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入園難入園貴”困局突圍:兩個中部城市的探索之路
2019-12-09 08:12:3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家住武漢塔子湖地區的肖燕妮,有兩個正在上幼兒園的孩子,每天早晨,肖燕妮從家出門大概走10分鐘左右,就可以把兩個孩子分別送入兩所幼兒園,而每個孩子每個月300元的保育費更是讓肖燕妮覺得“沒什麼壓力”。

  肖燕妮所住的地方幾年前還是魚塘和藕塘,隨著城中村改造的進程,這裏一下子多了很多樓盤。從去年起這裏由開發商配建的幼兒園先後移交給了政府,武漢市江岸區教育局回收之後,把武漢市一個品牌幼兒園引入該地區,從去年到今年,方圓一公裏區域內,一下子多了5所同一品牌的公辦幼兒園。由此,這個地區公辦園的覆蓋率超過了50%,再加上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的覆蓋率超過了80%。

  這些年,老百姓中流傳著這樣的説法:“入園難,難于考公務員;入園貴,貴過大學的收費”,而隨著“全面二孩”政策後第一批孩子到了入園年齡,又增加了這一難題的復雜性。

  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的實施,資源短缺、投入不足、體制機制不健全等瓶頸問題正在逐漸得到改善,同時,一些掣肘的痼疾也越來越顯現出來。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從教育部了解到,據2017年對全國學前教育調研的結果顯示,一些地方的小區有的沒有配建幼兒園,有的雖然建了但沒有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園。應該説,小區配套幼兒園具有天然的地域壟斷性,這些小區配套學前教育資源的嚴重流失,是造成城鎮“入公辦園難”“入普惠性民辦園難”“就近入園難”的主要原因。

  2018年11月,黨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幹意見》,提出規范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使用,並要求對小區配套幼兒園規劃、建設、移交、辦園等情況進行治理。並提出到2020年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覆蓋率要達到80%的目標。

  不久前,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在湖北和江西採訪時發現,隨著在小區配套園治理上的不斷探索,“入園難”“入園貴”正在這兩個“東接沿海,西接內陸”的中部省份取得越來越顯著的效果。

  探索一:收回小區配建園

  早在國家2010年頒布的、被坊間稱為“國十條”的《國務院關于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幹意見》中就已經明確提出,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作為公共教育資源由當地政府統籌安排,舉辦公辦幼兒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幼兒園。

  幾年過去了,小區配套幼兒園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園的情況並不樂觀。

  “這其實是利益的博弈。”武漢市江岸區教育局副局長黃運萍説。

  在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之前,不少開發商把住宅小區內配建的幼兒園或租或售辦成民辦園,確實從中獲益,現在,要把那些本可以裝進口袋中的錢拿走,困難可想而知。

  為了攻克這個難關,武漢很多區都成立了由教育、建設、房屋等多個部門組成的“專班”,分成小組分別對接房地産企業的主要負責人和具體項目負責人,給他們宣講政策、宣講案例、協商方案。

  除此之外,2017年年底武漢市還出臺了《關于進一步加強住宅區配套幼兒園建設和管理的意見》,作出了“三個一律”的規定,即:未按相關標準布局配套幼兒園的規劃設計方案,一律不得審批;未按審批的規劃設計方案配套建設幼兒園的新建住宅區,一律不得辦理規劃條件核實手續;未核實並鎖定配套幼兒園的建築面積和用途,一律不得核發新建住宅區銷(預)售許可證。

  一位參與過“專班”的工作人員説:“我們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就是想説服開發商把小區配套園移交給政府。”

  但是難題的解決並不是一蹴而就的。

  “很多開發商採取了觀望態度。甚至有一家大型國有房地産商直接告訴我們‘絕不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否則,行業內的人該怎麼看我們?”江西省贛州市章貢區教育體育局社管科科長徐珍説。

  贛州是贛南原中央蘇區的核心區域,一直是全國較大的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再加上該地區經濟基礎薄弱,要想破解“入園難”則要花更大的力氣。江西省委副書記、贛州市委書記李炳軍在市委全體委員會上強調:“小區配套幼兒園專項治理是硬任務,必須堅決完成。”2019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的通知》剛一印發,贛州市便成立由市長擔任組長、分管城建、教育的副市長為副組長的城鎮住宅小區配套園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市政府主要領導多次召開調度會,到一線調研破題,深入小區配套幼兒園現場調研並與開發商商談。小區配套幼兒園專項治理成為贛州市的“一號工程”。

  終于,敢于“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出現了。

  “一次次上門走訪,開發商應該也看到了我們的決心,終于主動來跟我們商談。”贛州市教育局局長鄧明介紹。雲星·公園大觀小區成了贛州市“破冰”的突破口,為了鼓勵更多開發商把小區配套園移交給政府,贛州市同時也相應出臺了激勵政策:凡是回收的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用地原出讓金退還給開發單位。

  開發商把幼兒園交出來,政府把公辦園建進去,這一出一進,帶來的是業主更為積極的入住、社會對樓盤的更廣泛關注以及樓盤品牌的提升,很多樓盤的二手房價也在悄然飆升……

  “破冰口”打開後,越來越多的開發商開始跟政府進行洽談,甚至有不少開發商願意無償把配建的幼兒園移交給政府。

  “我們明顯能看到這種變化。”黃運萍介紹,僅以她所在的武漢市江岸區為例,2016年江岸區與開發商簽訂了協議共接收了5所幼兒園,2017年為1所,到了2018年速度明顯加快,共簽訂了12所幼兒園的接收協議,“2019年,現在已經簽訂協議的就有9所,還有4所預計明年年初也能簽訂協議。”

  而在江西贛州,2012年的時候僅有24個公辦園,其中4個城區根本沒有公辦園,2018年贛州市開始正式啟動小區配套幼兒園的專項治理,僅這一年,中心城區——章貢區就增加了8所公辦園,截至2019年11月底,贛州市共增加公辦園學位3.4萬個。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在江西省贛州市經開區辦事處章江幼兒園遇到了正在接孩子的家長趙燕妮,“我們這裏以前是一片村莊,孩子要到更遠的地方上幼兒園,而且是私立的,一個學期得1萬元,幼兒園的老師經常換,孩子很不適應。今年,小區樓下的這個公辦園開了,我們馬上回來了,一個學期保教費只要1500元。”

  公辦園學位增加,入公辦園難的問題得到了緩解,入園貴的問題也同時得到緩解。

  探索二:把新建園變成優質園

  公辦園數量迅速多了起來,並不意味著問題全部解決。

  “我們不僅要收得回還得接得住,最終還得辦得好。”贛州市教育局學前教育科科長曾麗芳説。

  只有真正把收回的公辦園辦成優質的學前教育資源,才能真正解決“入園難”的問題。

  兩個省份不約而同選擇了用已經成熟的優質品牌帶領新園辦園的辦法。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在武漢硚口區了解到,剛剛于今年9月開學的漢江灣幼兒園就是由硚口機關幼兒園接管的。硚口機關幼兒園是有60年辦園經驗的市級示范幼兒園,接管了漢江灣幼兒園之後,便向新園派駐了園長、執行園長、保健老師、班主任等10個人。這樣,新園和總園之間在辦園理念、管理、師資和保教質量等方面基本可以做到同步。而這已經是硚口機關幼兒園接管的第三個幼兒園了。

  這種1+N的模式在較短的時間實現了優質辦學經驗的“復制”“粘貼”,迅速提升著新園的辦學質量。

  “我們主要是採用中心園建分園的形式,中心園派出園長、教師,一起組織各類環境創設、遊戲探究等研討活動。”江西省贛州市經開區黃金嶺街道辦事處中心園園長鄭巧燕説。鄭巧燕現在也是章江幼兒園的園長,她日常的一個重要工作就是組織分園和中心園的老師一起培訓和教研。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有些家長之所以選擇民辦園,一方面是因為身邊公辦教育資源短缺,還有一些家長則認為“高端民辦園能提供更優質的教育”。武漢的家長李娜抱有這樣的想法:“我最初把女兒送到了一個民辦幼兒園,幼兒園每天會在家長群中上傳很多視頻,我們隨時可以知道孩子在幼兒園學了什麼。”

  後來,李娜把女兒送到了所住小區中的公辦園——漢江灣幼兒園。最初,李娜還有些焦慮,因為她發現公辦園的老師們根本沒有時間實時給家長上傳視頻。但是,一個月後她的焦慮打消了,一天,李娜一家人在吃飯的時候,她無意間把勺子放在了碗邊上,女兒看了一會兒突然説:“媽媽你看,這像不像一個蹺蹺板呀?”

  “女兒進入公辦園之後最大的變化是變得更靈活了,她不再是表演一段兒歌或者跳一段舞,而是學會了思考。”李娜説,女兒的這種變化讓她驚喜。

  探索三:迅速提升鄉村幼兒園質量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在解決“入園難”問題上,除了增加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和提高辦學質量,作為革命老區、經濟落後地區的贛州市還面臨著更為復雜的問題。

  記者在贛州市贛縣區了解到,該區是2016年年底才撤縣為區的,近幾年,人口從10多萬人增加到20多萬,“每年新增的學前教育適齡兒童就有1000人左右。”贛縣區教育科技體育局局長譚裔明説。

  “正在開發的樓盤必須配建好幼兒園,否則審批圖紙這一關都過不了,在此之前一共有11個小區配建幼兒園,到目前為止還有兩家高收費的民辦園沒有收回,下一步準備把這兩個辦成普惠性民辦幼兒園。”譚裔明説。

  贛縣區現在面臨著兩個問題,一個是中心城區的外延,另一個是本地鄉村的城鎮化。因此,贛州市還面臨如何解決鄉村孩子上好幼兒園的問題。

  贛縣區幼兒教育辦公室主任黃邦英介紹,贛縣區2016年的公辦入園率只有21%,成為國家學前教育改革發展試驗區後,政府的投入增加了很多,在全區19個鄉鎮都辦起了公辦園的中心園。

  這些年隨著城鎮化的進程,一些“村小”閒置下來,贛縣區便把這些閒置資源改建成了幼兒園,或者利用“村小”的部分閒置空間辦成“村小”附屬幼兒園,現在建成的村級辦公幼兒園已達144個,“基本能滿足村民就近入園的問題。”黃邦英説,另外,贛縣區還爭取中央財政支持,從2016年起在該區設立了農村學前教育巡回支教點106個,招募巡回支教志願者212名,安排他們到106個支教點開展巡回支教。同時,利用贛州市義務教育教師控制數政策,2018年以來,補充鄉鎮中心幼兒園教師50名。

  記者在兩個省份採訪時發現,幾乎每一個幼兒園的園長都提出,正在為人和編制的事著急。

  即便不斷挖掘潛力,空缺依然很大。

  好在,辦法總比困難多。

  據了解,贛州市今年提出了三條措施:一是事業單位改革收回的空編向公辦幼兒園傾斜;二是對照幼兒園教師配備標準,通過核定公辦幼兒園聘用教師備案數的辦法,實行公辦幼兒園專任教師總量管理;三是對保育員、衛生保健人員、財會人員、安保人員、炊事員等,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方式解決。(記者 樊未晨)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亞麗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87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