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28 16:20:25
來源:北京晚報

家長主動攢班,教師偷偷授課 上個課還得簽保密協議

字體:

  家長主動攢班 教師偷偷授課 上個課還得簽保密協議

  “授課老師都來自海淀、西城一線老師。”“重點學校、示范學校一線骨幹老師組成講師團。”

  寒假雖然還沒到,但是各大教育機構已經開始了寒假培訓班的宣傳。而在職一線老師加入,成為不少培訓機構宣傳的重點。記者調查發現,在明知違規的情況下,機構會要求參加寒假班的家長簽訂保密協議。而有些家長則以能拉到一線老師輔導名義,在家長群內主動攢班,或者在朋友圈裏公開推廣。

  糾結

  不上寒假班 春季跟不上

  “早就等著寒假了,能集中時間給孩子突擊拔高一下。”王琳是初一孩子的家長,兒子大鵬今年幸運地進入了心儀的中學,還沒慶幸完,就開始面臨其他學生帶來的巨大壓力,大鵬的數學、英語、語文成績全面落後。除了日常給大鵬加了培訓班之外,王琳早就盯上了寒假時間——從上個月底,她陸續給孩子報了4個寒假班,集中在數學和語文兩個科目。

  數學是孩子的固定選項,已經在一家機構學了5年,每個假期都得上假期班。“假期裏的課都特別重要,有時候還會有下個階段的新課,你要不跟著上,新學期的課根本聽不懂,會被調整班型,顧問也會跟家長商量降級,這個我們可接受不了。”

  語文課則是王琳給孩子選定的主攻方向,她選的寒假班也是專門針對閱讀理解和寫作的,機構顧問也告訴她,寒假班老師會對孩子進行重點“打磨”,也會銜接下學期校內教學內容,“以前對語文重視不夠,感覺他有時候理解不了題意,現在提前學一點兒,把閱讀理解搞上去,以後在歷史、政治課上都會受益。”

  像王琳這樣把孩子的寒假變成了培訓時間的家長還有很多,尤其是已經在各大培訓機構上課的學生,幾乎沒有一個拒絕“寒假班”的。學科類中,數學寒假班是家長們選擇最多的,而主要原因就是假期班和日常班的教學內容有緊密銜接,在銷售上也多有捆綁銷售,但家長們已經習以為常。

  “寒假班講的是新知識,春季班的課就是對這些知識點的鞏固和提高,不上寒假班,怎麼能跟得上?”家有四年級學生,李曉覺得在是否報寒假班這個問題上,家長根本就沒有“拒絕”這個選項。

  違規

  在校名教師 校外偷偷教

  雖然給孩子報了好幾個班,但王琳最看重的寒假班,還是課外機構上的精品小班,“老師是機構找來的在職一線教師,機構都讓我們簽保密協議了。”

  王琳所説的這類機構,記者也找到三家。其中有兩家位于海淀區,另外一家總部在望京地區。有知情家長介紹,此類機構幾乎不對外招生,都是“家長互相介紹”,在咨詢的時候,前臺工作人員也會先問,“是哪個家長介紹來的”。

  不管在哪個機構,工作人員都把“示范校、重點校一線老師”作為機構的主打優勢,因為記者屬于“老生介紹”,機構老師毫不避諱:“都是東、西、海、朝帶過畢業班的一線老師,熟悉考綱考點。”“每個學科都能給你聯係到一線老師,而且一定是這個學校的優勢科目任教老師。”“我們這裏就是幾個老師合開的,除了少數全職老師是機構內部員工之外,大部分老師是附近學校的一線教師……”

  這樣的課程自然價格不菲,海淀黃莊附近的一家培訓機構只提供一對一或者一對二課程,按照老師來源和以往教學效果來收費。找一位來自示范校甚至“六小強”學校的老師來進行一對一授課,每節課一個小時,費用至少500元,每次至少兩節課,語文、數學等主科老師,費用還要再高一些。但是可以試課,並且沒有購買課時次數的限制,“試課的時候,您帶上孩子這門課最近一段時間的考卷和作業,老師可以綜合評估一下孩子的情況,給孩子專門制定教學規劃,看看用幾個課時能達到理想效果。”

  針對有關機構的檢查,這些機構也很有防范意識,不僅僅是咨詢中只接待熟人介紹的家長,在設計班型的時候,也以精品小班為主,超過兩人的班級就要求同一學校或者住址相近的家長自行組班,機構不負責“攢班”。明面上的理由是提升教學效果,其實還是為了避免被舉報。

  此外,多數機構都會要求購課的家長與機構簽訂保密協議,並且在介紹老師的時候,給出的都是模糊性信息,不會明確告知老師的姓名和所在學校,在記者質疑這些老師是否真的來自中小學教學一線時,工作人員一再解釋,“肯定是名校的一線老師,教委查得嚴,教學效果好就行,老師叫什麼並不重要。”

  亂象

  家長當“班頭”主動去攢課

  把一線在職老師拉來做串講、培訓,已經不是小培訓機構獨有的秘訣了,有些跟老師相熟的學生家長也開始試水自行攢班,以能請來一線老師為噱頭,拉來成績相近的孩子一起私下補習。

  在李曉看來,寒假班其實也有“鄙視鏈條”,她給孩子報的機構大課僅僅是鄙視鏈的下遊,精品小班課也不過是中遊水平,真正處在“頂端”的就是這些家長們自行攢出來的補習班。“多數都是學霸孩子的家長召集,成績不好的,人家都不叫你去,費用也是直接微信轉賬。”

  李曉曾經在家長群裏加了一名家長,上個月,她就發現這個家長在朋友圈裏發了好幾條攢班信息。李曉向記者展示了幾條,在那位家長的介紹中,她已經找好場地,並且聯係到物理、數學、化學、生物等多科名校一線在崗名師,利用周末和寒假時間給孩子進行拔高教學。“她家孩子成績很好,之前也曾經跟我們分享過幾次學習經驗,沒想到這次直接下場招生了。”

  張欣家的孩子已經參加了一個期末衝刺班,“初中期末考試會有全區大排名,想讓孩子爭取個好名次。”張欣説,衝刺班也是一個家長張羅起來的,聲稱請來的都是重點校一線老師。現在是利用周末時間上課,寒假期間也會保留,班裏的孩子都是所在校兄弟班級排名靠前的孩子,“‘帶頭大姐’在群裏説過讓大家保密。其實她不説,我們也不會隨便對外説。能有這樣有針對性的輔導機會,給孩子提高一下學習效率,我們還是挺珍惜的。”

  提醒

  有償補課可舉報

  一線在崗老師在校外有償教課,是北京市教委明令禁止的。北京市在2017年出臺了《關于加強中小學校和在職中小學教師有償補課長效治理工作的意見》,明確規定,嚴禁中小學校與校外培訓機構聯合進行有償補課;嚴禁在職中小學教師參加校外培訓機構或由其他教師、家長、家長委員會等組織的有償補課。記者撥打教委熱線96391咨詢時,接線人員再次明確,這個禁令依然有效。96391熱線也是有償補課的市級舉報電話,可以全天24小時接受群眾舉報。“舉報時請提供在外授課老師的名字、所在學校、授課地址、上課時間。我們會在7個工作日內給予反饋。” (文中家長為化名) (記者 周明傑)

【糾錯】 【責任編輯:周楚卿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917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