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海歸的“就業時差”究竟尷尬在哪
2019-11-13 08:36:08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太難了。”這句網絡流行語對畢業留學生而言,是個貼切的形容。據媒體報道,近10年來我國留學歸國人數平均增長率為24%。2018年,我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達到66.21萬人,而留學歸國人數達到51.9萬人次。

  可是,隨著越來越多的留學生歸國,他們在就業上卻遇到了不少尷尬,比如與國內高校不同步的畢業時間,海外高校的招聘信息差異,身在國外而無法及時跟進國內的招聘流程等。

  作為一名曾經的留學生,筆者和身邊的朋友都經歷過這一“就業時差”,我們把它總結為四大尷尬:時間尷尬、經驗尷尬、選擇權尷尬和信息不對稱的尷尬。而這些尷尬,常常會造成“趕場式”留學,也壓縮著留學生輾轉騰挪的空間。

  對于時間尷尬來説,其實不僅僅是留學生畢業時間與招聘時間錯位的問題,更多的還是“應屆生”身份所帶來的緊迫感。由于平日學業緊張,不少同學都希望在畢業後“慢就業”,在國外實習、工作,積累一些工作經驗後再回國。可是,“應屆生”的身份卻不等人。雖然理論上並不對留學生進行應屆、非應屆的區分,但許多用人單位會對招聘留學生的畢業時間加以限制,成為事實上的“留學應屆生”。

  更重要的是,與“留學應屆生”這一身份息息相關的,是相關的落戶政策。例如,北京和上海的留學落戶政策都或多或少地對畢業時間、回國時間等條件加以限制。對于留學生來説,回國後的首次就業是辦理就業落戶的最佳時機。隨著一些一線城市落戶政策的收緊,不少留學生只能選擇盡快回國。

  與國內的應屆生相比,留學生也常常會形成“實習經驗洼地”。當國內的小夥伴手握各種大廠的offer(錄用信)時,留學生卻常常得不到這種“近水樓臺先得月”的便利。一方面,留學生常常會面臨高強度的學習壓力。國外許多高校都秉持著寬進嚴出的原則,陌生的語言和生活環境也考驗著留學生的適應能力。筆者認識的一位同學因保持著全A的學習成績和兩份同期實習而被奉為“神人”,可代價卻是每天八杯咖啡和三四個小時的睡眠。另一方面,初來乍到的留學生往往缺少當地人脈資源,而當慢慢熟知環境之後,又很快到了畢業時間。

  此外,留學生還要面臨著是否留在國外的選擇權尷尬。以美國研究生為例,留學生畢業後通常可申請為期一年的OPT期(專業實習期),在此期間可以在美國實習、尋找可以支持工作簽證的工作,而這一年往往又是在國內應聘的黃金時間。因此,對于想同時在中美尋找工作機會的留學生來説,往往就會在畢業前夕面臨畢業論文和中美應聘的三重撞期壓力。有人可能會説,這種選擇未免有“騎墻派”之嫌。可是問題在于,理性選擇的前提在于對雙方環境的基本了解,體驗過國外的就業環境其實可以幫助留學生更好地進行就業選擇。

  與國內“春招”“秋招”季密密麻麻的招聘信息相比,留學生也面臨著一層信息不對稱的尷尬。相比國外,國內很多校招和就業宣講會內容都會更為全面,涉及行業和單位所屬性質也會更加豐富。而參與國外校招的單位往往同質性較強,以國際化程度較高的互聯網公司和跨國公司為主。這對于學習STEM專業(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的同學當然利好,可是卻限制了不少文科類學生的選擇權。

  其實,留學的意義絕不只是拿到一個文憑,而更多的是視野的拓寬和視角的轉換,這樣的經驗需要時間的積累和發酵。可是若一味地被“留學時差”推進著流程,就必然會錯失和消解那份最寶貴的留學價值。因此,針對留學生的特殊狀況,給他們一段優雅的畢業緩衝期,也許會讓留學生的價值更加充分地釋放出來。(作者:任冠青,係媒體評論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夢謠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51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