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1/ 29 08:45:26
來源:新華網

文化新觀察|“雙減”之後,孩子們的時間去哪兒了?

字體:

  新華社北京11月28日電 題:“雙減”之後,孩子們的時間去哪兒了?

  新華社記者胡浩、史競男

  周末節假日沒有校外學科培訓,平日裏書面作業也變少了。隨著“雙減”政策落地推行,我國基礎教育格局正發生重大變化。“雙減”之後,孩子們的時間去哪兒了?

  作業負擔少了,休息睡眠多了

  上學放學時間調整,是“雙減”政策落地後,不少家長和孩子們最先感受到的直接變化。

  在北京,市教委要求,小學上午上課時間一般不早于8:20,中學一般不早于8:00;下午放學時間調整至17:30。若家長有特殊原因接送需求,可向學校提出申請。

  “十一”假期後,杭州初中全面取消統一早讀,上課時間一般不早于8:00。杭州市教育局要求,非寄宿制初中晚自習結束時間不得晚于20:30,寄宿制初中晚上就寢熄燈時間不得遲于21:30。

  廣州出臺《關于切實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提高教學質量的通知》,向課堂要質量,盡量不留作業回家,全力保障孩子每天10小時睡眠和1.5小時以上體育活動。“早上差不多能睡到自然醒,踏踏實實吃完早餐再去學校。”廣州市越秀區一名五年級學生説。

  11月25日,浙江省湖州市一學校的學生們在課後參加集體跳繩活動。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上學時間延遲,是為了給孩子們更充足的睡眠時間;放學時間推後,則是為了解決家長難以接送的“三點半”難題。

  下午4時左右,走進安徽合肥六安路小學翠微分校,操場上,田徑社團、啦啦操社團、籃球社團等在進行訓練;教學樓裏,各年級均有“課後服務”,在老師指導下,學生們寫作業、閱讀、繪畫……

  11月19日,在河南省洛陽市澗西區英語學校國際文化節上,學生展示自己的手工軟陶作品。新華社發(黃政偉攝)

  “雙減”改變的不僅是上學放學作息時刻,孩子們的課余時間分配也有了明顯變化。

  “以前每天到家後,各科都有作業,聽寫、改錯、打卡,經常弄到很晚。現在不少作業在學校就已完成,孩子可以早點睡覺了。”成都某初中一年級學生家長李女士告訴記者。

  據教育部統計,截至10月底,全國義務教育學校中,99.3%的學校出臺了作業管理辦法,97.1%的學校建立了校內作業公示制度,學校普遍建立了學習困難學生幫扶制度。

  校外培訓少了,興趣愛好多了

  減輕校內作業負擔,減輕校外培訓負擔,正是“雙減”目的所在。不用再“趕場上課”,能否還孩子們一個快樂童年?

  在清華大學附屬小學,十多年來持續開展的“1+X”課程每學期已開到70多門,供全校學生選修,“雙減”落地後愈發受到家長和學生歡迎。

  “‘雙減’本質上是全面落實黨的教育方針,追求育人的高質量。”清華大學附屬小學校長竇桂梅認為,一方面要踩住“剎車”,把學生從過去繁重的作業和課外培訓負擔中解放出來,另一方面也要為學校教育迭代踩下“油門”,重構全面落實兒童素質教育的高質量學校生活,引導學生學會求知、學會做事、學會共處、學會做人。

  11月24日,海南省萬寧中學的學生在上書法課。新華社記者 張麗蕓 攝

  “雙減”之後,越來越多的孩子開始利用課余時間,或從事力所能及的家務勞動,或走向戶外進行體育鍛煉,或捧起課外書、拾起畫筆,打卡書店、博物館等,投入更廣闊的興趣天地。

  沈陽初一學生崔宸溪因指出英語教材配圖錯誤而登上熱搜,被網友稱讚:“後生可畏!這才是素質教育應有的樣子。”他的媽媽王丹説,曾為孩子“補習班報得少”而焦慮,但最終決定給孩子自由成長的空間。“雙減”之後,酷愛昆蟲的崔宸溪有更多時間去戶外觀察、去圖書館選書,堅持心中的那份“熱愛”。

  北京圖書大廈在“雙減”後迎來更多看書買書的中小學生,一些民營書店也積極嘗試課後閱讀服務,舉辦公益講座。“現在補習班不讓辦了,孩子有大把時間閱讀,可以開闊視野、陶冶情操,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北京家長孫先生説。

  專家表示,“減”負擔也要“漲”興趣,孩子們有了更多自由時間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雙減”勢必帶來更加健康的教育生態,讓孩子們在興趣愛好的陪伴中樂享童年。

  孩子時間變化 衝擊傳統理念

  “雙減”是一場力度空前的改革,必然對一些傳統的教育理念、教養方式帶來衝擊。

  今年10月,貴州一家長抱怨老師布置作業太多,卻遭到37名家長聯名要求其為孩子轉學,理由是理念不同。培訓機構上不了,就“一對一”或“攢班”;學校作業少了,就自己買卷子讓孩子“刷題”——這樣的理念,確實與“雙減”背道而馳。

  改變慣性思維,減少家長的焦慮,需要一套“組合拳”。

  10月15日,北京人大附中航天城學校學生表演舞蹈《太空》。新華社記者 金良快 攝

  “校外問題從校內多想辦法解決,課外問題從課內多想辦法解決,學校要在黨建、課程、教學、作業、課後服務、管理等多方面綜合發力。”人大附中聯合總校常務副校長、人大附中航天城學校校長周建華認為,“雙減”應從校外治理與校內提質雙向發力,讓教育回歸學校、學生學習回歸校園,在校內學會、學足、學好,讓學校回歸育人,增強教育主陣地作用,讓學生回歸全面而有個性的發展,最終實現“去功利化,回歸公益化;去應試化,回歸素質化;去焦慮化,回歸理性化”目標。

  “要以育人共同體建設為載體,深化家校協同工作。”北京小學校長李明新認為,要做好政策宣傳解讀,讓家長理解政策,信任教師工作,達成共識、形成合力、協同育人。同時,要向家長提供家庭教育方法,提升家庭教育質量。

  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民辦教育研究所所長董聖足建議,學校要以教學改革實績贏得家長的認同與支持,並引導家長改變短視化、功利化教養心態,一些“雙減”配套改革還需深入推進。

  11月24日,上海華東師范大學附屬進華中學學生在“屋頂生態園”裏收獲胡蘿卜。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減負是一項長期任務、係統工程,需要政府、學校、家庭、社會聯動,久久為功。各地學校和家長代表紛紛表示,落實“雙減”還需要教育評價體係改革深化、社會用人評價導向變革,讓人才成長通道更多元、更寬廣,形成人盡其才的良好教育生態。

【糾錯】 【責任編輯:孫亞寧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465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