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28 08:04:59
來源:光明日報

“考研熱”從何而來?提升學校層次是重要因素之一

字體:

12月26日,考生走進新疆醫科大學新醫路校區考點。 新華社發

  12月27日17點,完成最後一門專業課考試後,考生劉錚錚走出考場,長舒了一口氣。復習了一整年,直到後期才進入復習狀態,“被疫情打亂復習計劃,經歷崩潰和心理重建,最後還是堅持了下來”。

  當日,2021年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基本落下帷幕;考研報考人數為377萬,創歷史新高;一位新冠肺炎感染者在遼寧省新冠肺炎集中救治大連中心順利參加了考試。

  發生在考研日的這些新聞牽動人心,但面對“考研熱”,我們還應該關注些什麼?

  考研就像“第二次高考”

  又是一年考研時,張璐璐回憶起參加考試時的心情。去年,她從山東某高校考入中國人民大學。

  這一年來,張璐璐在不同場合多次聽到大家對母校的議論:考研備考被描述為“近乎瘋狂”:大一就著手準備,天天泡在自習室,走廊裏、校園內隨處可見背書的學生,即便天寒地凍也不偷懶。

  而張璐璐的經歷與此完全不相符:臨近暑假才開始復習,進考場前一個月還在猶豫,甚至不想復習,可最後仍以專業第二的成績“成功上岸”。張璐璐笑稱,“很遺憾”自己沒有具備“考研神校”學生應有的特點。

  一個拍攝考研學生吃苦用功的視頻,曾一度佔據熱搜榜。網友留言分成兩派,一部分網友以“考研基地”“考研神校”揶揄諷刺。另一邊,“心無旁騖復習考研”“拒絕貼標簽”的回應,針鋒相對。

  “我們和其他普通學校沒什麼兩樣。平時正常上課,課余活動豐富。同樣也會在考研和找工作選擇中猶豫彷徨。在該努力的年紀努力,有什麼不對?”這些天,張璐璐又看到了幾篇“考研神校”的新聞報道,“一看就知道是捏造的”,她指著報道裏的圖片告訴記者,“這一看就不是我們學校的教室”。

  人們習慣把“考研神校”看成應試教育的典型,裏面有或隱或顯的偏見,比如高分低能、簡單粗暴、急功近利等。

  與某些高校在考研界“一枝獨秀”相比,事情正在起變化。

  記者調查發現,“考研神校”不再是對某所學校的評價,居于普通院校行列、考研升學率高、學生勤奮備考,具備類似特徵的高校越來越常見。

  軟科《2019本科畢業生深造率排名》,排名對象為中國1200多所本科層次的高校,榜單展示了本科畢業生總深造率前兩百強的學校。山東科技大學、沈陽農業大學、濱州學院、上海科技大學等高校均在其列。換句話説,與一直在增加的考研大軍相關聯,“考研神校”也將越來越常見。

  提升學校層次是考研重要因素之一

  考研具有不確定性,但可以確定的是,競爭逐漸激烈。

  近五年,全國考研報名人數迅速增長。2017年研究生報考人數首破200萬人大關,達到201萬。2021年研究生報考人數達到377萬,5年間,考研報名人數翻了近一番。

  中國教育在線通過對2021年考研學子考研動機的調查分析,超過半數考生讀研目的是提升自身的知識水平和能力,以及應對就業壓力大,提高就業競爭力;認為畢業學校不好,想提升學校層次為另外一個重要因素。

  內因是考研的主導因素,決定著個體的選擇。

  面對“雙一流”高校通過推薦免試方式接收了大量“雙一流”高校學生的現實,普通院校學生想深造,通過考研改變命運成為必選項之一。河南師范大學教授李醒東説,對于他們來説,考研就像“第二次高考”,但比起高考,考研的失敗率更高。

  考研不容易,想要考名校的研究生更是難上加難。

  “高考作為教育體係最廣泛的一次篩選淘汰,其對學生的分流效應被很多高校認為最具參考價值。”清華大學副教授羅燕説,居于體係頂層的院校不願向下層院校開放研究生名額,居于下層的院校則很樂見自己的學生能到頂層高校攻讀研究生,提升自己院校的學術聲譽和地位。

  另外一個不能忽視的事實是,考研客觀上可以延緩部分應屆畢業生進入工作崗位的時間,一定程度上緩解社會就業壓力。

  高等教育要關注學生職業發展

  東北師范大學博士生陸珍是考研的“受益者”,她從一個普通院校考入“雙一流”高校,進入了更好的發展平臺,三年後又成功考取博士生。“考研不僅是一個學習知識的過程,對我的自信心和意志力的塑造也有幫助。”

  一般來説,高校對學生考研持支持和鼓勵態度。久而久之,高校自身其實也受到了影響。

  “從人才培養目標定位和畢業生就業去向來看,當前本科教育存在就業導向、升學導向以及混合導向三種情形。”西北師范大學副校長王頂明給出了這樣的判斷:隨著我國高等教育普及化發展,越來越多的本科高校發展為升學導向,其本科教學則更加趨于通識教育,畢業生將會更大比例地選擇繼續升學深造。

  在羅燕看來,相比于關注與外部社會的銜接,高校更在意的是其在高等教育體係內的競爭和地位提升。羅燕表示,高等教育作為整個教育體係的最終出口,要關注學生的職業發展,幫助學生完成向社會身份的轉變。

  2020年7月,全國研究生教育會議提出穩定碩士規模,擴張博士規模,未來高層次研究人才將主要以博士教育為主,碩士生培養將主要以應用型人才,即專業碩士為主。

  一段時間內,“考研熱”將繼續持續下去。對于近400萬人的群體選擇,個人意願和就業市場將會發生變化。“這意味著受教育者的升學訴求增加,慢就業、暫不就業的本科畢業生相應增多,針對本科生的生涯規劃指導需要優化調整。”王頂明建議。(本文部分採訪對象使用化名)((本報記者 陳 鵬)

【糾錯】 【責任編輯:王琦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10949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