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09/ 26 15:48:42
來源:新華網

代收費、點讚投票、清點牲畜……部分中小學教師被非教學任務所累

字體:

  新華社北京9月26日電 題:代收費、點讚投票、清點牲畜……部分中小學教師被非教學任務所累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長沙規定,不得將面向社會開展的宣傳教育、資訊採集和調查統計等事項通過學校轉嫁給教師;煙臺市教育局要求,不得強制或以與考核掛鉤等方式要求教師安裝與教育教學無關的App、關注平臺公眾號以及參與點讚投票、問卷調查、網絡答題等;青島市市南區提出,建立教師不合理工作負擔清理機制……

  近期,多地陸續發文,對給中小學教師減負作出具體規定,引發關注。

  “新華視點”記者調研發現,近年來,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工作取得顯著成效。然而,部分地方中小學教師仍承擔過多非教學任務,一些本應由政府部門完成的工作也進入校園,擠佔教師正常工作時間,有些還引發家校矛盾。

  部分教師被非教學任務所累

  實際上,早在2019年1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就印發了《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幹意見》。隨後,全國多地出臺相關措施。然而,很多地方的中小學教師反映,當前教育以外的工作負擔依然沉重。

  一名小學校長告訴記者,上學期,縣裏將統計碘鹽食用率的任務交給學校。為此,教師只好千方百計收集學生家中的食用鹽,做好標記送有關部門檢測。而檢測結果出來後,該部門又提出,要求老師對食用非碘鹽的家庭進行科普並回傳記錄。

  這種情況非個例。各地教師給記者列舉曾做過的非教學任務,種類多達10余種。

  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課題組在湖北、湖南、河南、甘肅和貴州等地農村開展專題調研發現:中小學教師承擔大量非教學任務,不僅包括教育係統內部的各種檢查、評比,還包括消防安全、防溺水、反詐、普法、動員學生家長打疫苗等任務,其他政府部門的大量創建類工作也借助學校來完成。

  陜西多名教師反映,暑假期間,相關部門要求其寫防汛標語、拉警戒線,輪流巡河且必須拍照、簽字。

  一些行政單位還將本部門的工作層層加碼給學校。多地鄉村學校校長對記者説,學校曾被要求代收家長人身意外保險費、催繳水費等。因辦學要依賴多部門支援,學校擔心拒絕後會帶來更多不便,于是不得不承擔下來。

  山西省一名鄉村學校教師告訴記者,畜牧局統計農村牲畜存欄量的任務也被分配給學校。老師需統計農民家中飼養豬、羊、牛等情況,填好表格、搜集照片。“不少農村老人不會用智能手機,有幾位老師只好到農民家裏清點牲畜數量。”該校校長説。

  貴州一名鄉村小學校長説,當地鎮政府給學校攤派徵繳醫保的任務時,會根據完成情況排名,墊底學校會被通報批評。陜西多名受訪校長和教師也稱,他們要按相關部門要求統計繳納醫保情況,“沒有繳納醫保的學生和家長,我們還要一個個打電話詢問緣由,並勸説其繳納”。

  對教學秩序造成一定幹擾

  武漢大學社會學院教授呂德文、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許光建等專家認為,一些地方將基層治理工作轉嫁給教師,産生諸多不良後果。

  首先,會擠壓教學時間、侵佔教師精力。

  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課題組調研中,南方某市一名鄉鎮中心小學副校長説自己“擠時間做教學工作”,“平時3/4的精力都在應付形式主義工作,只有1/4的時間用于教學。”

  記者對中部某縣一所鄉村學校8名班主任、2名校長花在非教學任務上的時間進行粗略統計,9月1日至9月8日,上述10人工作日每日累計用時均超過2小時,其中4名教師的用時超過3小時。“等待和催促家長回傳截圖等消耗的碎片化時間、精力也是巨大的,但無法精確估算。”這所學校的副校長説。

  其次,過于頻繁的非教學任務影響家校關係,不利于樹立尊師重教的社會風氣。

  陜西某小學校長介紹,很多文件都要求有文字、圖片或視頻等資料,這些任務都被安排到教師、家長身上,容易造成家校矛盾。暑假期間,相關部門要求班主任每天讓家長反饋孩子安全情況,由學校匯總提交,家長不領情也不理解,學校和教師夾在中間,裏外為難。

  貴州某縣一名小學校長説,該校不少教師在幫忙徵繳醫保時曾遭學生家長質疑:“收醫保關你們老師什麼事?!”一名中學教師告訴記者,他催學生家長繳納醫保不被理解,“脾氣好的家長不理我們,差的要吼幾句”。

  此外,繁重的非教學任務也對學生造成消極影響,並滋生新的形式主義。

  多名學生和家長説,為盡快完成老師布置的任務,部分小學高年級學生和初中生代替家長在手機上完成注冊App、網上學習、截圖等操作。這在農村地區尤其嚴重,“完全是形式主義”,不少家長吐槽。

  一名小學教師指出,為落實“雙減”,學校、老師和家長花很多精力對學生的手機進行管理。然而,很多非教學任務使學生不得不自己操作手機,一定程度上消減了“雙減”成果。

  一名五年級學生的家長説,有一次班主任要求學生完成一項實名認證工作,晚上10點發通知,要求12點前必須完成。她當晚未及時查看消息,被老師在群內多次提醒。“這相當于點名批評,孩子為此不敢去上學。”

  記者採訪發現,形式主義的非教學任務還影響了部分教師的職業榮譽感。一些教師吐槽,現如今的老師不僅是“孩子王”,還是“接盤俠”。

  多措並舉為學校和教師減負

  受訪對象認為,教師承擔非教學任務的現象屢禁不止,反映出有的政府部門在推動工作時作風不扎實,將部分本職工作“甩”給學校。不少基層教育工作者建議,應採取多種措施從根源上為教師減負:

  ——完善學校非教學任務準入機制。受訪對象提出,應由各級教育主管部門牽頭,對教師承擔的非教學任務進行全面清查,向社會公布並接受監督。“全社會都應強化一個認識——教師的根本任務是好好上課,教書育人,努力提高教學品質。”貴州一名小學校長説。

  ——細化教師減負清單內容。今年全國兩會,民進中央在提交的《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教師負擔的提案》中建議,細化教師減負清單內容,增強可操作性,明確教師工作職責范圍和學校拒絕非教學事務幹擾的權利和保障制度。

  ——建立健全投訴機制。相關部門要設立投訴專線,增設網絡投訴渠道,保障教師被攤派非教學任務時,可以有正規且暢通的渠道提出質疑和反對意見,切實為學校和教師維護正當權益撐腰。

  ——將教師減負清單納入各級督導、督查內容。定期對各級黨政機關和學校落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的相關情況進行督導檢查,對執行不力、落實不到位的黨政機關和學校要嚴肅問責。(記者孫亮全、李紫薇、鄭明鴻、張子琪、王藝霏、趙英博)

【糾錯】 【責任編輯:張樵蘇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9886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