薈花園小學以課後服務為契機,利用區內科研機構、高新企業聚集的優勢,設計企業研學課程,讓學生走出校園,切身感受前沿科技發展和科技成果轉化的應用場景。

  廣東省教育研究院黃埔實驗學校在“雙減”背景下做科學教育加法,課後服務科技類課程聚焦創新思維和動手能力,開設無屏實物編程、機器人、無人機等課程,激發學生好奇心、想像力和求知欲。

  從“一班一特色”到“一生一案”,除了各類特色課程滿足孩子的興趣愛好外,多地學校利用課後服務對學有余力的學生進行拓展提升、對學習困難學生進行補缺補差,指導學生盡量在校內完成作業。

  “以前孩子放學早,雙職工家庭接送孩子真的很不方便,課後服務給廣大家庭帶來了巨大的便捷。”長沙學生家長何女士説。

  “五禁”讓課後服務不偏離初衷

  隨著“雙減”政策實施兩年多來,課後服務工作受到普遍歡迎。但與此同時,有的地方和學校也出現了“走偏”的苗頭。比如把“課後”服務延伸到午休、晚自習、周末甚至寒暑假,課後服務的內容出現新的教學內容,導致學生不得不參加,反而增加了學生額外的學習時間,變相加重課業負擔。有些地方課後服務政策在小學落實得不錯,在中學卻“變形”。

  有些學校利用課後服務的“幌子”,照顧關係戶,把不符合資質的機構引入學校,看似第三方收費,跟學校無關,實則“搭車”收費,將午托、晚托也涵蓋在內。

  廣東省教育研究院黃埔實驗學校開展的課後服務無屏實物編程課程。(學校供圖)

  部分教師和家長對政策認知存在偏差,有教師認為課後服務的主要作用就在于提高學生的學科成績,也有不少家長理解課後服務就是課堂教學的延伸,更看重鞏固當天所學知識以及作業輔導,而忽略課後活動的開展以及興趣的培養。

  長沙市實驗小學校長王雲霞説,由于課後服務是個新概念,其內涵和外延具有一定模糊性。新規的出臺進一步明確了課後服務的時間范圍和內容,特別是把早(午)托、晚自習及周末排除在課後服務之外,明令禁止在課後服務時間刷題、講授新課和集體補課。

  事實上,為避免課後服務“走偏”,部分地區已有探索。針對課後服務可能出現的亂收費問題,廣州構建“基本托管+素質拓展”的課後服務模式,基本托管部分落實財政補貼,素質拓展部分按公益普惠原則收費。

  長沙市教育局出臺了《關于規范市直中小學課後服務經費使用的通知》,明確可以付給教師適當的報酬,並制定了校內教師和外聘教師的課時補貼發放標準。

  針對引入第三方機構可能出現的亂象,廣州一些區建立課後服務機構遴選機制或第三方社會機構評估退出機制,加強全過程質量監督。如天河區建立“民主商定—簽訂協議—公示”流程;荔灣區不定期通過數據核查、實地調研、推門聽課、走訪座談等途徑,評估課後服務品質;黃埔區借助“互聯網+”平臺進行滿意度評價。

  匯聚多方力量 完善管理機制

  五個“嚴禁”出臺後,多地教育主管部門第一時間下發了文件,並在公眾號轉發。一些學校已迅速展開“自查”。大連市中山區第三十三中學校長李代君説:“通知出臺後,我校即刻比照通知內容,著手五個‘嚴禁’要求的自查。僅本學期來看,我校94.7%的學生參與了課後服務,困難減免率5.9%,其中藝術、體育、心理、德育、勞動每月課時佔比35%。”

  廣州市黃埔區東薈花園小學利用課後服務的契機,探索學科跨界、五育融合實踐。(學校供圖)

  基層教育工作者認為,雖然課後服務在全國中小學已經“百花齊放”,但是要行穩致遠,還需要參與課後服務的老師和廣大學生家長進一步統一和深化對課後服務的認識,把開展課後服務作為育人契機,建立新的教育觀、學習觀、學生觀。

  瀋陽市渾南區第九小學校長侯明飛等表示,為確保課後服務的高品質開展,相關部門應提供必要的資源和資金支援,包括為學校配備足夠的師資、教學設備和場地等,以及為參與課後服務的教師提供合理的報酬。

  多位教師和家長建議,要確保新規有效執行,還需要建立完善的監督機制,包括教育部門定期檢查、學校內部自查以及鼓勵社會監督等。對于違規行為,應依法依規進行嚴肅處理。

【糾錯】 【責任編輯:周楚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