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困難”門診,能紓解學習困難嗎?-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8/17 09:04:58
來源:光明日報

“學習困難”門診,能紓解學習困難嗎?

字體:

  江蘇省連雲港市第一人民醫院兒童保健中心學習困難門診室,醫生在和孩子、家長溝通。耿玉和攝/光明圖片

  安徽省含山縣銅閘學校組織學生開展“體驗趣味遊戲 關愛心理健康”活動。歐宗濤攝/光明圖片

  前不久,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的“學習困難”門診登上了熱搜,很多網友對此感興趣並表示相見恨晚——“效果好嗎”“快來幫我看看”“要是我小時候也有就好了”……

  開了兩年多的門診突然被關注,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心理科主任朱大倩坦言“沒想到”。她告訴記者,門診“火”了之後,帶來的最直接變化就是來加號的人多了。有些程度較輕、還稱不上“困難”的孩子,也跟著家長來了。“如果關注的熱度,能帶動更多家庭科學認識學習困難,改善親子關係,也是好事。”

  什麼是學習困難,哪些因素會造成學習困難?學習困難到底能不能治?到學習困難門診就診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帶著這些問題,記者來到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探訪。

 學習困難,能“治”嗎

  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早在1998年就開設了心理科。2020年9月,醫院開設學習困難門診,主要是看到心理門診裏親子衝突與學習有關的非常多,但到底是孩子不願意學,還是確實沒能力學,其中原因還應細分。

  朱大倩介紹,學習困難門診在全國很多醫院都有開設。但由于家長對此認識不同,很多時候是出現了比較嚴重的情況、“走投無路”了才來醫院就診。這幾年情況明顯在變化。“從我自己接診的經歷看,以前是智力障礙、多動症患者多,約佔七成,而近五年,情緒障礙的病例多了起來。”

  “搞清楚原因,其實很多情況家長不必特別擔心。”採訪當天下午,朱大倩接診了一個孩子。“這個初中生其實算不上學習困難。和他交談後,他也意識到自己的主要問題是注意力不集中。我們分析認為,這和較長時間的網課有關。于是我和孩子約定,到9月開學後一個月再見面。聊完之後,孩子放松了,家長也很開心。”

  朱大倩認為,有必要對“學習困難”有科學全面的認知。“學習困難是一個在很多因素的作用下,造成孩子學習狀態不好、成績不良的結果。國內外研究報道學習困難的發生率為20%左右,男生比女生的數量更多一些。”朱大倩介紹,“造成孩子學習困難的原因有很多,除了家庭教育的原因外,學習困難可能由各種神經發育問題、情緒和精神心理障礙、文化和環境不利因素等所造成。”

  神經發育問題造成的“學習困難”孩子中,患有“注意缺陷多動障礙”是門診最常見的情況,這些孩子因為神經發育不完善,難以集中注意力,造成學習時易分心、發呆、畏難,影響了學習成績。另一種常見的情況是孩子雖然智力正常,但在某項特定的學習能力方面存在發育落後,進而影響到相應的學科成績。這兩類孩子,往往被誤解成“小學渣”或者不愛學習的“小懶蟲”,實際上,經過正規的治療,包括藥物治療、行為治療、專業的康復訓練等,這些孩子的情況是可以大大改善的,甚至可以從“學渣”逆襲成“學霸”。

  朱大倩特別提醒,在學習困難門診就診的孩子中,大約三分之一存在一些情緒和精神心理障礙,比如“學校適應障礙”“焦慮抑鬱”等。尤其在中學階段來就診的孩子中,情緒問題的比例很高。

  “很多孩子的學習興趣喪失、和大人對抗行為,被家長、老師誤解為‘青春期叛逆’。”朱大倩説,對這類孩子,我們會動員孩子的家庭、學校給予孩子心理上的支援,配合專業的藥物和心理治療,也能獲得良好的改善效果。

  到門診就診,是一種什麼體驗

  每周四下午,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學習困難”門診開診,限號20人。這些天,門診一直是滿號狀態。

  “學習困難”門診接診患兒後,醫生會詳細地和家庭進行訪談,了解孩子的學習、生活情況,以及孩子本人的情緒、發育狀態等,充分收集資訊,找出可能存在的問題。然後,根據訪談結果,開出一些標準化的評估和檢查來鑒別孩子的困難所在,獲得一些量化指標。

  完成檢查後,醫生會幫助家長解讀檢查結果,分清孩子是“不能學習好”還是“不願意好好學”,幫助家長去理解問題所在,和家長一起選擇適合的治療方法。治療開始後,通過定期復診隨訪,醫生還會不斷調整治療方案,確保孩子達到較好的學習效果。

  朱大倩説,來就診的家庭通常都能有所獲益,因為通過一係列的訪談和檢查,家長能夠分清孩子是“不能學習好”還是“不願意好好學”,他們通常如釋重負,對將來的教育方向有了明確的目標。

  在門診,有些被認為“學習困難”的孩子,實際上自身沒有太大的困難,而是在家長不恰當的教育方式或不合適的學習環境影響下,沒有達到理想的學習狀態。比如,有的家庭給孩子安排的學習負擔太重,沒有運動和玩耍時間。有的家庭學習環境比較嘈雜,孩子很難安靜地投入學習。朱大倩説,這種情況下,會耐心指導家長調整教育方式,幫助孩子發揮出學習潛能。

  “學習困難”需要科學認識

  “近兩年來,‘學習困難’門診已接診和幫助1500多名學習困難的孩子,有很多成功的治療案例。”朱大倩告訴記者。

  “我們曾經遇到一個同時有閱讀障礙和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的孩子,語文考試只能考十幾分,數學成績掙扎在及格邊緣,一寫作業就發脾氣,厭學情緒很強烈。經過評估後確定了困難所在,我們幫助家長制訂了一個逐步改善的計劃。”朱大倩介紹,因為孩子有重度注意力缺陷,首先用藥物治療改善孩子的注意力。同時配合行為治療,指導家長調整教育方法,做一些注意力的訓練。我們也鼓勵家長用講解配合閱讀的方式幫助孩子學習重要的知識點,彌補孩子自己閱讀的缺陷。同時和康復科的醫生合作,對孩子的閱讀障礙進行康復訓練。在這樣的計劃下,家長首先認識到孩子帶著這樣的困難學習已經非常辛苦了,所以在對待孩子的態度上就從以前的批評打罵,變成了理解和幫助。和學校老師溝通後,老師也能夠理解孩子的困難。這樣就為孩子創造了一個支援性的環境,他對學習就沒有那麼害怕和厭惡了。幾個月後,孩子明顯能更專注地學習,雖然閱讀速度還是比較慢,但是能積極地嘗試,努力完成學習任務,在數學上發揮了自己的優勢,進步到八九十分,語文成績也接近及格了。

  朱大倩對一個前來就診的剛上初三的孩子印象深刻。家長反饋孩子沉迷遊戲,上課睡覺、不聽講,作業晚上拖著不做。原本學習主動、成績優異的孩子,就像換了個人。和孩子訪談後,她發現這個孩子最近一年一直被嚴重的抑鬱情緒困擾,對學習、運動都喪失了興趣,每天都感到情緒低落、沒有精力,甚至出現了消極的念頭。加上孩子的父母關係不太和睦,在學校裏孩子和朋友也有些矛盾,這些因素都加重了抑鬱的情緒。

  “發現這些問題後,我們和家庭進行了溝通,讓父母願意放下對學習的擔憂,首先幫助孩子調整情緒,當孩子情緒調整好了,他原本擁有的學習能力自然而然就能發揮出來。”朱大倩説。一年後,孩子順利恢復了學業,成績也穩定進步,考上了自己心儀的高中。

  朱大倩介紹,也有一些孩子在評估後發現其存在廣泛的神經發育問題,比如精神發育遲緩,在智力發育上可能無法發生很大改變。這些孩子往往在普通班級中很難跟上正常的學習進度,家長投入了大量精力也收效甚微。這時我們會指導家長調整教育方向,降低對學習成績的過高追求,轉而關注孩子其他能力的發展,幫助孩子成長為一個具有獨立生活能力的人。

  “總的來説,學習困難是一件值得重視並且需要科學認識的事。”朱大倩説,學習固然重要,但家長不能只盯著學習。當孩子遇到學習困難,應當更多地幫助他們搜尋原因,看看問題出在什麼地方。找到困難所在,才能夠提供有效的幹預和支援。(記者 顏維琦)

【糾錯】 【責任編輯:王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