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線教育從“新”到“好”還需補哪些課
2020-02-27 10:36:47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疫情影響下,在線教育猝不及防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

  一些原本以線下為主的培訓機構,一時間全都轉到線上。一家名叫松鼠AI智適應的教育機構,甚至大刀闊斧關停了線下2000家機構,全面轉入線上。

  對在線教育來説,這樣的機遇或許是空前的。哪怕是從沒接觸過線上教育的老師、學生,居家隔離的時候也充分體驗了在線教育。機遇對行業來説至關重要,就在2019年末,還有聲音指出“線上教育的盈利模式有問題,只能輔助,不可能變為主戰場”。轉眼之間,在線教育就以高歌猛進、攻城拔寨的姿態開始徵程。就像2003年“非典”疫情期間,曾催生了線上購物行業的發展,今天,在線教育能不能再點燃人們新的教育熱情?在這個學習的時刻,在線教育又應該補上哪些課?

  教育方式的“風向”變了嗎?

  忽然之間,在線教育機構成了“香餑餑”。等待開學、等待復工的日子裏,無論是打開電視、打開新聞軟件還是手機短信,都可以看到“免費直播課”的相關信息。“釘釘”是一家移動辦公平臺,本來用作企業視頻會議和員工打卡簽到等,此次也衝在了“在線教育”的第一線。

  這些課程短則5到10分鐘,長的30到40分鐘不等,有專題、有直播、錄播,家長根據需要自由選擇。

  北京市東城區一年級學生家長李妍給孩子報名了語文課、數學課、英語課和美術課。一旦全部轉到線上,她的感受是“太累了”,因為想要線上課程效果好,“家長必須全程陪伴,而且還要全程投入。”

  關于效果方面,她通過對比,認為“語文和數學課這種知識傳授類的,線上課程效果還行,只要把知識點講透徹,孩子就能學會。但是英語課和美術課,這類需要手把手指導的,或者需要語境、師生彼此交流的,很難達到預期效果。”

  同時,一些類似“舉手發言、搶答、板書”等功能不穩定,影響了授課效果。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大多數軟件都面臨過載的問題,2月17日是全國中小學生線上開學的第一天,當大量中小學生涌入的時候,不少軟件出現了“閃退”“黑屏”“音畫不同步”等問題。

  一家數學培訓機構原計劃2月初開學,他們前期聯係好的線上平臺卻因為下載量猛然增多被限制下載,于是只好臨時更換平臺,然而新的問題來了,上課時不是麥克風不出聲就是忽然掉線。如此反復四次,才穩定一些。“水土不服。感覺角色忽然調轉了,以前線下機構才是培訓機構的‘大頭’‘主力軍’,現在風向變了。”這家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

  在線教育經歷過哪些歷程?

  在線教育並不是新鮮事,但是如此的熱度還是第一次。記者了解到,在我國,在線教育至少經歷過四輪發展。

  “第一次是遠程教育的興起。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各行各業急需人才。以廣播電視大學為主體的遠程教育迅速崛起,形成了一個覆蓋全國、結構嚴密的現代遠程教育係統。”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未來學校實驗室副主任曹培傑告訴記者,“第二次是開放教育資源運動的興起。2001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將2000多門課程資源在網絡上公開,由此拉開了開放教育資源運動的序幕。我國教育部于2003年啟動了高等學校網絡精品課程建設,鼓勵教師將自己的課程資源上網並免費開放。”

  “第三次是慕課的興起。與傳統網絡公開課相比,慕課不僅強調課程資源的共享,更強調學生學習進程和師生互動過程在網上的完整實現。第四次是教育App的興起。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移動互聯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互聯網+教育’、‘智能+教育’蓬勃開展,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教育App行業。”

  對在線教育來説,一個重要的節點是2013年。“那一年,在線教育吸引了大量投資,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在線教育開始越來越熱。”作業幫副總裁助理姚鳳嬌説。

  2015年起,在線教育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數據顯示從2015年起,在線教育以平均每天新生2.6家的速度增長,成為風口。

  “隨之,監管政策出臺促使行業步入規范調整期。經過前期的快速發展,行業市場格局初定,用戶向頭部企業聚攏。領頭羊企業可以佔據市場近七成的份額。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門發布《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行業監管政策日趨完善,在線教育行業進入規范調整期,有效改善了市場上魚龍混雜的局面,有效破解以往預付費高、退費難、教師資質參差不齊等問題。”VIPKID少兒教育研究院副院長李國訓告訴記者。

  此後,就是産品品質服務升級期。2019年,在線教育市場滲透率超過12%。“有機構預測預計2019—2022年間,在線教育的付費用戶將以每年30%速度增長。”李國訓説。

  核桃編程創始人兼CEO曾鵬軒總結:“過去受到了政策紅利、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與應用以及5G技術的成熟等諸多因素的推動,在線教育先後經歷了從數字化到移動化,再到現在的智能化等幾個發展階段,從最初簡單地將線下內容搬到線上,到後來的大數據整合,再到對數據進行深度挖掘,整個行業不斷發展升級”。

  在線教育要補上哪些課?

  疫情之下,在線教育真正惠及千萬家庭,還需要補上哪些課?

  首先是“個性化”這一課。曹培傑認為,在這個階段,在線教育最重要的工作不是美化界面、增加功能,而是擴充網絡資源、優化係統配置、簡化操作流程,切實提高網絡學習平臺的並發處理能力,用簡單的方法保障最多的學生能夠正常上課,滿足用戶數量的井噴式增長。同時,充分發揮在線教育的獨特優勢,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全面採集並利用學生的學習過程數據和教師的教學過程數據,識別學生的真實學習狀態,開展針對性的學習分析、問題診斷和資源推送,為每一個學生提供量身定制的學習方案。

  其次是“合法化”。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民辦教育研究所所長董聖足則認為,全面轉入線上教育最先應該關注的是資質問題。“開展線上教育應該要取得ICP許可證,也就是互聯網增值服務的許可證。開展針對中小學生的補習,還要在教育行政部門進行實質性的備案。未來線上教育想要走得更遠,這個程序必須要完善。”

  再次是“差異化”。“相信隨著疫情結束,會有更多的家長主動選擇在線教育。”李國訓對此很有信心,但是同時他也認為,“在線教育的教學和授課模式並非一成不變,而是迭代發展的,新技術新科技大規模應用于在線教育,使得在線教育能夠快速發展,做到與線下教育一樣甚至超越線下的教學場景和效果,真正做到因材施教,讓家長感受得到孩子學習效果的提升。”

  需求的增多,考驗著在線教育的承接能力。“在線教育甚至教培本身,還沒有達到完善的階段,我們依然要關注我們的孩子,不斷完善教學教研,加大科技投入,也要從線下教育吸取和借鑒優質教學方法和教學體驗。”曹鵬軒最後説。(本報記者 姚曉丹)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夢謠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初春拉魯濕地
初春拉魯濕地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花香伴春耕
花香伴春耕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9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