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04/ 13 07:32:1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倒二”縣中扭轉“二八現象” 佛山三水中學“脫困記”

字體:

  縱然坐落在經濟發達、人口凈流入的珠三角核心區域,佛山市三水區三水中學(以下簡稱“三水中學”),也曾遭遇優秀生源與師資流失的“縣中困境”。

  最嚴重的時候,區內中考成績前100名的學生,願意留在三水中學就讀高中的不足20名。當地教育界稱之為“二八現象”。而三水中學特級、正高級教師一經獲評,也很快流失至區外。

  近年來,三水中學的“二八現象”逐漸變為“八二”:中考成績前100名的考生,超過80名留在三水中學。

  三水中學如何扭轉“二八現象”?學校發生了哪些變化?

  三水不是“小地方”

  在三水中學很多師生眼中,學校近年的變化與前任校長范自軍推行的改革密不可分。

  2017年,范自軍從佛山市南海區桂城中學調任三水中學校長。親朋好友紛紛表示不解——為什麼去三水?

  佛山市下轄五個行政區,三水區與高明區的經濟發展水準稍遜一籌。

  在佛山市9所面向全市招生的高中裏,三水中學的高考成績長期位列倒數第二,三水區有條件的家庭紛紛把孩子送到區外就讀。就任三水中學校長後,范自軍很快發現,不僅當地家長看不上三水中學,學校老師也沒多少自信。

  每當聽見有老師習慣性把“三水是個小地方”挂在嘴邊,范自軍會當場糾正:“三水怎麼會是小地方?以後不要再説這樣的話。”

  上任第一年,范自軍作了8場宣講——

  在全區校長會議上,他主動申請半小時發言,向在場的中小學校長、幼兒園園長,介紹三水中學的未來規劃;在三水中學的教職工大會上,他給老師們講解了學校發展藍圖;考慮到教師對學生的選擇往往有較大影響,他主動聯繫區內兩所初中的校長,借對方學校開教職工大會之機介紹三水中學;等到招生季,他再次來到這兩所初中,分別對初三學生和學生家長作專場宣講……

  范自軍極力向外界傳遞一個觀點:禪城區和南海區的高中能提供的資源,三水中學同樣可以有。

  但想改變外界對三水中學的刻板印象,歸根結底,得拿成績説話。

  在范自軍的堅持下,三水中學對高考前的二輪復習進行了改革。

  2019屆物理備課組組長汪剛華回憶説,當時三水中學的老師習慣給高三學生更多整理知識的時間,校領導卻要求加大訓練量。一時間師生都不適應新的復習節奏。

  最初的兩年,學校高考成績沒有明顯起色,范自軍承受了巨大壓力。“南海那一套水土不服”的質疑聲,在2019年高考後達到頂峰,但他最終還是説服教師團隊堅持新的備考模式。

  從2020年起,三水中學高考特控率由此前的40%左右,提升至60%以上。2021年,更是17年來首次有畢業生考入北京大學。

  “雖然在佛山的高中隊伍裏,三水中學還算不上第一梯隊,但它的增值評價非常好。”佛山市教育局局長管雪説。

  照片墻上“沒領導”

  擺脫“縣中困境”絕不僅是靠優化備考策略就能“藥到病除”。如果生源和師資的流失得不到改善,再有能力的校長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要振興一所學校,最關鍵的要素是人。”范自軍説。

  自2017年起,三水中學實施了多項改革,向管理要效益。

  過去,每個年級都配有一名德育主任和一名教學主任,存在權責不清、多頭管理的問題。改革後,三水中學實行年級負責制,每年級設一名年級主任,德育處、教學處、辦公室、總務處全部成為服務部門。

  “取消了班主任早讀課7點打卡和教師坐班的考勤制度,我投入在工作上的時間反而更多了。”歷史教師鄭秋琴説。

  三水中學推出“項目化研究”競爭性資金分配項目。該項目中,教研經費由過去自上而下分配,調整為由下而上競爭性爭取,擴大教師支配教科研經費的自主度。

  “學校氛圍大不一樣。”語文教師梁玉柳説。

  數年前,梁玉柳受校方指派參加佛山市的一場教學比賽,榮獲一等獎。

  “自己準備,自己參賽,獲獎回來一點水花都沒有。沒人在意,也就履歷上多寫一筆。”梁玉柳感慨道,現在學校老師參加各級教學比賽,整個教研室都群策群力。哪怕是在區裏的比賽獲獎,學校都會貼出大大的喜報,並在考核評優中有所體現。

  在范自軍看來,要激發教師隊伍戰鬥力,必須打造一個相對公平的教師工作評價體係。為此,三水中學拋棄此前實行多年的投票制,而是採用以結果評價為主、過程評價為輔的評議制。

  “採用評議制,結果肯定會出現爭議。只能説這是一名校長必須承擔的責任。”范自軍説。

  在三水中學,除校領導和各部門主管,每年的教師評議會還邀請各年級教師代表參加。

  在業績差不多的情況下,有的老師進步幅度更大,有的老師家庭負擔更重,這些都被納入考慮范圍。

  曾作為高二年級教師代表參加過2021年的評議會的教師黃銀春説:“爭論很激烈,但肯定比單純打分投票客觀。”

  走進三水中學大門,左側是一面照片墻,上面是全校240多名教職工的個人照。“讓三水中學成為師生幸福生長的地方”十六個藍底白字錯落有致地鑲嵌其間。

  2022年8月,記者到三水中學調研時,尚未調任佛山一中副校長的范自軍,指著墻上一張照片對記者道:“我不告訴你,你肯定不知道,這位是我們學校的特級教師。”

  精心拍攝的照片上,除了每位教師的姓名,沒有其他任何資訊。范自軍希望,教師們從這面沒有標注職務、職稱的照片墻下走過時,都會自豪地認可是三水中學的一分子。

  “面對面”聽學生説

  學校的終極目標是育人樹人。破解“縣中困境”,並不是走“一邊挂皮鞋,一邊挂草鞋”的老路。

  為培養新時代全面發展的年輕人,三水中學精心設計了開學禮、成人禮、拓展節、心育節等“四禮五節”德育品牌活動,以及每年一次的“校長面對面”。

  范自軍來到三水的第一個學期,當地教育部門、中央媒體網站共收到18起三水中學學生投訴。

  能不能讓學生成為學校發展的參與者和建設者?2017年底,三水中學推出校領導與學生直接對話的“校長面對面”。

  “學生意見集中的問題,逐一回答。同學們把它稱作吐槽大會。”三水中學辦公室主任何葉説。

  “吐槽大會”上,三水中學校領導全體到場,按各自分管領域回答學生提出的問題。臺下坐著高一到高三各個班級的學生代表,兩側是學校各職能部門負責人。

  “學校的活動都是為學生服務的。是不是可以由同學們自己主辦?如果每年都有不同的班級來承辦,是不是就不一樣了?”

  這是三水中學2021年“校長面對面”活動上,范自軍回答的第5個問題——學生活動中,學生意見得不到重視,希望增加學生評委。

  當天,范自軍親自回答了8個問題,從“希望增加自主學習時間”到“學校的咖啡廳能否正常營業”一一回應。

  經過5年實踐,學生關注的問題從早期的食堂菜品、熱水供應等生活小事,逐漸拓展到了教學和學校建設上。

  作為一名語文教師,何葉記憶尤為深刻的是,學生提出增加課外閱讀時間的訴求。

  語文教材列出了推薦學生課外閱讀的閱讀書目,原本確定每周一節閱讀課,每天下午上課前20分鐘及晚自習20分鐘為閱讀時間。但在實際執行中,慢慢走了樣。“每段時間怎麼利用,各科組都有自己的意見。”何葉説。

  最終,學生通過“校長面對面”發出自己的聲音,才讓課外閱讀時間得到保證。

  留人不用“硬拳頭”

  北京林業大學風景園林專業大三學生梁志嶸,在2017年中考時,成績排名三水區50名左右。父親希望他去禪城念高中。經過多番衡量,梁志嶸選擇了三水中學。

  時至今日,三水區中考成績最靠前的“苗子”,依然傾向選擇去禪城和南海讀高中。但隨著三水中學口碑提升,中考成績區內前100名的學生,已能留下80余名。

  説起前些年遊説家長讓孩子留在三水,三水區教育局基礎教育科科長鄧艷顏坦言,她曾想過對教育係統內的家長用“硬拳頭”。

  “用行政手段強留生源,于情于理都不合適。如果學校品質上不去,耽誤了孩子,誰來負責?只有三水教育自身過硬,才能改變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鄧艷顏説。

  有人説,范自軍趕上了好時候。他來三水的時候,很多堵點都打通了。

  范自軍並不否認這一點。他坦率地表示,三水中學高考成績直到2020年才有較大起色,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學校的招生工作在2017年上了一個臺階。

  生源的提升,不僅依靠學校自身努力,更得益于三水區委區政府對教育的重視和大力投入。

  2016年三水區啟動教育綜合改革,擬在5年內新增教育投入12.8億元,實施教育“提質創優建高地”行動計劃。

  為避免生源爭奪“內耗”,三水區鞏固三水中學“縣一中”地位,力爭將其建設成精品高中。區內另兩所高中,則定位走音體美等特色路子,實現錯位發展。

  “初中教育是‘腰’。腰不壯,高中教育發展不起來。”據鄧艷顏介紹,為探索解決初高中教學斷層、初中輸送優質生源能力不足問題,當地組建了打通從小學到高中各階段教學環節的三水中學教育集團。

  范自軍認為。經濟社會發展與教育事業的關係相輔相成,三水區教育綜合改革為三水中學發展營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記者李坤晟)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9517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