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青青校園,為何欺淩一再上演
2019-11-19 08:34:13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西安的小學生們舉著向校園欺淩説“不”的標語,共同抵制校園欺淩。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編者按

  近來熱映的電影《少年的你》,再度揭開了校園欺淩的“創傷”——“她們一直在欺負我,你們為什麼不做點什麼?”年輕的生命終結前這最後的責問,發人深省、錐心刺骨。校園欺淩,是個老話題,但每每出現,卻總能牽動無數人的神經,因此,無論是從其影響面的廣泛性還是不良後果的嚴重性而言,這個問題都必須引起高度重視。面對校園欺淩,我們不禁想問,在最是朝氣蓬勃、熱情洋溢的青春時光,在本該寧靜純美的校園裏,為何欺淩的“惡”總相伴相隨?欺淩與被欺淩,是什麼讓它一次次上演?面對校園欺淩,我們該如何防如何治?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調查與數據中心組織實施的大型社會調查項目中國教育追蹤調查(CEPS)一直把校園欺淩作為主要的研究內容之一。對中國教育追蹤調查(CEPS)數據的分析顯示,家庭和學校在應對校園欺淩上起著關鍵性的作用。本期,我們通過數據分析,與專家學者一起展開探討,溯本求源,探尋最有力的手段,對校園欺淩説“不”!

  樣本介紹

  從2013年起,中國教育追蹤調查(CEPS)對分布在全國20個省級單位的112所學校的10279名初中一年級學生進行了持續的追蹤調查。至2019年,這批學生已全部年滿18歲,完成了高中階段的教育,進入了大學或是步入了社會。在2018-2019學年,中國教育追蹤調查又啟動了一個從小學階段開始的研究隊列,對分布在全國21個省級單位的200所小學的36389名四年級小學生進行時間跨度為33年的追蹤調查。

  校園欺淩近年來日益受到各方面的廣泛關注。觸目驚心的案例讓我們意識到校園欺淩就發生在身邊,周圍的每一個孩子都可能成為校園欺淩的受害者,他們的身心健康、人格與行為方式、價值觀和世界觀等都可能由于校園欺淩帶來的傷害而受到深遠的影響。對于校園欺淩,除了用典型事例來讓社會公眾認識到其惡劣性和嚴重性以外,也需要科學的數據來揭示我國校園欺淩的現狀、影響因素以及諸多方面的後果。

  初中階段校園欺淩發生率高于小學和高中

  從形式上劃分,校園欺淩表現為言語欺淩、社交欺淩、肢體欺淩和網絡欺淩四種形式。

  在小學與初、高中階段,校園欺淩的發生率也有所不同。中國教育追蹤調查(CEPS)的數據顯示:在小學階段遭受過言語欺淩的學生比例為40.6%,遭受過社交欺淩的比例為34.1%,遭受過肢體欺淩的學生比例為16.6%,遭受過網絡欺淩的學生有9.1%;有50.1%的學生受到過至少一種形式的校園欺淩,32.3%的學生曾受到過不止一種形式的欺淩,有49.9%的學生在小學階段沒有受到過校園欺淩。在初中階段遭受過言語欺淩的學生比例為52.3%,遭受過社交欺淩的比例為41.8%,遭受過肢體欺淩的比例為21.7%,遭受過網絡欺淩的比例為16.8%,有61.2%的學生受到過至少一種形式的校園欺淩,40.1%的學生曾受到過不止一種形式的欺淩,只有38.8%的學生在初中階段沒有受到過校園欺淩。而在高中階段,遭受過言語欺淩的學生比例為41.1%,遭受過社交欺淩的比例為32.1%,遭受過肢體欺淩的比例為15.3%,遭受過網絡欺淩的比例為19.8%;有49.6%的學生受到過至少一種形式的校園欺淩,31.3%的學生曾受到過不止一種形式的欺淩,有50.4%的學生在高中階段裏沒有受到過校園欺淩。

  從數據分析結果可以看出,初中階段是校園欺淩發生率最高的階段,各種形式欺淩的發生率基本上都高過小學和高中階段。國外的研究也揭示出相同的模式,其原因主要是少年們在初中階段進入了青春期而導致心理狀態和行為模式的改變。從小學直到高中的整個基礎教育階段,有75.3%的學生遭受過至少一種形式的校園欺淩。

  相對于校園欺淩的不同形式,校園欺淩的程度更為重要。

  通過遭受校園欺淩的頻度、遭受校園欺淩的類型數(廣度)、校園欺淩對于身心健康的傷害程度(深度)來綜合評判校園欺淩的嚴重程度,可分為輕度欺淩、中度欺淩、重度欺淩。數據結果顯示,除了有24.7%的學生沒有遭受過校園欺淩外,在整個中小學階段,有42.7%的學生遭受過輕度校園欺淩,有26.5%的學生遭受過中度校園欺淩,而遭遇過重度校園欺淩的學生佔4.1%。

  哪些孩子更容易成為校園欺淩的對象

  盡管所有的孩子都有可能成為校園欺淩的受害者,但數據也顯示,具有某些個體特徵的孩子更容易成為校園欺淩的對象。

  男孩子相對于女孩子更容易成為校園欺淩的對象。男生在中小學階段遭受過校園欺淩的比例為81.8%,女生的比例則是70.9%,但是,在遭受重度校園欺淩的比例上,男女生之間則並不存在明顯的差異,兩者分別為4.2%和4.1%。

  學習成績是影響校園欺淩發生的重要因素。數據顯示,學習成績好的學生在中小學階段遭受過校園欺淩的比例為62.4%,學習成績中等的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為74.9%,而學習成績差的學生遭受過校園欺淩的比例則達到了80.1%。

  學生的相貌和體型胖瘦會影響校園欺淩的發生。認為自己長得漂亮的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為73.1%,認為自己長相一般的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為72.9%,這兩者之間基本上不存在顯著的差異;而認為自己長得醜的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則要高得多,達到了78.8%。通過計算BMI(身體質量指數)來評判學生的體重肥胖水平,分析結果顯示:體重正常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為71.4%,體重瘦小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為77.1%,而肥胖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最高,達到了80.5%。

  學生的性格也是影響其是否會遭受校園欺淩的因素。中國教育追蹤調查(CEPS)利用大五人格量表測量了學生的性格,分析結果顯示,在人格的五個維度中,內向的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要明顯高過外向的學生,宜人性程度高的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明顯低于宜人性程度低的學生,神經質維度上得分高的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比例也顯著的高,而謹慎性和開放性這兩個人格維度在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發生率上則沒有明顯區別。

  重度校園欺淩的發生要從家庭和學校找原因

  盡管學生的個體特徵是影響其是否會遭受校園欺淩的因素,但我們不能因此就將校園欺淩的原因歸結到學生個人身上。實際上,學生所在的家庭和學校對于校園欺淩的發生、嚴重程度以及後果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對數據的分析也顯示,學生的個體特徵只是對輕度和中度校園欺淩的發生造成差異,而在重度校園欺淩的發生上,學生的個體特徵基本上都無顯著的影響,只能是從家庭和學校來尋找造成差異的原因。

  家庭居住安排對于學生是否會遭受校園欺淩以及嚴重程度具有重要的影響作用。分析結果顯示,由于工作、學習、父母離異等多種原因,在我國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生有將近四分之一(24.8%)沒有與父母雙方住在一起。而沒能受到父母雙方的照料大大增加了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可能性,他們遭受過校園欺淩的比例高達83.3%,遭受重度校園欺淩的比例則為6.9%;而與父母雙方住在一起的學生遭受過校園欺淩的比例為72.6%,遭受重度校園欺淩的比例為3.2%。

  良好的家庭親子關係能有效地降低校園欺淩的發生率及嚴重程度。分析結果顯示,與父母溝通不順暢、得不到父母充分照料的學生遭受校園欺淩的風險會大大增加。例如數據顯示:在初中階段近視的學生中竟然有約20%的家長不知道他們的孩子已經近視了,這部分學生遭受過校園欺淩以及重度校園欺淩的比例分別高達84.1%和7.8%,而家長能準確掌握其視力情況的學生遭受過校園欺淩以及重度校園欺淩的比例則分別下降到了73.2%和3.3%。

  良好的校園管理是控制校園欺淩發生、嚴重程度及不良後果的有效手段。分析結果顯示,農村學校的校園欺淩平均發生率為78.1%,明顯高過城市學校70.3%的發生率。提供學生住宿學校的校園欺淩平均發生率為79.3%,高于不提供學生住宿學校的70.9%的發生率。在高中階段,在職業學校就讀的學生有69.4%的遭受過校園欺淩,而在普通高中就讀的學生只有48.6%的遭受過校園欺淩。具體來説,良好的校園管理是控制校園欺淩發生、嚴重程度以及不良後果的有效手段,數據顯示,師生比高、學校與家長溝通密切如經常召開家長會以及進行家訪、教師工作滿意度高等體現出良好管理的學校在學生遭受過校園欺淩的比例、嚴重校園欺淩的發生率上都明顯低于其他學校。

  校園欺淩會造成諸多不良後果

  校園欺淩的不良後果首先表現在學生的身心健康上。從心理健康上看,沒遭受過校園欺淩的學生平均心理抑鬱得分為44.3分,遭受過輕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心理抑鬱得分為49.5分,遭受過中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心理抑鬱得分為56.1分,遭受過重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心理抑鬱得分則高達66.8分。從生理健康上看,在初中階段沒有遭受過校園欺淩的學生在初中畢業後的一年裏有59.7%的沒有生過病,遭受過輕度校園欺淩的學生有59.4%的沒有生過病,遭受過中度校園欺淩的學生有52.3%的沒有生過病,遭受過重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在初中畢業後的一年裏有只有48.1%沒生過病。

  校園欺淩的不良後果也表現在學生的學業成績和認知能力發展上。從學業成績上看,沒有遭受過校園欺淩的學生在初中三年裏學習成績在班上的排名平均前進了2.4%,遭受過輕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平均前進了0.3%,遭受過中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平均退步了1.5%,遭受過重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在初中三年裏學習成績在班上的排名平均退步了5.1%。在認知能力發展上,從初一到初三,沒有遭受過校園欺淩的學生認知能力得分平均增長了28.3%,遭受過輕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增長了25.5%,遭受過中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增長了17.1%,遭受過重度校園欺淩的學生在初中三年裏認知能力得分只增長了8.1%。

  校園欺淩的不良後果還表現在學生成年後所形成的世界觀和價值觀上。數據顯示,沒有遭受過校園欺淩的學生在成年後的主觀幸福感得分平均為54.4分,遭受過輕度校園欺淩學生幸福感得分為54.6分,遭受過中度校園欺淩學生幸福感得分為48.1分,遭受過重度校園欺淩學生的幸福感得分則只有39.6分;在社會信任上,以5分代表最高分,沒有遭受過校園欺淩的學生在成年後社會信任得分平均為3.6分,遭受過輕度校園欺淩的為3.4分,遭受過中度校園欺淩的為2.9分,而遭受過重度校園欺淩的學生社會信任感平均只有2.1分;在社會公平感上,成年後認為社會不公平的比例分別為:沒有遭受過校園欺淩的學生是25.4%,遭受過輕度校園欺淩學生是28.1%,遭受過中度校園欺淩學生是33.9%,而遭受過重度校園欺淩學生則高達45.6%。 (作者:唐麗娜,係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調查與數據中心講師;王衛東,係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心理學研究所所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亞麗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59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