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推動中小學開展職業啟蒙教育
2019-12-06 07:32: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發布,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地位

  推動中小學開展職業啟蒙教育

  12月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徵求意見稿》)在教育部官網公開徵求意見。在原法基礎上,《徵求意見稿》共修訂調整41條,新增15條。明確了現代職業教育體係框架,打通職業學校教育發展通道,向上包括專科、本科層次的職業高等學校;向下融入義務教育,加強職業啟蒙教育。同時,推進中等、高等學歷職業教育的貫通培養,可以實行彈性學制。

  強調職教與普教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我國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自1996年9月1日起施行。教育部在關于《徵求意見稿》的起草説明中稱,現行《職業教育法》已經不能適應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新形勢、新任務、新要求,迫切需要予以修訂。2018年,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將《職業教育法》修訂列入立法規劃。

  2019年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提出了一係列新的政策舉措,職業教育進入新的發展時期。《徵求意見稿》在原法基礎上,共修訂調整41條,新增15條。

  其中,《徵求意見稿》明確了職業教育內涵,強調職業教育是與普通教育不同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的定位。規定國家在義務教育後的不同階段實施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分類發展。

  技工學校納入中職管理

  在《徵求意見稿》起草説明中,教育部對關于技工學校特別是技師學院的法律地位作出説明。目前,技工學校已納入中等職業學校管理,此次修訂增加了符合條件的技師學院經審批,可以設置為職業高等學校的表述。

  同時,為保持義務教育的統一性,《徵求意見稿》中取消了初等職業學校教育(實踐中全國僅有職業初中15所,且已統計入義務教育學校,可以作為義務教育的特殊類型),刪除了原法中關于初等職業學校教育的表述。

  《徵求意見稿》中還採用了“職業高等學校”的概念。據教育部發布,為落實類型教育的定位,用職業高等學校的概念替代高等職業學校概念。職業高等學校對應于普通高等學校,包括專科、本科層次。

  關于職業教育等級,《徵求意見稿》將職業教育分為初級、中級、高級三級,為將來推動職業教育體係對接國家資歷框架奠定法律基礎。

  《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新增條文(節選)

  第十一條:國家鼓勵職業教育領域的國際交流與合作,支持引進境外優質職業教育資源,鼓勵招收職業教育類別留學生,支持職業教育機構赴境外辦學,鼓勵開展多種形式的職業教育資格資歷互認。

  第二十三條:國家建立産教融合型企業認定制度。

  依法履行職業教育義務,符合(前款)條件的,可以認定為産教融合型企業。各級人民政府對産教融合型企業可以給予適當補貼或者政策優惠。産教融合型企業認定和支持的具體辦法,由國務院教育行政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制定。

  第二十七條:國家推行學徒制度,鼓勵有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能力的企業設立學徒崗位;有條件的企業可以與職業學校聯合招收學員(學徒),以工學結合的方式進行培養。

  第三十三條 職業學校依法自主管理。

  在基本學制基礎上,可以適當調整修業年限,實行彈性學習制度,經批準,可以實行中等、高等學校職業教育的貫通培養。

  職業高等學校可以按照國家規定,採取文化素質與職業技能相結合的考核方式招收學生;對有突出貢獻的高級技能型人才,經考核合格,可以破格錄取,具體辦法由國務院教育行政部門制定。

  第三十五條 職業學校、職業培訓機構應當建立健全教育質量的評價與保障制度,吸納行業、企業參與評價,並及時公開相關信息,接受社會監督。

  具備條件的行業組織、職業教育研究機構等第三方專業機構可以依法對職業學校教育教學質量開展評價、認證。具備條件的機構,可以根據職業技能標準研發職業技能等級標準,實施職業技能等級考核、評價。

  第三十九條 國家建立職業教育教師培養培訓體係。

  國家設立職業教育教師培養培訓基地,加強專業化教師培養培訓;鼓勵、支持地方人民政府設立專門的職業技術師范學院,鼓勵高等學校設立職業教育教師教育專業;鼓勵行業企業共同參與職業教育教師培養和培訓。

  産教融合型企業、規模以上企業應當安排一定比例的崗位,接納職業學校、職業培訓機構教師實踐。

  ■ 亮點

  1

  打通職業學校教育發展通道

  《徵求意見稿》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溝通,初級、中級、高級職業教育有效銜接,體現終身學習理念的現代職業教育體係。打通職業學校教育發展通道,向上包括專科、本科層次的職業高等學校;向下融入義務教育,加強職業啟蒙教育。同時,推進中等、高等學歷職業教育的貫通培養,可以實行彈性學制。

  【解讀】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與繼續教育研究所所長 孫誠

  職業教育作為類型發展,有它獨特的特點,但第十二條中特別強調“終身教育”理念,職業教育並非獨立于普通教育之外,二者不是割裂的。讓孩子們有更多選擇權和自由流動權。另外也從法律層面明確,初級、中級、高級的人才構架都是可以暢通的。

  另外提到加強職業啟蒙教育,其實教育本身是沒有界限的,未來對人才的衡量標準,已不僅是用傳統模式去評價。將來如果職業教育能夠和基礎教育聯手,把更多職業精神、職業素養內容不僅局限在職業學校去教,而是在普通教育早期注入這樣的育人理念和育人能力標準,向下融通,是更加可喜的。

  2

  明確職業培訓分類根據情況分級培訓

  《徵求意見稿》明確,職業培訓包括從業前培訓、轉業培訓、學徒培訓、在崗培訓、轉崗培訓及其他職業性培訓,根據情況分為初級、中級、高級職業培訓。職業培訓分別由相應的職業培訓機構、職業學校實施。其他學校或者教育機構、企業、社會組織可以根據辦學能力、社會需求,開展面向社會的、多種形式的職業培訓。推動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及其他學習成果互通銜接。

  【解讀】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與繼續教育研究所所長 孫誠

  職業教育和國民經濟緊密相關,第十四條特別講清了學歷教育和培訓的關係,針對培訓做了界定。培訓是每個人實現自我提升的機會,將來可能會成為學歷之外的能力建設的途徑,也許是短期,也許是長期,不一定是傳統概念中在固定時間空間去學習,而是在自己職業生涯中,針對所欠缺的能力進行提升,是一種更為包容的學習機會,也呼應了“終身學習”理念。各行各業都有不同的標準,如果能通過多元的途徑找到自己的發展方向,也是很有意義的。

  3

  擴大職校辦學自主推動學校面向市場

  《徵求意見稿》提出,擴大職業學校辦學自主權。推動職業學校面向市場、面向就業自主辦學,落實職業學校管理自主權,按照專業設置與産業需求對接、課程內容與職業標準對接、教學過程與生産過程對接的要求,強化教學自主權,擴大學校薪酬分配自主權,給予更大招生自主權。

  【解讀】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與繼續教育研究所所長 孫誠

  辦學自主權擴大,學校就可以有話語權,例如在校企合作上,可以減少對繁瑣審批流程的等待,有利于解決産教兩張皮的問題,減少過多幹涉,但用法律去監管辦學資質及水平,幫助建立良好的競爭機制。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儲朝暉

  草案中並沒有清楚地界定涉及職業教育相關主體的責任和權利邊界。提到擴大職業學校辦學自主權,但怎麼保證辦學主體應該有的權利,如何更好地承擔責任,在草案中並未做過多涉及,是一個遺憾。

  “職業教育要想發展需要進一步與産業進行融合。”儲朝暉認為,現階段職業教育與産業的融合度相對較低,原因之一就是辦學主體的權利沒有得到保障。此外,“如果沒有産業的發展,沒有充足的市場作保,職業教育不能得到真正的、充分的發展。”(記者 馮琪 方怡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5313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