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9/ 23 13:26:16
來源:中國青年報

全運會上看得見的體教融合

字體:

  9月17日,第十四屆全運會攀岩項目,來自上海隊的朱馨文冒雨比賽。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雋輝/攝

  9月20日下午,上海隊的14歲小將楊立豪奪得第十四屆全運會攀岩U16組男子兩項全能冠軍。這個除了攀岩技能高超之外,還喜歡壁球、單簧管,並且學習成績拔尖,立志成為一名醫生的小夥子,引起了媒體和網友的關注,他也被稱為“別人家的孩子”。從全運會以往的歷史看,像楊立豪這樣學訓兩不誤的運動員確實不具典型意義,但如今在體教融合的大環境下,學生運動員成為賽場的一支生力軍已是大勢所趨,全運會賽場上涌現出更多的“別人家的孩子”將只是時間問題。

  追求競技夢想,但人生不止于體育

  楊立豪在奪得本屆全運會冠軍後有一段被網友們稱為“凡爾賽式”的自我介紹,他説自己喜歡壁球、單簧管,學習成績也不錯,還決定今後要讀醫學專業。很多網友驚嘆,都已經是全國冠軍了,怎麼還能在其他方面也這麼優秀?

  這大概也是很多國人長期以來對運動員的偏見——運動技能突出,其他方面乏善可陳。但這絕非運動員和體育人應該有的樣子。

  陜西U20男排主教練、陜西師范大學體育教師陳珂表示,我們一直呼吁體教結合,就是為了改進運動員的培養工作,讓他們具備較高的綜合素質,而不是只有運動技能。

  陳珂年輕時是陜西男排運動員,他深知,在過去的運動員培養模式下,當運動技能成為運動員唯一的技能時,運動員在退役之後,將面對就業、謀生等方面的諸多困難。

  2018年,作為第十四屆全運會東道主,陜西為參加全運會的需要,恢復建立陜西青年男排。作為老一代陜西男排的運動員,陳珂成為這支隊伍的主教練。在他的強烈建議下,陜西省體育局與陜西師范大學達成共建協議,重新組建的陜西青年男排按照體教結合的模式,由陜西師范大學負責隊伍的組建、訓練、管理。

  陜西隊也成為此次全運會U20男排比賽上,唯一一支專業訓練體係之外、完全由在校大學生組成的隊伍。

  3年前,在山東一所普通中學讀高三並有排球特長的楊凱程,以體育特長生身份考入陜西師范大學,並成為現在這支陜西青年男排中的一員。

  3年後,楊凱程與從全國各地考入陜西師范大學的一批排球特長生一起,代表陜西青年男排登上了全運會賽場。他説,自己在高中時根本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能站在全運會的賽場上。本屆全運會,這支學生軍在競技實力上還很難與專業訓練體係下的其他各隊抗衡,但在陳珂看來,一支以體教結合方式組建的隊伍能參加全運會,本身就是最大的成功。

  這些以排球為愛好的年輕人站在了全國最高水平的賽場上,正如楊凱程所説,這是令自己一輩子都驕傲的事情,也激勵著自己無論是學習還是在未來的工作中,都堅信努力就有收獲。陳珂則欣慰地表示,“這些隊員都是品學兼優的大學生,全運會之後,就算這支隊伍沒了,我也不會擔心他們的出路。”

  9月21日,在楊立豪成為全運會攀岩冠軍的第二天,他踏上了出國留學之路,他很清楚,“體育只是我的業余愛好之一,我未來想成為一名醫生”。上海攀岩隊領隊毛作亮相信,多年參加攀岩運動給楊立豪塑造的強健身體和勇敢、沉穩的品質,將使他未來的學習、工作、生活受益無窮。作為一個優秀的青年人,運動員身份只是楊立豪身上的諸多標簽之一,但這些標簽相互並不衝突。

  公眾可以在奧運、全運賽場上找校友

  楊立豪在全運會奪冠的消息,已在他的母校——上海市平和雙語學校引發轟動;陜西U20男排的隊員也在他們的母校——陜西師范大學成為諸多同學的偶像。

  從今年的東京奧運會開始,奧運選手的母校就成為熱點話題,這股熱潮延續到本屆全運會仍不見消退。從北大、清華等綜合性大學,到各個體育院校,每所學校都對自己的奧運選手、全運選手如數家珍,不厭其煩地通過各種渠道加以宣傳。

  從楊倩奪得東京奧運會首金之後,清華大學第一時間發布推送,再到暨南大學的官方微信賬號在整個奧運會期間幾乎成為蘇炳添、謝思埸、陳艾森等奧運選手的專場……這在往屆奧運會和全運會上都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為什麼各所大學突然都對自己的奧運選手、全運選手如此關注?

  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副主席、原首都體育學院院長鐘秉樞認為,因為體教真的在融合了。

  因為優秀運動員可以享受大學入學的優惠政策,能夠參加奧運會、全運會的中國運動員,基本上都有大學生的身份,但在以前,很少有哪所大學大張旗鼓地宣傳自己的奧運選手、全運選手。鐘秉樞表示,因為以前大多數運動員都只是在大學挂個名,為了從大學拿個文憑,但他們幾乎不在大學讀書,也沒有很好地接受大學教育。國家體育總局前局長劉鵬就曾經以“有文憑、無水平,有文憑、無文化”12個字批評過優秀運動員只想拿大學文憑、不願真正接受文化教育的現象。這也是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中國運動員在培養過程中體教脫節的真實寫照。

  由于運動員雖然名義上是某所大學的學生,但實際上既未在那所大學上過一天學,也未實質性地接受過這所大學的文化教育,這也讓大學對是否宣傳自己的奧運選手、全運選手非常糾結。因為,終歸有那麼一點名不正言不順。而且,從體育係統來説,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也很抵觸大學對奧運選手、全運選手的宣傳,因為在當時,奧運選手、全運選手的培養很大程度上確實是體育係統的功勞,跟大學培養的關係不大。

  鐘秉樞表示,如今體育係統、教練員、運動員都越來越多地意識到文化教育是運動員培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文化素質的提升會對運動員運動技能的提高産生很大的幫助作用。同時,大學也為運動員的文化教育培養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努力,所以,今天的奧運選手、全運選手在賽場上的成功已經很難與大學教育割裂開來。

  鐘秉樞認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擊劍冠軍雷聲是比較早的由運動隊與大學共同培養出的奧運冠軍的典型。擊劍是一項高度考驗運動員智慧的運動,雷聲當時在教練王海濱的指導下,非常重視文化教育,並得到了北京大學的支持。

  10多年之後,現在的中國教練員、運動員已經廣泛認可運動員文化教育的重要性。今年的東京奧運會上,中國一大批優質奧運明星的涌現,如楊倩、張雨霏、蘇炳添等,都與其具備較高的綜合素質有關。大學教育對于越來越多的中國優秀運動員來説已經不是“徒有其名”,這讓擁有奧運選手、全運選手的高校當然可以名正言順地加以宣傳,學生們也會對這些校友感覺親切,並以他們為榮,同時,奧運選手、全運選手因為確實接受了大學教育,才會真正建立起與母校的情感紐帶。

  政策加持,全社會的體育觀念轉變

  從去年國家體育總局、教育部聯合印發《關于深化體教融合 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意見的通知》,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全面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學校體育工作的意見》,到今年中辦、國辦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學校體育的地位正在明顯提升,體育與教育的融合已經是大勢所趨。

  在這樣的背景下,整個中國社會對體育的認知也在改變——體育是教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體育是青少年成長的必備手段,體育與智育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理念將逐漸成為主流。那麼,就不會有人再認為運動員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也不會有人再為一個擁有體育特長的學霸嘖嘖稱奇。

  鐘秉樞認為,反映在奧運會、全運會賽場上中國運動員形象、素質的變化,實際上正是中國的體育與教育正在加速融合的體現。

  歷史上,全運會一直有呼聲,希望吸納中國學生體協作為大學生運動員的組團單位參加全運會,以體現學校體育、學生運動員是全運會這一中國競技體育最高舞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因為種種原因一直難以實施。

  但當楊立豪、陜西U20青年男排這樣的運動員、運動隊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全運會上,中國的學生運動員無需單獨組團,也已經在全運會舞臺上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而在中國體育部門、教育部門正在大力推進體教融合的背景下,運動員在培養過程中實現體教結合,無疑將是中國學校體育與全運會真正對接的關鍵所在。(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慈鑫)

【糾錯】 【責任編輯:郭亞麗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379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