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1/ 29 10:00:38
來源:半月談

選課有“策略”,“金課”難叫座:​本科教育被“水課”稀釋

字體:

  ​​選課不看課程內容,先看老師是不是“四大名捕”;有線上課程就不選線下課程;選只交作業的課程,不選要考試的課程……近年來,高校中流行起了“選課經濟學”——如何用最少的時間、精力、作業投入換取最好的成績,一些本科生在選課前總要“精打細算”、“課”比三家。

  “金課”雖好難叫座。一些高校教師為了讓自己的課程更加“經濟實惠”、更能吸引學生,不惜降低課程難度。本科教育被一些“水課”稀釋,不僅不利于學生知識體係的建構,還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不良苗頭。

  “難的躲,嚴的避,就以過關為目的”

  如今大學生在選課時,首先會提出“終極三問”:難不難?嚴不嚴?好不好過?一些大學生毫不猶豫地“難的躲,嚴的避,就以過關為目的”,追逐那些能輕松拿高分、為成績單添彩的課程。

  “學院兩個老師同開一門專業必修課《微觀經濟學》,一個老師手松給分比較高,而另一個老師要求比較嚴、給分比較低,雖然第一個老師講得不一定更好,但大多數同學傾向于選他。”大一學生王瑤(化名)説,加權平均分(俗稱“學分績”)關係到保研、入黨、評優、拿獎學金等,大家都非常注重。

漫畫作者 傅曉寧

  “聽學長學姐説一位老師給分低,哪怕對這個課程很感興趣,也會果斷放棄,另選一門相對給分高、但可能自己不太喜歡的課程。”王瑤説,自己所在專業100多人,加權平均分少一分,排名就差10多名,競爭壓力特別大,為了零點幾分,大家都會努力拼。

  剛剛結束期末考試的大學生劉萌(化名)坦言,有一門經濟類選修課,上課難度比較大,自己和室友都沒有選。“雖然知道這門課對自己的專業學習、開闊視野會有幫助,但還是放棄了。”她説,“現在80多分就屬于中等水平,90多分的特別多,我寧可去旁聽,也不會選這門課,真的不敢冒險。”

  劉萌説,學校有些課程是網絡課程,管理較松,上課也不累,只要刷完學時就給學分。比如大一上學期的公共課,包括大學生心理健康、軍事理論等,大家選課熱情比較高,其他一些更加注重實踐、更有“幹貨”的同類課程反而受到冷落。

  本科“放水”,讀研“補課”

  大學本科階段的課程大體可分為專業類課程和通識類課程,每一類中都包括必修課和選修課。東北林業大學本科生雍潤説:“每次選課都是在興趣愛好與績點之間進行平衡取舍,還是挺煎熬的,其實大部分時候我們忽視了興趣愛好的力量。”

漫畫作者傅曉寧

  多位受訪高校老師介紹,按照學校教學規定,選課人數不足一半或少于三分之一,課程就會“流産”,然而有的課程要求嚴格、內容偏難,學生不敢選,人數達不到開課要求,這種情況在一定程度上挫傷了老師的積極性。個別老師難免受此影響,“屈尊”調整教學內容,適當降低考核標準和對學生的要求,或者在打分的時候“放水”,逐漸導致“劣幣驅逐良幣”,出現“水課”比“金課”受歡迎的情況。

  內蒙古一位高校老師説,開設“數學分析”,選的學生寥寥無幾,改為“趣味數學”,選的學生就多了,從專業角度授課難度偏大,學生們不願意選,轉為大眾角度的科普授課,降低了學習難度,學生們的積極性就提高了。

  一位中文係老師説,有些學生到了研究生階段還不會使用古籍庫,文獻學、文學批評等知識也比較薄弱,這些課程在一些高校屬于本科階段的專業選修課,但因為相對生澀難懂,學生們往往不選這些課,而是偏向文學鑒賞類課程,導致讀研後還要“補課”。

  包頭師范學院教務處學業信息管理科教師馬琳娜常年從事學生選課指導工作,她説,一些專業選修課的專業性也很強,是構成這個專業知識體係的重要一環,雖然和必修課性質不同,但同樣重要。如果選課的時候只挑簡單的,可能會影響本科階段知識結構的完整性,不利于下一個階段的學習深造。

  課程優起來、學生忙起來

  課程是人才培養的核心要素,課程質量決定人才培養的質量,“水課”將會“稀釋”本科教育。教育部要求高校開展一流本科課程建設,破除課程千校一面,杜絕必修課因人設課,淘汰“水課”,讓課程優起來、課堂活起來、學生忙起來,提升課程學習的廣度、深度和挑戰性。

  哈爾濱工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師金璐璐建議,大力推進優質課程建設,可通過校園課程調研,了解學生對各類課程和授課教師的評價,創新授課方式,提高學習興趣。利用智慧課堂、公開講座等方式,加大優質資源的普惠力度。

  馬琳娜説,可加強選課導師制管理,引導學生避免盲從選課,根據自己的未來發展規劃、專業提升方向,合理選擇課程,克服內卷。也有學生表示,內卷産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學生評價標準單一,保研、評優等推薦時大多以成績為標準,如果分設課程學習、創新創業、社會實踐、公益服務等類別,則可以給學生更多成長的選擇,加快改變為了績點而“策略性”選課、為了學習而學習的情況。

  課程評價方式同樣需要與時俱進。課程考核是提高教學質量、檢驗教學效果、培養合格人才的重要環節。受訪教師建議,加強教務部門指導督導,規范教師打分情況,尤其是將平時成績的標準細化、精確化,盡可能降低教師主觀評價比例。例如,探索按照學生分數正態分布等方式給學生賦分,因課制宜,推廣挂牌授課、考教分離等方式,增加學習過程考核指標,達到相對公平的評判結果。(《半月談》2022年第2期 記者:魏婧宇 楊思琪)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8312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