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沒“錢”途?學考古究竟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2020-08-14 12:33:49 來源: 齊魯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近日,湖南留守女孩鐘芳蓉以文科成績676分,湖南高考文科第四名的好成績報考北大考古專業一事引發熱議,不少網友認為考古專業沒“錢”途,勸鐘芳蓉不要報考這樣冷門的專業。

焦家遺址發掘現場

  那麼,學考古究竟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公眾對于考古的想象,更多來自《鬼吹燈》和《盜墓筆記》這兩部小説。現實中,學考古的體驗可能比你想象的還要豐富。在山大歷史文化學院考古學與博物館學係副教授唐仲明看來,工科、理科、藝術、文學、哲學……無論你想學啥,考古專業總有一款適合你。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考古學屬于文科,其實學生要涉獵很多理科知識,還要掌握一定的實驗技能。比如動物考古,就與生命科學緊密相連;又如分析陶器成分、燒陶工藝等,就與化學相關;分析人體骨骼,學習的體質人類學知識則與醫學聯係緊密。

  如今的考古學習也充滿了“科技范兒”。例如通過給發掘出土的人類頭蓋骨拍CT,可以分析人類牙齒的遺傳變化特徵。唐仲明笑稱考古有時像破案,通過現代科技手段,能夠分析復原發掘出土的人體死亡原因。比如2018年在菏澤青邱遺址,發現了兩具身體和頭骨分開埋葬的個體。趙永生副教授的研究團隊通過X光片和CT掃描等分析研究,判斷其中一具的頭骨是從背後被利器砍斷;而另一具則是先從前面用銳器將喉管割斷後再砍下。”

  唐仲明説,考古要學習各種相關技術,比如文物繪圖,還要學習使用各種測繪設備,如全站儀、RTK、無人機等的操作使用方法,這就與工科有相似之處。此外,像考古遺跡、遺物的三維掃描,三維模型構建與復原等,與計算機學院有密切的合作。所以,考古是一個典型的交叉學科,要用到很多其他專業的知識、設備、理論和方法。

  考古專業學生最期待的要數田野考古實習了。當然,實習地點的生活條件是比不上學校的。例如唐仲明帶學生在焦家遺址實習時,老師同學就住在村裏,租的是當地村民的房子。深入田間地頭的集體生活,給學生們的青春歲月留下了別樣溫暖的滋味。

  每天上工八小時,考古實習是充實而忙碌的。同學們被分配到各自的探方中,每個探方會有一兩個民工幫忙。大家拿著手鏟刮平面,出現遺跡時進行判斷。與《盜墓筆記》和《鬼吹燈》描述的不同,真正的田野發掘地點大多不是充滿金銀財寶的墓葬或遺址。對考古學生而言,每次有重要發現時,不只是喜悅,還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他們要詳細地記錄、準確地繪圖,還要評估某一遺跡在整個探方中的位置,和其他遺跡的關係等等。

  對于考古人來説,田野那些事可謂“勞其筋骨,樂其心智”。能夠在學生時代參與像焦家遺址這樣重大遺址的發掘,那更是“拼人品”的事。“一直彎著腰幹一天是很辛苦的,但慢慢清理出重要的遺跡,學生的那種喜悅是無以言表的,那是通過自己辛勤勞動收獲的果實,有的同學到點都不下工,也不吃飯,餓、累全忘了。”唐仲明説。

  很多考古人回憶起學生時代的考古實習,都不禁流露出興奮的神情。山大歷史文化學院考古學與博物館學係教授郎劍鋒回憶,2003年春天,當時他還是一名本科生,那一年他第一次接觸田野考古,收獲了終身難忘的驚喜。

  那年,當他真正面對腳下的土地時才發現,紙上得來終覺淺。在課堂上老師講得很明白的知識,到現場卻發現和實際操作差距很大。比如區分土質、土色,真正到探方中才發現,那些貌似淺顯的知識,需要特別用心去體會、觀察才行。通過一遍又一遍的刮面,才能仔細分辨出土壤硬度和顏色的差別。

  田野考古,大多數時候其實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平淡,郎劍鋒對那段實習的印象多是每天埋頭在探方內一遍遍地刮面,挖出最多的是各時期的陶片,下工時用袋子裝好扛回駐地。能在田間野外有這樣一段恣意瀟灑的青春,讓人終生難忘。

  在學生時代就能參與重大發現,郎劍鋒是幸運的。那一年他在大辛莊遺址實習工地親手挖出了帶有甲骨文的卜甲。其實在他當時實習的工地,經常能發現卜骨或卜甲,但都沒有文字。每挖到一片卜甲,同學們總希望上面能有字。同學們每次發現像字的卜甲、卜骨,都會興奮地去找方老師“鑒寶”,但每回老師都給出否定的答案,漸漸地同學們那種興奮勁兒便消退了。就在這時,郎劍鋒在一個活動面發現了一片卜甲,他懷疑有字,雖然沒有抱多大希望,但還是再次向老師求證。沒想到,這一次老師竟然給出了肯定的答案,這讓他忍不住興奮地喊了出來。

  濟南市考古研究所考古科科長郭俊峰回憶自己學生時代的田野實習,也連連感慨“幸運”。1999年7月,以濟南市考古所成員為主組成了洛莊漢墓考古隊,由山東大學崔大庸教授帶隊進駐洛莊漢墓,對銅器坑周圍進行搶救性發掘。那時郭俊峰在濟南市考古所實習,也成為了考古隊的一員。

  就是在這次實習中,郭俊峰親身經歷了挖金子的“神話”。發掘中,一個又一個陪葬坑陸續被發現,可謂成果豐碩。正當考古隊即將撤退之際,郭俊峰的同學劉劍用鐵锨從松軟的土裏翻出了三件黃燦燦的東西。崔教授驚呼一聲“金器!”這下同學們興奮了,大夥把那沉甸甸的金器小心地捧在手裏,好像中了百萬大獎。當天晚上,同學們把這些金器放在保險櫃裏,然後再放在最裏屋郭俊峰的床下,並用鏈子鎖在他的床腿上。“我第一次失眠了,一點風吹草動都讓我頓時清醒。”郭俊峰回憶。

  當如此充實的學業生涯進行到畢業抉擇時,學考古真的像人們認為的那樣沒“錢”途嗎?唐仲明分析,在傳統的人文學科裏面,考古專業的就業前景是比較樂觀的,因為專業性較強,具有較強的排他性。考古專業畢業的學生可以去當中文、歷史甚至哲學專業老師,也可以進入考古所、博物館等專業性很強的文博單位工作。比如山大考古專業的畢業生選擇就業的一般都到了省級或地市級的各類文博機構。

  “目前大量基層文博機構是很缺人才的。”唐仲明以青州博物館、滕州博物館舉例,他們都是非常好的國家一級博物館。青州博物館甚至提出了“碩士以上免試”的人才引進優惠條件。

  無論如何,“勞其筋骨、樂其心志;博覽群書,動心忍性”的考古學,是一門就讀體驗非常不錯的學科。按照華裔考古學家張光直的説法,這門學科或許還是“前途無量”的:這是因為,這門學科雖然充滿挑戰,卻十分年輕,人人都有機會做出突破性的貢獻。(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范佳)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10752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