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尋子13年,他是電影《親愛的》原型
2020-01-14 08:21:59 來源: 揚子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孫海洋懸賞20萬希望找到孩子。

孫海洋在微信發布的信息。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孫海洋帶著照片四處分發。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20年春節即將來臨,深圳的街上已經有了過年氣息,很多家庭都開始採辦年貨,為團圓飯做好準備,孫海洋也是其中一員。距離兒子孫卓被人販子拐走已經過去了13年,這13年裏,他幾乎跑遍了全中國,把孩子的照片貼滿大街小巷,他的故事被改編成電影《親愛的》,讓無數觀眾落淚。其實每到過年,對孫海洋一家來説都是最難熬的。1月10日中午,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聯係上孫海洋時,他正在整理多條關于兒子的線索。“找了十多年,心裏已經沒了仇恨,作為爸爸媽媽,只希望知道孩子的下落,看看他過得好不好。”孫海洋説。

  孩子丟了

  一個40多歲男子買了零食將他拐走

  2014年,一部打拐題材的電影《親愛的》上映,片中孩子被拐後,父母的痛苦與數年追尋讓無數觀眾潸然淚下。影片外,主人公原型之一的孫海洋卻沒等來屬于他的圓滿結局,依然苦苦奔波于尋找孩子的路途中。

  已經46歲的孫海洋和妻子生活在深圳,平時除了經營包子店,有空就會整理志願者們發來的線索,有些是可能與孫卓相關的信息,有些是其他被拐賣兒童的消息,他在其中仔細甄別有用的內容,準備發到丟失孩子的家長群裏,同時計劃自己年後的尋子路。

  “我心裏也知道基本沒啥用,可每一條都不能放過,萬一真碰上呢!”孫海洋無奈地對紫牛新聞記者説,兒子被拐後,因為不想面對周圍的熟人和鄰居,他就搬了家,但始終留在深圳,這是個曾經帶給他無限希望的城市,同時,他也害怕一旦有天孫卓回來,找不到家。

  此前,孫海洋一直在湖南一處縣城做包子生意,他的父母都是農民,小時候生活比較清苦。2003年孫卓出生後,為了給兒子更好的生活,孫海洋帶著妻兒離開縣城,去大城市闖蕩。2007年10月1日,一家三口來到了深圳白石洲,這個城中村當時正好有一間店面要出租,隔壁就是一家幼兒園。孫海洋把店面租了下來,將兒子送去幼兒園學習。

  然而,幸福的日子轉瞬即逝。10月9日晚,孫海洋結束了一天的生意,有些疲憊,做完作業的孫卓在門外玩耍,孫海洋就在屋內打了個盹兒,等他醒來後,本來在門外的孫卓不見了。“我跑出去問街邊的鄰居,他説我親戚帶著孫卓出去玩了。我一聽這話就知道壞了,我才搬來沒幾天,哪有親戚?”據孫海洋回憶,後來在監控上發現,一名約40多歲、身高168厘米左右的瘦男子,穿著白襯衫、灰色褲、棕色皮鞋,給孫卓買了零食和玩具,隨後將他拐走。線索就在這裏中斷了,沒有人知道孫卓被帶到了哪裏。

  孫海洋和妻子也從這一刻踏上了找孫卓的路,他們把原本生意紅火的包子鋪改成了尋子店,並貼出懸賞小廣告,賞金從最開始的10萬元上升到20萬元,在當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漫長尋找

  每天打印尋人啟事,也遇到不少騙子

  “最多的時候每天都能接到上百個電話,其中有不少是騙子打過來的,開口就是要錢,説給錢就告訴我兒子在哪裏,但是具體的信息又答不上來。可我覺得哪怕是騙子的電話都沒關係,起碼説明有很多人關注。”孫海洋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盡管如此,孫卓依然沒有消息。

  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自從孫卓被拐後,孫海洋每天都在打印尋人啟事,在深圳的街道上四處張貼。有一次,當孫海洋在寶安區貼完往回走時,就看到一個好心人幫他把掉落的重新貼了回去,並説自己的孩子也被拐走了,而且他還認識五六個跟他一樣遭遇的人。

  自此,孫海洋開始接觸到全國各地的尋子聯盟和走失兒童網站,他相信只要抓住一個人販子,找到孫卓的希望就大一分。自此,孫海洋由獨自跑到各個城市尋找線索,變成了和尋子聯盟裏的爸爸媽媽們一起前往各個城市張貼孩子的海報。

  13年過去了,孫卓已是16歲,是上中學的年紀。孫海洋就帶著照片跑到中學的附近做尋親活動,每次都會吸引很多學生圍觀。

  如今的孫海洋不僅是一位父親,也是幫助走失兒童回家的志願者。《親愛的》上映後,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到他的遭遇,並主動和他聯係,向他提供疑似被拐和走失兒童的線索,幫助更多的孩子回家。不到一年時間,他搜集了3000多個丟失孩子的名單,盡管找回來的孩子依然是少數,但他始終在為此努力。

  意外收獲

  一對夫妻也丟了孩子,他幫忙找到了

  在這些丟失孩子的父母親裏,孫海洋印象最深刻的是自己幫助的第一對夫妻。2007年11月10日,就在孫卓被拐走的一個月後,孫海洋得知和自己家相距不遠的一個1歲半男童被人騎摩托車搶走,孫海洋的第一反應是此人有可能認識帶走孫卓的人,于是他立刻找到這對夫妻,並將這個孩子的信息登記在“寶貝回家”尋親網上。

  2008年3月,孫海洋接到網站站長打來的電話,説河南南陽的志願者在當地一家福利院裏發現了正在尋親的孩子,與孫海洋登記的被搶男童信息相符。由于孩子的父母是農民,對網絡不熟悉,孫海洋把他們帶去了網吧,對志願者發來的照片資料進行比對,又前往當地再次確認這個孩子就是丟失的男童,當時搶走他的男子已經被抓,那一刻,這對夫妻激動得淚流滿面。

  然而,令孫海洋再次陷入失落的是,這個男子並不認識拐走孫卓的人,他又再次踏上了前往其他城市尋子的道路。這件事距今過去了十多年,這對夫妻依然和孫海洋保持聯係,也堅信孫卓一定會找到。

  電影《親愛的》上映後,有網友提出失去孩子的父母是否應該逐漸回歸家庭,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孫海洋無奈地笑言:“我明白這個想法,但作為孩子丟失的父母幾乎不可能做到,這就像個不會愈合的傷疤。”孫海洋見過許多家庭因為孩子被拐破碎,有的為了找孩子破産借貸,有的夫妻選擇離婚,還有個別因為絕望自殺。“那些停止尋找的父母不是因為不想找了,是真的找不動了,很多孩子的爸爸媽媽因為長年奔波,身體都出了問題,我的妻子也是。”

  對話

  心中已經沒有了仇恨 只想知道他過得好嗎

  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在孫卓被拐走後,孫海洋和妻子又有了一個兒子,今年8歲。每當孫海洋看著小兒子時,腦海裏總會浮現出孫卓的樣子。“過年過節的時候最難熬,一家人吃著年夜飯,某個瞬間會突然想,不知道孫卓在哪吃年夜飯,過得好不好?”孫海洋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和妻子在家裏有一種默契,兩人從不和小兒子談孫卓被拐走的事情,甚至沒有主動對他説起過還有個哥哥,但孫海洋覺得孩子心裏是明白的,只是不願開口去問。“有次聽他和別人説話的時候忽然講‘我還有個哥哥呢’,我就覺得他應該是知道的。”

  最近,孫海洋又收到了一些相關線索,詐騙電話也時有發生,他現在的心態比十年前已經平和很多。“我找了十多年,心裏已經沒了仇恨,我知道拐賣孩子不僅僅是一個人或是一個團夥的問題,還牽扯到買賣雙方、市場等很多復雜情況。我和家人都明白,這麼久的分別,孫卓的生活習慣和環境可能已經與我們不同。我們不一定非要他回家,作為爸爸媽媽,只希望知道孩子的下落,能親眼看見他幸福才安心,讓我們看看他過得好不好。”

  孫海洋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此前他接到深圳警方通知,稱人臉識別技術對找到被拐兒童有很大幫助,他立刻前往,並將孫卓小時候的照片錄入係統。這個係統已經幫助幾個家庭找回了孩子,也許孫卓就是下一個,“他離我們越來越近了,我能感覺得到”。(記者 艾陸琦 郭一鵬)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亞麗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州:春節臨近 年味漸濃
福州:春節臨近 年味漸濃
巡山掃石護春運
巡山掃石護春運
甘肅張掖:排練社火迎春節
甘肅張掖:排練社火迎春節
雪原上的鐵路檢修員
雪原上的鐵路檢修員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36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