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1/ 29 08:59:01
來源:中國青年報

特殊教育學校裏的“提燈人”

字體:

  “尼瑪多吉可真有出息,今天決賽奪得了銀牌,你聽説了不?”10月28日,得知學生尼瑪多吉榮獲全國第十一屆殘運會暨第八屆特奧會男子立定跳遠決賽銀牌,西藏自治區拉薩市特殊教育學校盲人教師斯勇激動得拍手叫好。

  2018年,斯勇的盲人按摩中專班迎來了8名學生,尼瑪多吉就是其中一個。尼瑪多吉患有先天性白內障,他的世界自出生起就僅有一絲光亮。2015年,通過手術,尼瑪多吉的視力水平恢復了大半,“現在情況較好的左眼能看到50米之內”,尼瑪多吉對此感到很滿足。

  今年6月,得知殘運會選拔運動員,活潑好動的尼瑪多吉主動報名,並成功入選男子立定跳遠隊。經過3個多月的突擊訓練,10月28日,在全國第十一屆殘運會暨第八屆特奧會男子立定跳遠決賽中,尼瑪多吉一舉奪得銀牌。“就像做夢一樣,連我自己都沒想到。”他説。

  今年7月,2018級盲人按摩班畢業了。在斯勇看來,尼瑪多吉雖然是低視力,但其他方面的條件很好,未來還有更多的可能性,沒必要非得從事盲人按摩工作。可尼瑪多吉在這件事上有些“強硬”,心裏早就拿定了主意,“‘爸爸’是我的榜樣,我想像他一樣,未來服務更多的人”。

  每當聽到學生叫自己“爸爸”,斯勇心裏都美得很。同為視力障礙人士,斯勇更了解這些孩子的心理特點和真實需求。

  1991年,斯勇從成都市特殊教育學校畢業後,回到那曲老家,從事盲人按摩工作。“我心裏一直有一個念想,希望能夠把按摩這項技術傳授給更多深受視力障礙困擾的孩子。”2006年,斯勇輾轉來到拉薩市特殊教育學校,如願成為這所“特殊學校”裏的一名“特殊教師”。

  拉薩市特殊教育學校成立于2000年12月1日,是西藏第一所以盲、聾啞、智障學生、職業高中教育為培養對象的綜合性特殊教育學校。經過20多年的發展,學校義務教育階段現有培智、聾、盲3個教學部,職業教育開設了盲人按摩、唐卡、面點、軟陶等7個專業,共有在編教職工76名、學生236名。學生學習、吃、穿、住、用、行等費用都由國家提供。

  剛到特殊教育學校時,面對陌生的環境和學生,斯勇感到有些吃力。閒暇時,他反復摸索著穿行在辦公室到各個班級的路上,以免因不熟悉、走錯路耽誤上課時間。同時,他還主動去了解每一個孩子的家庭和學習情況,與他們打成一片。

  倉拉(化名)是尼瑪多吉的同班同學,她雙目失明並患有智力障礙。平日裏,一般的學生可能教3遍就能學會,倉拉卻需要30遍甚至更多。為了讓倉拉能夠掌握人體的各個穴位,斯勇就讓她在自己身上練習,經常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

  智力障礙加上雙目失明,教這個孩子的難度可想而知。可斯勇始終沒有放棄,還不斷鼓勵倉拉,“我能做到的,你肯定也能做到”。在斯勇的幫助下,倉拉目前已經可以獨立完成按摩工作。

  “盡管我的眼睛看不見,但還是希望給孩子們帶來光明。”在斯勇的推薦下,如今盲人按摩班的學生們,幾乎全部解決了就業問題。

  在這所特殊教育學校裏,希望為孩子帶來光明的“提燈人”,不只有“爸爸”斯勇,還有“媽媽”邊巴倉決。

  2016年8月,邊巴倉決從日喀則市江孜縣閔行中學調入拉薩市特殊教育學校任教,不會手語、不懂盲文,從未和“特殊”孩子接觸過,邊巴倉決一度心裏直打鼓。

  為了能和孩子們溝通,融入他們的生活,邊巴倉決沒少“補課”。“剛接觸盲文的時候是比較痛苦的,因為每一個小方塊裏只有6個點。”邊巴倉決告訴記者,普通人的手指靈敏度不夠,很難摸出6個點的排列區別,“普通人學盲文靠看不靠摸”。

  為了更加熟練地掌握盲文,她每天學習到深夜兩三點,要靠不斷滴眼藥水緩解眼睛酸痛。《中國盲文》《特殊教育概論》兩本書都被她翻得起了毛邊。

  頭戴大沿兒帽、沒有左臂、臉上還捂著口罩和圍巾,第一次走進教室,邊巴倉決就被這個特殊裝扮的女孩吸引了。她蹲在女孩次曲(化名)身邊問:“你怎麼捂得這麼嚴實,摘下帽子好不好?”次曲低著頭,沒有回應。

  3歲那年,次曲因一場意外,左臉被嚴重燒傷導致皮膚粘連、頭皮受損,視力也大受影響,不僅如此,她還失去了左臂。

  課後,邊巴倉決把次曲帶到操場,耐心開導。“你其實特別漂亮”“班裏的同學都喜歡你”“你要自信,這樣笑起來才會好看”……在1個多小時的溝通後,次曲緩緩地抬起右手,摘下帽子、口罩,低聲叫“媽媽”,便鑽到邊巴倉決的懷裏。“我心裏真是説不出的感動。”邊巴倉決説。

  得知次曲的家距離學校較遠,小長假都是獨自待在學校後,邊巴倉決便時常帶她回家,給她買漂亮的衣服和假發。“小樹苗需要細心呵護、耐心培育。”

  今年9月,次曲順利升入九年級。“‘媽媽’一直鼓勵我要自信,外在只是一部分,內在美才是最美的。”6年來,邊巴倉決陪伴次曲從四年級到九年級,從不言不語到樂觀開朗,她給次曲的生活帶來了色彩。2019年,邊巴倉決榮獲拉薩市優秀教師一等獎。

  從義務教育到特殊教育,邊巴倉決説:“我從沒有後悔來到這兒。現在,這裏有更多的孩子都親切地叫我‘媽媽’。”(韓飏)

【糾錯】 【責任編輯:王琦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11465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