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級工”制能給技術工人帶來哪些紅利?-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5/16 16:18:25
來源:工人日報

“新八級工”制能給技術工人帶來哪些紅利?

字體:

  打破成長“天花板”,提高技能“含金量”,這項事關2億人的新制度牽動人心——

  “新八級工”制能給技術工人帶來哪些紅利?

  增設特級技師和首席技師技術職務,補設學徒工——“新八級工”時代來了。

  近日,人社部制定出臺《關于健全完善新時代技能人才職業技能等級制度的意見(試行)》,將原有的“五級”技能等級延伸為“八級”,形成由學徒工、初級工、中級工、高級工、技師、高級技師、特級技師、首席技師構成的“新八級工”職業技能等級序列,並建立與等級序列相匹配的崗位績效工資制。

  截至2021年底,我國技能勞動者總量超過2億人,其中,高技能人才超過6000萬人。

  “新八級工”制度新在哪裏?將給技術工人帶來哪些紅利?這項事關2億人的新制度牽動著人們的心,也承載著對重塑工人榮光的期待。

  “新八級工”新在哪裏?

  “一人當工人,養活全家人。工資比廠長還要高。”在55歲的一汽解放大連柴油機有限公司高級技師鹿新弟記憶裏,從前的“八級工”受尊重、有聲望,幾乎是“神”一般的存在。

  20世紀50年代~80年代,“八級工”是伴隨我國工資等級制度建立起來的技能等級體係。當時,按勞動復雜程度和技術熟練程度將工資分為八個等級,“八級工”不僅成了頂級工匠的代名詞,也影響了幾代像鹿新弟這樣的青年人的職業選擇。

  中國職業技術教育學會副會長陳李翔告訴記者,“八級工”制度到了後期,由于無法適應經濟社會發展,不能真實反映技能水準和貢獻程度,逐漸退出歷史舞臺。

  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國借鑒國際勞工組織標準,建立起初、中、高三級技能等級結構,並在高級工之上設立技師、高級技師技術職務。此後,初級工、中級工、高級工、技師、高級技師“五級工”的職業技能等級制度逐步確立,沿用至今。

  “人們把此次新出臺的技能等級制度稱為‘新八級’,體現出對重塑‘八級工’時代工人榮光的向往,但是在技能等級的能力內涵上,‘新八級’並不是‘老八級’的翻版。”陳李翔強調,“新八級”是在新技術環境、新工作現場中“生長”出來的、更高水準的技能評價體係。

  對于新技術、新設備對技能水準的新要求,徐州工程機械技師學院教學總監蔣煒深有感觸,“只會一個工種,只會操作一種設備已經當不了好工人,需要在傳統技能基礎上進行升級、疊加。”

  陳李翔認為,智能制造生産設備的應用普及産生了全新的工作現場,對技術工人有了生産線係統整合、現場管理、設備裝調運維等全新的技能要求,在“五級工”基礎上向上延伸的特級技師、首席技師,就是為滿足這種復合型技能需求而産生的新技能等級。

  成長“天花板”被打破

  事實上,工人成長發展的“梯子”早已不夠高。

  2021年9月,人社部啟動特級技師評聘試點工作。自中國船舶集團有限公司評出全國首批80位特級技師後,山東、江蘇、福建、河南、安徽等地均評出了各地的首批特級技師。

  “金牌教練”蔣煒就是江蘇省首批獲評的29位特級技師之一。2004年8月23日,蔣煒進入徐州工程機械技師學院成為實訓教師。2005年,他在全國首屆“振興杯”青年職業技能大賽江蘇省選拔賽中獲得工具鉗工組第一名,因此破格獲得工具鉗工高級技師技能等級資格,當時他只有24歲。

  2011年,為適應新技術新要求,29歲的蔣煒考取了裝配鉗工高級技師。這時,手握兩個高級技師證書的蔣煒在技能序列中已經“頂格”,沒有了晉級空間。

  在職業發展中過早地頂到“天花板”,這也是此前高技能人才普遍面臨的“成長煩惱”。據統計,30位第十五屆中華技能大獎獲得者的平均年齡約為48歲,均為高級技師,此時他們距離退休還有十幾年。

  “新八級工”制度政策出臺的初衷之一,就是打破技術工人成長的“天花板”“隱形門”,暢通成長通道。

  獲評特級技師後,蔣煒感到動力十足,有了更高的職業追求——除了首席技師,徐工集團還增加了“技能大師”技能等級,蔣煒一直有向上的階梯可以攀登。

  “設立特級技師崗位,並不是簡單地在技能等級階梯上加高了一級,而是為技能人才的職業發展打開了更廣闊的空間。”徐工集團工會汪曉雪介紹説,集團已經打通高技能人才和技術人才序列的橫向流動通道,特級技師這樣的高技能人才可以帶團隊、參與科研攻關,向技能工藝師、服務工程師、生産管理崗位轉型,在生産一線發揮更大作用。

  待遇比肩企業高管

  “新八級工”制度施行後,當工人的“含金量”更體現在工資條上。

  汪曉雪介紹説,企業對應不同的技能等級,每月都會加發技能津貼。

  成為特級技師後,蔣煒不僅工薪待遇可以比照正高級工程師,還可以通過協議工資制、項目工作制等多種分配形式體現技能價值,“首席技師的待遇可以比肩廠長這樣的企業高管。”蔣煒説。

  將工資薪酬與技能水準掛鉤,實現多勞者多得、技高者多得,這也是“新八級工”制度設計的另一個初衷。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在目前的企業實踐中,雖然在“五級”之上加高的技能等級名稱有所不同,但普遍做法均是建立“縱向分級、橫向分檔”的“頻寬薪酬”,提升工人崗位的吸引力。

  中國第一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技能大師齊嵩宇所在的公司,在“五級工”之上增加了技能大師、高級技能大師、首席技能大師等技能職務,與之相對應將工資分為9個等級,初級工到高級工的每個層級再橫向分成25檔,體現工作業績、技能水準差異。

  中國石油錦西石化分公司車工王尚典所在的企業,在“五級工”之上設立首席技師、企業技能專家、集團技能專家、集團技能大師。2021年底,王尚典被聘為集團技能專家後,待遇可以對標正處級。

  除了暢通道、提待遇,在陳李翔看來,“新八級工”制度更為深遠的意義還在于,讓年輕的技術工人看到向上發展的無限可能,從而吸引更多年輕人走進工廠、沉在一線。

  “設備易得、技工難求。”汪曉雪期待,在“新八級工”制度激勵下,更多高技能人才脫穎而出,攀上技能金字塔塔尖,助力企業在智能制造領域實現新突破。(記者 王維硯)

【糾錯】 【責任編輯:王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