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11/ 19 09:24:44
來源:工人日報

陪逛街、幫忙叫醒、上門喂寵物……解鎖打工新方式

字體:

  從幫忙做飯到幫忙喂貓、遛狗,從陪聊天到陪伴看診,從幫忙出主意到幫忙做決定……不少新生代農民工通過提供幫忙服務,為自己找到了謀生和接觸城市的方式。專家認為,幫忙服務能增加打工群體的機會和收入。面對不合理的請求,幫忙者要清楚“什麼樣的忙能幫”,莫將經濟利益置于道德和法律之上。

  早上6點,蘭鴿的鬧鐘響起。關掉鬧鐘,她撥通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邊傳來了聲音朦朧的回答。等到電話挂斷,蘭鴿便完成了這次的幫忙任務——叫醒客戶。

  近年來,幫忙經濟在互聯網平臺興起並逐漸發展。除了已經形成産業的幫忙送外賣、閃送文件等,各種精準對接用戶個性需求的一對一幫忙服務也為很多人的生活提供了便利。不少新生代農民工通過提供幫忙服務,為自己尋找到了打工的新方式。

  9.99元一次叫醒服務

  來自山西農村的蘭鴿已經在北京“漂”了很多年,除了日常坐班工作外,她還是一名互聯網平臺上的個人賣家。“超優質的叫醒、督促服務給早晨起床困難的小夥伴們。本人認真負責,希望每個小夥伴都能開啟愉快的一天!”在個人主頁,蘭鴿宣傳著自己9.99元一次的叫醒服務。

  “我平時一般淩晨1點才睡,有叫醒業務時會定好鬧鐘,對方接電話順利的話我能很快完成任務,然後接著睡一會再起來上班。”蘭鴿説,如果對方不接電話,那麼她會再每隔3分鐘追加一個電話,最多追加10次。除了幫忙叫起床,蘭鴿還可以幫忙做代駕、剪輯視頻,“不違法亂紀皆可商量”是她幫忙的原則。

  與蘭鴿不同,張鵬飛的幫忙服務需要上門提供。

  來到客戶家門口,張鵬飛先打開手機攝像頭,在徵得客戶同意後,他用臨時密碼打開了房門,進入房間幫忙喂貓。“貓糧沒有了,水還剩一點,貓砂也該清理了。”張鵬飛一邊喂貓,一邊和貓主人溝通著現場的情況。

  “如果小貓不怕人,我還會和它玩一會兒。”在犬舍工作的張鵬飛很喜歡小動物,在業余時間裏,他把幫忙喂貓、遛狗當成自己的兼職。他覺得,這樣的兼職在幫助別人的同時又能利用空閒時間賺錢,自己很樂意為之。

  從幫忙做飯到幫忙喂貓、遛狗,從陪聊天到陪伴看診,從幫忙出主意到幫忙做決定……在電商平臺搜索“幫忙”,賣家提供的服務種類繁多。互聯網開放共享的總體趨勢下,幫忙經濟正以其時空上的靈活性吸引越來越多的務工者加入其中。

  “幫忙讓我找到社交窗口”

  今年19歲的潘華是一名專職“在線幫忙”的青年人。父母在廣東肇慶某工業園打工,潘華和10歲的弟弟留在了廣西南寧橫州市的農村老家生活。因患有腦腫瘤,潘華沒能上大學,線上兼職成了他力所能及的工作。

  “每天能有兩三個訂單,有的是聊天,有的是幫忙打電話或者發信息,有的是注冊新用戶。”潘華説,自己幫過各種各樣的忙,情侶吵架了一方手機被拉黑,他會幫忙聯係另一方傳達歉意;遇到有人生活不順心他會傾聽煩惱,幫人疏導情緒。和潘華聊上一整天,他也只收取10元,並且很少嫌要求過分或者浪費時間。“可能別人以為我幫的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但是身體原因使我沒法出去打工,這樣能賺些我和弟弟的零用錢,不寒磣。”

  出生于1991年的蘭鴿用時下流行的“社恐”一詞來形容自己。蘭鴿説,在兩點一線的生活中,自己的社交圈很固化,但是幫忙服務讓自己找到了一個跟社會交流的窗口。

  “因為幫忙服務,我認識了一些人,了解到了更多的生活方式,還可以聽一聽別人對同一件事不同角度的看法,很多跟家人、同事不能聊的內容跟陌生人聊起來反倒更輕松。”線上幫忙出主意做決定,線下陪看展陪逛街,蘭鴿通過幫忙服務逐漸拓展了社交圈。她覺得,自己幫助別人的過程,也恰好是被“治愈”的過程。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表示,幫忙經濟可以匹配零散的時間供需,相對于傳統意義上的短期零工來説更加靈活,有助于增加打工群體的機會和收入。而共享私人時間,也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一種新的社交模式,不僅滿足了個體的需求,也提升了務工者對于城市生活的參與度,幫助他們更好地融入其中。

  幫忙,講的是良心

  除了陪聊天、幫忙出主意、幫助砍價等要求之外,潘華還收到過一些讓他覺得大跌眼鏡的請求,比如注冊交友網站、發短信恐嚇他人等。“什麼樣的忙能幫”“能否抵得住經濟利益的誘惑”成為考驗著潘華和吳曦等許多幫忙者的問題。

  擁有25年駕齡的吳曦在業余時間做了一名陪駕員,“不敢上道的新手”是他主要的陪練教學對象。一次,吳曦收到了一個特殊的幫忙請求,正在駕校學習的客戶因為擔心通不過道路駕駛考試,想在沒拿到駕駛證的情況下找他上路陪練,並且願意額外支付費用。

  “錢倒是不少,不過我教的是實戰經驗,還沒拿到駕駛證就上路開車于人于己都太危險了,這是違法的。明面錢明面掙。”于是在糾結過後,吳曦拒絕了客戶的請求,並在自己的服務介紹裏加注“需有駕駛證”。

  “説實在的,上門照顧寵物講的是良心,畢竟要進到別人家裏,還是在主人不在的時候。”也正是因為這樣,張鵬飛更願意接用密碼鎖且有攝像頭的家庭的訂單,不僅比較方便,也避免了可能的糾紛。他説,自己會格外注重客戶的隱私,與寵物的合影在經客戶同意後才會發布到網上。

  “在增加打工群體的機會和收入、促使他們更好地融入的同時,幫忙經濟因其靈活性也會産生一些問題。一方面,要強化平臺監管,督促平臺形成完善的交易規則;另一方面,幫忙者自身也要在開放的網絡環境中守住底線,莫將經濟利益置于道德和法律之上。”盤和林建議道。(應受訪者要求,部分採訪對象為化名)(記者 時斕娜)

【糾錯】 【責任編輯:王琦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11452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