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為什麼喜歡“逛”博物館?不只是為了“打卡” -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3 12/01 09:22:07
來源:中國青年報

大學生為什麼喜歡“逛”博物館?不只是為了“打卡” 

字體:

  説起去過哪些博物館,就讀于北京體育大學的楊舟如數家珍,“今年我去了甘肅,遊覽了甘肅省博物館、敦煌博物館。因為在北京讀書,我還去過故宮博物院、中國地質博物館等。我是江蘇人,之前去過多次蘇州博物館、揚州中國大運河博物館,也去過南京博物院、常州博物館等。”

  如今,“博物館熱”成為一種現象,包括楊舟在內的一些大學生,也越來越熱衷于參觀博物館。大學生為什麼會被博物館和文物吸引?他們眼中的博物館是怎樣的?他們會如何推廣博物館?

  近日,中國青年報·中青校媒面向全國高校大學生發起關于參觀博物館體驗的問卷調查,共收回來自全國近300所高校的有效問卷7227份。調查結果顯示,近95%的受訪大學生去過博物館參觀,近80%的受訪大學生喜愛觀看與博物館相關的長短視頻。

  參觀博物館不只是為了“打卡”

  遼寧工業大學的趙雯淇有個習慣,每參觀完一家博物館,都要買一枚紀念幣,還會隨身攜帶筆電用來蓋紀念章。“我在天津博物館蓋了一本子的章!”她説。

  但趙雯淇並非流于形式的“打卡一族”。她是河南周口人,因為有家人是博物館工作者,所以她是周口市博物館的常客,也去過河南博物院、開封博物館等。來到遼寧讀書後,趙雯淇專門參觀了遼沈戰役紀念館、撫順市雷鋒紀念館等。“去博物館可以更深入地了解相關歷史文化,比如去這些紅色主題的博物館,讓書本裏的歷史‘活’起來了。”趙雯淇説,“我身邊有很多喜歡逛博物館的朋友,大家出遊會不約而同地把博物館列入遊覽目的地。且不少博物館都是免費的,對大學生很友好。”

  中國青年報·中青校媒的調查結果顯示,88.22%的受訪大學生認為參觀博物館可以增長知識、增強文化自信,72.20%認為可以提高思維、審美、創造能力。

  就讀于海南熱帶海洋學院的林書雄也是個“博物館迷”,他很關注博物館本身的設計和藏品。他回憶道:“深圳博物館裏的膠囊電梯,看起來很酷,就像這座城市一樣,充滿未來感。”令林書雄印象最深刻的藏品,是位于海南熱帶海洋學院的南海文化博物館裏的海撈瓷。“這些瓷器曾沉在海底千余年,被打撈上來後,瓷器的紋路顏色依然完整清晰,真的很不可思議!”他説。

  中國青年報·中青校媒的調查結果顯示,參觀博物館時,72.78%的受訪大學生最關注的是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及重點藏品,64.36%關注博物館所在地的歷史文化,61.41%關注博物館的文化氛圍。

  揚州中國大運河博物館的古船模型讓楊舟印象深刻,“置身其中,可以沉浸式觀賞運河四季景象,體驗感很好。”她還回憶起自己曾在館內體驗過“運河迷蹤”密室逃脫。“想體驗‘運河迷蹤’一定要提前預約!”楊舟推薦道。

  上海科技館科學傳播中心副主任宋嫻認為,當下,博物館應突破傳統選題,關注人們的審美需求和心靈療愈需求。

  中國博物館協會青年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蘇州博物館館長謝曉婷觀察到,博物館的青年觀眾需求非常多元化,他們更追求參觀博物館的體驗,不只是看展覽或是看文物本身。“以前人們是‘去一座城市,一定要去這座城市的博物館看看’,現在則是‘因為要去一家博物館,所以要奔赴這座城市’。”在她看來,“博物館已經不再只是説教的展示,而是與觀眾平等地對話。”

  大學生願為博物館“代言”

  今年10月,天津外國語大學大三學生肖雅俊前往天津博物館參觀,隨後她在個人社交媒體平臺發布了一篇標題為《大學生,博物館一定要衝,好嗎》的圖文,她總結了3條去博物館的好處:提升審美,從場館設計到展廳陳設,加上展品外形設計和色彩,給人帶來視覺盛宴,無形之中提高了個人審美能力;增長見識,通過一個文物就能了解一段歷史,想了解一個地方,就一定要去當地博物館;收獲紀念品,博物館有徽章、書簽,很好看也有收藏價值。“通常參觀完博物館,我就會把拍攝的一些藏品照片在社交媒體平臺分享,也會分享我在參觀中了解到的新奇的歷史故事和參觀感受。”她説。

  隨著社交媒體不斷發展,受訪大學生獲取博物館資訊的途徑呈現出多樣化的態勢,與此同時,他們也成為博物館的推廣者。中國青年報·中青校媒調查發現,70.08%的受訪大學生通常獲取博物館相關資訊的來源是微博、小紅書、抖音等平臺的網友推薦,62.53%來源是地方政府或博物館的官網及官方新媒體平臺,也有54.45%的受訪大學生表示會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平臺分享參觀博物館的見聞和感受。

  在趙雯淇的朋友圈置頂圖文裏,有一條是她參觀開封博物館時,身穿漢服所拍攝的照片。“參觀完博物館,我會把一些照片和體會發在朋友圈,希望能夠跟親近的朋友分享,也起到推薦博物館的作用。”她説。

  與肖雅俊、趙雯淇不同,浙江樹人學院的于子涵不僅喜歡在社交媒體平臺為博物館發聲,她更喜歡走進博物館,向陌生人講述博物館的故事。從2019年5月到今年5月,于子涵一直在浙江省博物館當志願講解員,講解時長共計約79個小時。“雖然每次講的內容都一樣,但面對不同的觀眾,會有不同的體會,也很有成就感。”她説。提及在博物館做講解工作的故事,于子涵表示,自己深受著名文物專家孫機的影響,“2021年我曾去中國國家博物館參觀,有幸聽到孫老師現場講解,當時他已經90多歲了,還在堅持講解,大家都很感動。”于子涵記得一個細節,“孫老師講到一半時,嗓子不適吃了一個潤喉片,然後跟大家説,‘各位,很抱歉,我繼續講’,當時我快哭了。”今年6月,孫機在北京逝世,于子涵非常難過。

  因為有在浙江省博物館講解的經驗,于子涵也成為身邊同學的“導遊”。“現在經常有小夥伴找我,‘子涵,我今天去省博,你有空帶我去看看嗎’,只要時間允許,我都會馬上答應。”她説。

  在揚州中國大運河博物館館長鄭晶看來,現在博物館的觀眾,尤其是青少年,他們不僅希望自己是參與者,更希望自己是主創者。“要積極構建觀眾友好型博物館,為觀眾帶來雙向、多元的內容和體驗。”她説。pagebreak

  期待數字科技賦能博物館

  楊舟去過好幾次揚州中國大運河博物館,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很喜歡館內的臨時展覽。其中,《永樂宮的傳世之美:壁上丹青》令她印象深刻。為了克服不可移動文物展示的困難,特展運用了3D列印、現代動畫等技術,展現壁畫人物、場景。“整個策展非常漂亮,造景的設計也很好看。”她説。

  近年,隨著我國的文化數字化進程不斷加快,文博數字化轉型勢不可擋,越來越多的博物館通過新技術展示歷史文化。中國青年報·中青校媒的調查結果顯示,關于未來博物館的發展,77.33%的受訪大學生認同要合理運用科技手段,71.95%認為文物陳列展示形式要不斷更新,65.66%認為文創活動和産品要不斷創新。

  在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一些觀眾參觀完兵馬俑一二三號坑後,會前往兵馬俑VR影院欣賞電影《秦·兵馬俑》,這是全國文博行業首家VR影院。觀眾戴上VR眼鏡欣賞電影,就倣佛置身俑坑中,與秦俑展開穿越時空的“對話”。這對于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來説,數字化之路才剛剛開始,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資訊資料部主任、副研究館員王勇介紹,希望未來虛擬技術能夠與秦陵大遺址展廳數字提升融合、與秦陵大遺址保護利用新技術融合、與秦陵大遺址數據利用融合,實現數字技術讓文物更精彩。

  近日,由蘇州博物館出品的數字項目——“雲遊蘇博”正式上線,觀眾通過手機,足不出戶即可沉浸式參觀蘇州博物館,領略藝術與科技的美妙邂逅。謝曉婷認為,當下青年觀眾對信息化的需求比以往觀眾提高很多,這對博物館工作者來説是一個新挑戰。她介紹,近年蘇州博物館推出了VR體驗、數字化展示、虛擬空間展覽等,都是數字信息化的探索。

  天津外國語大學的熊梓岑曾經去過雲南省博物館、甘肅省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河南博物院等眾多博物館,她發現這些博物館在近些年都引入了數字化、科技化的手段輔助遊客參觀。例如,雲南省博物館開發了“線上立體雲展覽”;甘肅省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河南博物院、內蒙古博物院都提供了多樣化、分眾化的服務,為大學生提供了青少年版導覽講解,從青少年的視角出發,採用講故事、互動式的形式,並結合導覽的隨行講解、地圖導航等特色功能,真正實現了讓青年們輕松暢遊博物館。此外,貴州省博物館“萬橋飛架”展覽,還為青少年們開設了線上研學探索課程,新穎有趣的故事線連結,跨學科、跨文化的視野,讓青少年在模擬操作、闖關冒險的情節中綜合了解博物館歷史文物的價值,有趣的橋梁志內容結合NPC互動,不少青少年現場直呼“簡直不要太過癮”。

  令熊梓岑印象最深刻的是敦煌博物館,它採用3D復原技術設立了圓弧形熒幕,用身臨其境的效果帶遊客感受洞窟中的壁畫。“雖然有些場景我們無法親眼看到,但這樣的技術所展現出來的效果也是令人讚嘆的,我現在仍然記得當時觀眾席內不時傳來的驚嘆聲。”她説。

  大學生希望博物館多開展哪類活動吸引年輕人呢?中國青年報·中青校媒的調查結果顯示,70.57%的受訪大學生希望博物館開展講座分享等多樣化的社會教育活動,65.70%希望博物館開發數字藏品等互動活動。

  熊梓岑期待博物館未來可以有更多有趣的互動形式對文物進行展覽與介紹,“因為我是一名外語專業的大學生,情不自禁就想到博物館可以利用AR技術與外語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創新,這樣既有利于向外去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也可以幫助外語學習者、低年級兒童和對這門語言感興趣的人學習更多豐富的內容。”(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范雪 劉俞希 圖片除署名外均由博物館官方提供

【糾錯】 【責任編輯:王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