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梅姨”拐賣案:重逢家庭的另一場戰役
2019-11-16 09:21:3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版尋人啟事。受訪者供圖

11月13日,廣州鎮龍,被張維平拐走前,佳鑫和父母住在這裏。新京報記者 王翀鵬程 攝

  十一月的第一天,王紅(化名)坐上了開往廣州的火車。她從重慶出發,去認親。

  要見面的是她的親生兒子佳鑫,也是她的第一個孩子,14年前,他被鄰居張維平拐走了。多年之後,王紅才知道,這個住在隔壁的憨厚男人竟是個人販子,涉嫌拐賣9名兒童。

  孩子丟了。佳鑫的爸爸楊江跑遍了周邊的村鎮找尋,但孩子的消息像一團霧氣,很快消失了。尋子的第三年,他患上了精神問題,開始出現幻覺,看誰都像人販子。在回鄉休養的途中,這個父親深陷絕望,從火車躍下,帶著對兒子的思念倒在鐵軌上。

  十幾年間,孩子們的下落始終是個謎。直到2016年3月,人販子張維平落網。據他交代,他通過一個叫“梅姨”的女人銷贓,拐賣來的孩子,由“梅姨”負責聯係買家,然後抽成。

  2018年12月,法院對張維平、周容平等人涉嫌拐賣兒童案一審公開宣判,張維平、周容平被判死刑。但中間人“梅姨”和孩子們的下落仍是個未知數。

  今年以來,公安部、廣東省公安廳刑偵部門組織廣州、增城兩級公安機關,應用智慧新警務技術,不斷縮小被拐兒童的查找范圍。11月13日,廣州增城區分局通報了人販子“梅姨”案的新進展。通報稱,近期找回了其中兩名被拐兒童,並組織家屬認親。

  對于找到孩子的家庭而言,這是另一場戰役的開始。而沒有找到孩子的家庭,還在繼續找尋孩子與“梅姨”的下落。

  從嬰兒到少年

  和佳鑫見面的前一天,王紅徹夜未眠。她在想,孩子現在會是什麼樣子?是高還是矮、是胖還是瘦?但想來想去,腦子裏都是那個白白胖胖的嬰兒。

  原定于早上九點的見面,王紅提前一個小時就到了,她在增城區公安局的辦公室裏走來走去,坐立難安。十一點半,一個女人帶著一個男孩走進來。

  王紅一眼就認出了佳鑫。他已經長到一米六幾了,父親的基因在他身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跡,他們有一樣的長方臉、寬嘴巴,眉眼間還能看出王紅的痕跡。但和他們夫妻不同的是,佳鑫皮膚黝黑,説一口流利的廣東河源方言。也有了新姓氏。

  王紅想哭,她攥著拳頭,最後還是忍住了,張著嘴半天沒説出一個字。她看著男孩,男孩也看著她。

  見面的半小時中,佳鑫沒怎麼説話,王紅和養母之間的談話更像一場拉鋸戰。

  王紅了解到,養母家的條件一般,他們有個女兒,比佳鑫年紀大很多,早去了其他城市結婚生子。現在他們身邊只有佳鑫一個孩子。也知道佳鑫今年上初二了,他的學習不好,即使一直在補課,成績還是上不去。

  “你還年輕,以後還可以生個兒子。”養母説。王紅回答,不生了,現在物價這麼高,怎麼養得活。

  直到辦案民警問佳鑫,你不是這家的孩子,你知道嗎?男孩才抬起頭。他並不驚訝,説:“奶奶以前就説我是撿來的。”這個回答勾起了王紅對養家的怨氣:“他們買孩子,都不敢告訴他,給他洗腦!”

  警方不讓他們拍照聲張,王紅還是偷偷和佳鑫合了一張影。照片中,她穿著印有字母的白色T恤,黑褲子,體型微胖;身邊的佳鑫比她高出半頭,一身休閒打扮。王紅的右手藏在佳鑫背後,佳鑫的左手躲在王紅的腰後。從正面看,像是互相摟著對方,很親密的姿勢,但雙方臉上都沒有笑容。

  簡單吃了頓飯,下午一點多,佳鑫就要離開了。王紅還想聊一會兒,孩子和養母推説還有功課,回家還要幾個小時路程。王紅留了孩子養母的手機號碼,也想留佳鑫的,但孩子只同意加了個微信。除此之外,她依然對現在的佳鑫和他的生活一無所知,甚至沒問到他的住址和學校。

  佳鑫走後,王紅也趕在當天下午回到了重慶。在機場,她發了一條朋友圈:“一段旅程一個不解的疑惑要親自去解答,好好的,我們都要好好的加油。”她説,這既是説給佳鑫,也是説給自己的。

  住在隔壁的人販子

  “你説,他好好生活著,忽然冒出個親媽,我都感覺不真實。”王紅説。十一月的廣州還在夏天和秋天交接之間徘徊,王紅到的那天,最高溫度逼近三十攝氏度。這座城市對她而言並不陌生,十幾年前,她曾隨楊江一起在這裏工作生活了好幾年。但兒子佳鑫丟了之後,她回了四川,之後又嫁到重慶,很少再來了。

  佳鑫被拐走那年剛滿兩歲。他剛剛學會了走路,能説一點簡單的話。他生于2003年9月,繼承了王紅的丹鳳眼,臉型和嘴巴更像父親楊江。

  那年,楊江在廣州市鎮龍鎮一家毛織廠找了工作,楊江外出工作,王紅留在家裏照顧孩子。一年後,他們把老人接過來幫忙帶孩子,夫妻倆都出去上班了。

  他們在毛織廠附近租了一棟出租屋,那裏樓挨著樓,住了很多人。因為租金便宜,是外來務工人員的好選擇。2005年年底,人販子張維平成了他們的鄰居。

  張維平以每個月90元的價格租下了一個房間,因為沒有身份證,房東沒辦手續就讓他住下了。在院子裏,大家都叫他“老鄉”,沒人知道他的真名,更不知道,這個34歲、長相憨厚的貴州男人,此前因拐賣兒童罪被東莞市人民法院判處了有期徒刑六年,出獄之後的兩年,他又拐賣了七名男嬰。

  落網後,張維平交代,剛搬過去時,他本來計劃在毛織廠找工作,但後來看到了佳鑫,就改變主意,想把他拐賣掉。

  他了解到,佳鑫的父母白天外出工作,只有孩子和爺爺在家。他就經常過去找老人聊天,陪孩子玩,給他買吃的。他告訴佳鑫爺爺,自己也是四川人,以此和這家人拉近距離。後來,他向警方供述,這是他慣用的手法,為的是獲取大人和孩子的信任,方便下手。

  張維平告訴警方,鎖定佳鑫之後,他聯係了中間人“梅姨”。此前,張維平拐賣的七個孩子,都是“梅姨”幫忙處理的。每次賣掉孩子,張維平會給“梅姨”抽成一兩千塊錢作為介紹費。不到一個月,“梅姨”就幫他找好了買家。2005年12月31日,張維平出手了。

  王紅記得,那天早上出門時,佳鑫還躺在小床上安靜地睡著。九點多,孩子的爺爺把他抱到出租屋門口玩,自己到隔壁公共廁所打水洗鞋子。張維平來了,他把自己的鑰匙交給了孩子爺爺,説他出去玩一會兒。等老人做完家務出來,孩子已經不見了。

  周圍的鄰居最後一次見到他們時,張維平穿著一件黑色皮衣,一手拉著孩子,一手提著一個白色的小塑料袋。孩子沒有哭鬧,看起來挺高興。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孩子大伯,他馬上聯係了孩子父母,從工廠趕回家,召集所有老鄉幫忙追孩子。但一直到天黑,也沒能找到張維平和孩子。王紅跑到張維平的房間,門沒鎖,房間裏空空蕩蕩,“連過冬的棉被都沒有。”

  這和張維平拐走前進的方法如出一轍。2003年冬季的一天,趙麗(化名)的婆婆正在做家務,住在隔壁的“老鄉”張維平説可以幫忙看孩子。婆婆還和人家開玩笑:“你是不是要把我家孩子抱走啊?”“老鄉”笑了:“怎麼可能?我才不是那樣的人。”

  一個小時後,張維平和小前進一起消失了。

  小前進失蹤後,趙麗跟著警察闖進張維平的出租屋。“他的屋子裏連牙膏牙刷都沒有,床板就用報紙包著人睡在上面,根本不像有人住過。”

  2016年,張維平在貴州落網後向警方交代,當時,他帶著佳鑫直接上了開往河源市的客車,由“梅姨”帶著見到了買家。“他們問我孩子的來歷,我説是和女朋友生的,想送人收養。”買家給了他12000元錢,他給了“梅姨”1000元。

  警方曾問他,是什麼心態讓他多次拐賣兒童?張維平稱,究竟是什麼心態,他自己也説不清。他能説清的一點是,賣孩子得來的收入,都在賭博時輸光了。

  原來的家已經散了

  孩子丟了。父親楊江辭掉了工作,踏上了尋子之路。他找遍了周圍的縣城、村莊,一無所獲。2008年上半年開始,楊江的精神已經出現了很大問題。王紅記得,他開始自言自語,看誰都像人販子,有時候還覺得有人要殺他,經常隨身帶著水果刀。他不願意看醫生,情況越來越嚴重。

  那年年中,王紅決定帶他回老家休養。6月16日,他們踏上了返鄉的列車,火車開到廣東清遠時,楊江站起來去廁所。王紅看到,他的身影快速從坐椅之間狹窄的過道鑽過去,消失在兩節車廂的連接處。

  他最終沒能回到家鄉。當天13:40,廣州工務段英德線路車間工隊隊長在連江口1號隧道巡邏時發現了一具男性屍體,經民警現場勘查分析,死者為墜車自殺死亡。次日,經家屬辨認,證實死者是楊江。

  幾年之後,王紅也再婚了。她和現在的老公在重慶組建了新的家庭,生育了兩個女兒。佳鑫的爺爺也回到四川老家,他開始害怕看到孩子。佳鑫大伯家的幾個孩子讓他幫忙照顧,他看幾天就要把孩子送回去。“只有把佳鑫找回來,我們才能安心生活。”佳鑫的大伯説。

  現在,孩子找到了。對于尋子多年不得的家長們而言,王紅是幸運的。“她總算熬到頭了。”一個家長説,他們羨慕她。但對于王紅而言,找回孩子不過是另一場戰役的開始。

  “你願不願意和我回四川?”那次見面的最後,王紅問佳鑫。一旁的養母也馬上附和,你願意回去就回去,我們不攔著。王紅看著養母,心裏想:他們有備而來,怎麼可能讓我把孩子帶走。

  佳鑫果斷拒絕了:“不回去,現在的生活很好。”

  “那你有空去給你老爸上炷香。”

  男孩嗯了一聲,“等我有時間會去的。”

  王紅不強求。他們原來的家已經散了。

  “我會盡量彌補他,但我也有困難。”王紅現在的家庭並不富裕,這些年,她在工廠打工,還要養育兩個年幼的孩子。雖然現任丈夫不排斥佳鑫,但仍要面對很多現實問題。

  “就算現在他要回來,我們家住不下,他爺爺那邊也不方便,只能先去他大伯家……其實他大伯家也有幾個孩子呢,估計也住不下。”王紅頓了一下,“所以説他回來也是……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要給他重新租房子或買房子,也不能在他身邊照顧他。”

  她最擔心的還是感情問題。14年的縫隙,對于母子雙方而言,彌補都需要大量時間。11月2日分別之後,王紅給佳鑫連發了幾條微信,男孩沒回復,她甚至懷疑:“他是不是給了我假號碼?”

  前進也選擇回到養家。

  孩子找到了,趙麗欣喜若狂。積累了16年的感情在見面那天迸發。她抱著前進痛哭,追問,“你在哪裏讀書?住在哪裏?電話多少?”但前進甚至不願意多説一句話。

  2003年10月,不滿兩歲的前進被張維平拐走。起初,趙麗辭掉工作,瘋了似的尋找,但兩三個月後,大海撈針似的搜尋讓她絕望,生活還要繼續,她也有了新的孩子,只得放棄。

  時間久了,前進的形象也變得支離破碎,她只記得他的耳朵後面有兩個小孔,腦門上有顆黑痣,愛喝酸奶。

  認親之後,趙麗從尋親家長的隊伍中徹底消失了。她沒和別人分享這份喜悅,也拒絕一切問詢。一直幫助她尋找孩子的志願者找到她,她敷衍幾句就不願再接電話了,“前進的態度可能對她打擊很大。”志願者猜測。

  “和孩子見過之後,我甚至覺得相見不如不見。”王紅説。

  兩個願望

  即使是痛苦,其他7個被拐家庭也沒機會體會。他們還在尋子的大海中繼續撈針。

  得知兩個孩子被尋回那天,申軍良又度過了一個不眠夜。他圍著自家小區的樓幾乎轉了整宿,走了幾萬步,一坐下心就突突直跳,像針扎在身上。兩種情緒一起涌上來,他也分不清自己是高興還是失落。

  “從28歲到42歲,將近15年。”申軍良説,“我只想知道申聰在哪裏,過得好不好。即使他不願意和我回家。”

  11月8日,申軍良又去找孩子了。每次出門,他隨身只有一個破舊的黑色中號旅行箱,裏面除了幾件換洗衣物,只有半箱新印刷的尋人啟事。

  “申聰的左眼眼角有個小孔,左腳大拇指上有個青色的胎記,右屁股和右大腿上分別有個圓形的胎記。”尋人啟事上寫著,旁邊是兩張兒童的照片。穿橘紅色背帶褲的小男孩,頭頂上有一撮彎曲的劉海,坐在木馬上正笑得開心。

  這些年,申軍良一直在追尋申聰的下落。他了解到,2005年1月4日上午,申聰在增城被人販子搶走之後,第二天就被販賣到紫金縣。據張維平交代,當時他們是在離紫金縣汽車站約300米、一個名為“幹一杯”的飯店內交易的,買走申聰的是一對30多歲的夫妻。張維平收了13000元。

  除了找回自己的孩子,申軍良還有一個願望——找出“梅姨”。這兩個願望相輔相成,找到了梅姨,就意味著了解了當年所有孩子的下落。

  前不久,根據張維平的描述,山東警方畫像專家林宇輝給“梅姨”重新畫了畫像。之前的畫像中,梅姨臉型偏瘦,顯老。“見過梅姨的人都覺得不像她。”新畫像中,梅姨是個大圓臉,長著單眼皮、大嘴巴,鼻孔外露。

  連張維平也不了解“梅姨”。從他吐露的部分信息分析,梅姨今年65歲左右,身高一米五幾,會講粵語和客家話,2003年至2005年間,她長期居住在廣州增城客運站附近的城豐村雞公山街,以做紅娘為生。後來還曾經在增城、惠州、紫金、韶關新豐等地活動過。

  有一年,申軍良差點以為找到梅姨了。有人找到他,説“梅姨”在紫金縣附近幫人算姻緣,還肯定地説:“就是她,你們見面直接抓!”申軍良馬上找人雇車,一群人趕到紫金,還專門找了本地人假裝問姻緣,偷偷給“梅姨”拍了照片,拖住她。

  申軍良做了嚴密的部署,幾個人商量,如果“梅姨”要逃跑,就由身強力壯的人把她塞到車裏,直接拉到派出所。但行動之前,專案組傳來消息,這個婦人的生活軌跡和梅姨並不重合,她不是“梅姨”。

  佳鑫和前進找到之後,有人跑來問申軍良有什麼想法,他脫口而出:“我希望買我孩子的人能主動聯係我,我願意諒解他,不追究他的任何責任。只要孩子過得好,身體健康,在哪裏生活都可以。”他看著遠方,皺著眉,“找到他,我也能安心生活了。”(記者 王翀鵬程)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夢謠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56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