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守護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安全——推進《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落地落實觀察之二-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3 11/30 09:42:47
來源:中國教育報

怎樣守護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安全——推進《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落地落實觀察之二

字體: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深度介入未成年人的學習、生活和娛樂,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問題的重要性日漸凸顯。近期,國務院出臺了《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以下簡稱《條例》),以專章形式對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提出了具體要求。

  當前,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的整體情況如何?推動相關要求落實見效還應怎麼做?本報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

  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意識仍待加強

  未成年人個人資訊,包含了未成年人姓名、身份證件號碼、生物識別資訊、住址、行蹤資訊等,屬于高敏感資訊。

  “孩子上網時,您是否會留意孩子的資訊保護問題?”

  近日,面對記者的問題,不少家長對什麼是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如何進行保護等顯得有些迷茫。北京某小學一名班主任對記者表示,相較于網絡沉迷、網絡欺淩等話題,家長對孩子的個人資訊網絡安全知曉度、感知度更低,“涉及個人資訊網絡保護相關主題的安全教育也更少”。

  對此,華南師范大學教育信息技術學院教授鐘柏昌表示,一方面,相較于國外,我國在未成年人個人資訊領域的社會討論和立法實踐開展得相對較晚;另一方面,為了享受方便快捷的網絡服務,當前,用戶普遍接受讓渡一定的權利,對隱私資訊披露的敏感度相對較低。

  在這一現象的另一面,記者關注到,近年來,隨著互聯網應用廣度和深度的不斷拓展,未成年人個人隱私信息安全隱患日益嚴峻。

  在一項針對青少年網絡安全和隱私保護現狀的調研中,北京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黨委書記、未成年人網絡素養研究中心主任方增泉和團隊發現,中學生擁有負面隱私經歷的佔比達到了13%。

  “在網絡隱私負面事件層出不窮的大數據時代,未成年人作為弱勢群體更可能受到隱私威脅。”方增泉表示,相較于成年人,未成年人缺乏足夠的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一旦個人資訊暴露,更容易受到身心傷害。

  加快推動相關細則要求有效落地

  2021年11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資訊保護法》正式施行,標誌著我國進入個人資訊保護的強監管時代。這部法律明確提出,個人資訊處理者處理不滿十四周歲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的,應當制定專門的個人資訊處理規則。

  在方增泉看來,在實踐中,“誰有權在網絡上發布未成年人個人資訊”“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中,誰負主要責任”“如果資訊不準確,未成年人如何主張更改”“如果發生了未成年人資訊泄露事件,後續應如何處理”等具體問題還缺少政策規范。

  在此背景下,方增泉認為,《條例》的一大亮點正是針對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設立了專章,對身份資訊動態驗證機制、私密資訊提示等各項內容進行了細致規定,與法律形成了合力。

  綜觀各國實踐,北京交通大學法學院副院長鄭飛表示,未成年人個人資訊保護主要有立法、行業自律和技術手段3種保護手段。他認為,目前,我國的立法保護手段有了顯著進步,但還應當進一步建立起全方位的未成年人個人資訊保護體係,從立法、行業自律、技術保護多角度進行完善,為未成年人提供更健康、安全的網絡環境。

  “《條例》的出臺是一次引導多方加快完善未成年人個人資訊保護體係的重要行動。”騰訊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近年來,騰訊在微信、QQ等産品上,不斷通過完善産品功能設計保障未成年人隱私安全,加強監護人對未成年人網絡使用的監管,下一步,將嚴格落實《條例》要求,完善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

 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實踐標準仍需探索

  仔細研讀《條例》後,方增泉認為,推動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相關要求落實見效,還需要多方進一步完善舉措。他表示,當前,未成年人身份資訊的核驗仍是難點,由于個人資訊存在交錯收集,同一賬號的資訊歸屬既可能是成年人也可能是未成年人,企業在篩選、核驗、處理這些個人資訊時難度較大,需進一步提高技術識別。

  圍繞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的重要參與方,方增泉還建議,除了引導互聯網平臺將未成年人私密資訊保護納入重點建設工程外,還要注重引導和鼓勵家長、平臺等共同守護未成年人個人信息安全,進一步優化未成年人的網絡使用環境,建設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

  鄭飛則指出,隨著近年來互聯網平臺自律意識和他律行動的不斷加強,當前,在未成年人個人資訊網絡保護中,最難落實的並非要求網絡服務提供者落實相關義務,而是如何嚴格按照個人資訊保護原則制定出切實可行的實踐操作準則。

  他進一步解釋,從個人資訊保護法到《條例》,未成年人個人資訊處理的合法、正當、必要、誠信、公開、目的限制、最小授權、監護人同意等原則,已經被確定成為法定原則,也是實踐中未成年人個人資訊收集、處理等行為首要遵守的準則,“但是,如何正確理解和實施這些原則,是當前理論界與實務界共同面對的最大難題”。

  對此,鄭飛建議:“可以考慮直接對違反個人資訊保護原則的行為施以罰則,從而增強原則性規范的實踐效力。”(記者 梁丹)

【糾錯】 【責任編輯:王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