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口傳心授”未過時 戲曲教育不能重理論輕實踐
2019-10-20 18:44:0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10月20日電  題:“口傳心授”未過時 戲曲教育不能重理論輕實踐

  新華社記者白瀛

  作為京劇“第一科班”,富連成社在開辦的44年中培養了近800名京劇人才,其中不乏馬連良、葉盛蘭、袁世海、譚元壽、梅蘭芳、周信芳等名家。日前在京召開的研討會上,專家指出,富連成社“口傳心授”的教育方法,是中國傳統藝術教育以實踐為基礎的寶貴經驗,在當下戲曲傳承體係中並未過時。

  北京富連成戲劇學社成立于1904年,由葉春善、葉龍章父子任首任、二任社長,是辦學時間最長、造就人才最多、影響最深遠的一所京劇科班,培養了“喜、連、富、盛、世、元、韻、慶”八科近800人。新中國成立後,富社弟子仍是中國京劇教學的中流砥柱,影響遠播港澳臺地區和海外。

  在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重大項目“富連成社人才培養體係研究”研討會上,作為項目主持人,全國政協委員、京劇表演藝術家孫萍介紹,富連成社採用當時戲曲教育“集體師徒制”的主流科班教育模式,因材施教,因人設戲,以“口傳心授”為訓練方法,按學生氣質、性情、嗓音、扮相、體態等不同條件,劃歸不同行當,文武兼學。

  會上,有專家質疑了這種傳統教育模式在當下應用的必要性。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秦華生認為,當下我國的戲曲教育,基本還是延續富連成社“口傳心授”的原始方式,建議借鑒西方歌劇、話劇演員的培養方式,建立科學化、規范化的課程設置。

  但更多專家持有不同意見。戲劇理論家、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周華斌説,在中國戲曲教育史上,富連成社的成就是獨一無二的,其“口傳心授”的教育模式是中國傳統藝術教育的特色,其核心精神是不能只注重理論和文憑,更要重視實踐。

  86歲的戲曲教育家、中國戲曲學院原副院長鈕驃説,富連成社説到底是一種職業教育,目的是培養專業人才,勢必要有特殊的教育方法;所謂口傳心授,是培養京劇表演專業人才行之有效的特殊方法,因此對京劇教學方法的研究不能脫離京劇的職業性。

  “富連成的體係是一個實踐的體係,從來沒有過理論的描述;而我們今天對它的研究也要基于實踐,説明實踐,在理論上歸納實踐。所以實踐二字是這個研究的根本。”他説。

  83歲的花臉表演藝術家、中國戲曲學院原副院長馬名群,就是這種實踐性教育模式的受益者。1950年,馬名群考入剛剛成立的文化部戲曲改進局戲曲實驗學校(中國戲曲學院前身),包括前總教習蕭長華在內的40多位富連成社專家都在學校任教,身段課、把子課、曲牌課、劇目課都是老師面對面、一對一教授,讓馬名群受益匪淺。

  他舉例説,富連成社出身的著名“花臉”演員孫盛文教授傳統劇目《姚期》時,先講故事情節和人物心態,再講鑼鼓運用,然後身體力行進行示范,取得了良好的教學效果,連中央戲劇學院旁聽的師生都讚不絕口。

  如果説,在“口傳心授”的教學方法中,馬名群強調了“身教”,與他同齡且同學的戲曲理論家、國家京劇院原院長蘇移,則強調了“言傳”。

  蘇移舉例説,傳統劇目《審頭刺湯》中,有一句“奉命審人頭,惱恨湯勤禮不周”的念白,其中“奉命”要輕,“審人頭”調門要上去,接下來要有力度。

  “要抓住戲的要旨、主題和人物的個性特點,去處理唱念做打。”他説,身教的同時,也要通過言傳把“唱的語言性和念的音樂性”這一戲曲特性講給學生。

  馬名群同時指出,富連成社教育模式的另一個精髓是“教戲不教派”,即原原本本傳授一出戲唱念做打的特點,但不向學生過分強調教師個人的某方面特點和風格。

  “所以我們學生在校期間是沒有拜師的,強調以行當為主,因為行當是源,流派是流,放棄了源,路子就會越來越窄,不可能兼收並蓄。”他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新疆且末縣第十屆紅棗豐收節開幕
新疆且末縣第十屆紅棗豐收節開幕
江蘇徐州:馬陵山上景色美
江蘇徐州:馬陵山上景色美
河北涉縣:紅葉染太行 金秋美如畫
河北涉縣:紅葉染太行 金秋美如畫
千年古鎮靜候前沿盛會
千年古鎮靜候前沿盛會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128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