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職業來了 哪些人才將大顯身手
2019-04-25 08:53:15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

  人們熱衷于討論今後什麼樣的職業會消失,哪些又會成為“搶手貨”——日前,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正式向社會發布了人工智能工程技術人員、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等13個新職業信息。這是自2015年版國家職業分類大典頒布以來發布的首批新職業。

  職業是産業的一面鏡子。産業的動能轉換、轉型升級帶來分工精細化和職業的新舊更替。越來越多的新職業正朝著智能化、數字化、個性化的方向發展,蘊藏著機會,也引領著未來。“五一”勞動節前夕,本版特邀4位新職業從業者,聽聽他們的人生選擇和職業期待。

  無人機駕駛員桑建勇:

  “我要飛得更高更遠”

  “喂,綠豐公司嗎?我這裏砂糖桔出現紅蜘蛛了,今天上午能派人帶植保無人機過來幫我殺蟲嗎?”

  “好的,你先在微信上發個定位給我,我盡快過去。”説話的,正是湖南東安縣綠豐農業科技服務有限公司無人機駕駛員桑建勇。

  桑建勇原是東安縣石期市鎮供銷社職工,1995年下崗後,一直從事農藥化肥等農資經營。前幾年,他回村看到年輕人都外出打工,好多田地撂荒的現狀後,開始動起規模化種植水稻的念頭。隨後桑建勇跟家人商量,從村裏流轉了600畝地種水稻。農忙時節,他經常雇不到足夠的人手幫忙。高溫天氣下,為水稻防治病蟲害,靠人工背噴霧器噴灑農藥,也容易出危險。

  物聯網機器人大大提升了物流平臺的運行效率。新華社發

  “發展現代農業,僅靠人工肯定不行,要在農業機械化方面多動腦筋。現在種糧大戶越來越多,這方面的需求很大。”2016年,桑建勇經營農資時,與廣西一家公司聯係,同時邀請好友一起到廣西南寧學習植保無人機飛行技術。

  “當時的無人機是電動單旋翼植保機,體型大,也比較重,操作起來很費勁。我們去學習了兩個月,天天在39度高溫下練習操作,還摔壞了兩架。”桑建勇回想起以前學無人機的經歷,感覺頗有一番辛酸,“現在的植保機大部分都採用多旋翼,體積小,操控性能也好多了。”

  2017年,桑建勇與人合股,成立了東安縣綠豐農業科技服務有限公司,目前擁有專業化無人機駕駛員23人,植保無人機20余臺,主要從事水稻、小麥等農作物及果樹等經濟林木的病蟲害防治。

  “別看我們公司人不多,作業范圍可廣了。”説起植保無人機的作用,平常話不多的桑建勇,頓時打開了話匣子,“去年七月我們派出小團隊去新疆石河子,幫他們噴灑棉花脫葉劑。技術人員帶去了兩架植保無人機,四五天就噴灑了8000多畝棉花地,客戶很滿意,今年還想邀請我們去呢。”

  由于植保無人機噴灑農藥速度快,一架新式植保無人機一次可裝重16公斤藥水,老式無人機也可裝重10公斤左右,一天可噴灑小麥、水稻作業200畝,噴灑果樹林木超過100畝,是人工作業量的20倍左右。

  去年,東安縣南橋鎮一村民的200余畝水稻突然大面積出現卷葉蟲害。縣農業農村局植保植檢站收到蟲情後,立即聯係桑建勇攜帶2架植保無人機,當天下午就噴灑完畢,根除了全部卷葉蟲。“無人機噴灑可防治蟲害,農藥殘留也少。”桑建勇説,用植保無人機大面積作業,農藥用藥量減少20%左右,農産品更加綠色安全。

  當前,北方已進入小麥病蟲害防治的關鍵時期。今年,他的公司與河南信陽簽約了4萬畝小麥飛防作業協議,並派出7架植保機到那裏開展飛防作業。“插上農業科技的翅膀,我們還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遠。”看著騰空而起的無人機,桑建勇説。

  【專家點評】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孔祥智:

  近年來,無人機在農作物植保、森林防火等領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在植保過程中,農業無人機不僅高效安全,而且節水節藥,因此可以大大降低防控成本。實踐表明,在農作物病蟲害防治中使用無人機,成本大大低于人工防治,而且防治效果好。我國是農業大國,將無人機投入農業領域將産生巨大的經濟和社會價值。無人機技術在農業方面的應用,將為我國農業轉型升級,走現代農業發展之路注入動力。

  建築信息模型技術員易溪:

  數字技術讓房子“活”起來

  在普通人看來,房子都是按照圖紙一磚一瓦蓋出來的。受圖紙平面化局限,在建設過程中修改方案或用料是常見的現象。而利用建築信息模型技術(BIM),可以在項目開工前就在虛擬空間做出一個竣工模型。項目各參建方按照這個模型各司其職:施工方無須再返回設計院改圖,材料供應商也不能隨意更改材料。因為模型方案清晰可見,一目了然,確定後不必再浪費人、財、物、時,可以大幅節約工期和成本。

  而操作這一技術的就是“建築信息模型技術員”。中建五局“睿築BIM三創工作室”負責人易溪就是這項新職業大軍中的一員。

  記者在工地見到易溪時,他正給工人們講解施工方案。與傳統看平面圖紙不同,他的身邊只有一臺電腦,通過切換BIM三維模型不同施工階段,他將施工流程直觀地呈現在工人面前。在這群“聽眾”當中,有一位從事施工20余年的老王師傅,對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深為信服,“我們是跟不上時代了,用這種方式給我們講施工方案,簡單、明了,我們都看得懂!”

  2011年5月,住建部發布《2011-2015年建築業信息化發展綱要》,正式拉開BIM在中國應用的序幕。當時還是中建五局華東建設公司信息化管理員的易溪,在而立之年毅然轉到了BIM這個陌生領域。“很難,一開始連配筋、剪力墻都弄不明白,鬧了一大堆笑話”,此前的工作經驗並沒有給他什麼幫助,國內關于BIM的資料也不多,易溪只能翻閱國外資料自學。

  無人機駕駛員在操縱無人機播灑農藥。光明日報記者李慧攝/光明圖片

  “30歲了,要重新學習一項新技術,等于從頭開始。”但易溪也看到,BIM可以用于設計、施工、運維全生命周期,國外有很多成熟的案例和經驗,“這肯定是今後建築領域的大勢所趨,再不做只能等著被淘汰了”。如今,兩年多的歷練已經讓易溪成長為BIM能手,獲得了ICM國際BIM項目總監認證,他也開始了在全公司的BIM推廣之路。

  一項新技術、新工具的引進和推廣,想要將其真正應用于實踐並非易事。“相較傳統的技術員工作,BIM工作綜合素質要求更高,不僅要精通施工技術,還需要懂計算機、懂現場、了解商務專業知識。”易溪告訴記者,推廣之初,項目的技術員非常抵觸,但隨著通過對BIM所提供的設計可視化、建築生命周期模擬、整體進度規劃、成本預算、工程量估等一係列應用,使日常工作更高效、更立體,更省時省力,技術很快得到了項目的支持並得以迅速推廣。

  得知建築信息模型技術員被列為新職業這一消息,易溪倍感振奮,他表示,今後BIM工作者成了更為人所知的存在,在對外推廣應用上將大有所為。“或許在五至十年之後,BIM技術能真正實現設計、施工、運維一體,實現在建築全流程、全崗位上的運用。所以,順勢而為,才能越走越遠。”易溪笑著説。

  【專家點評】

  中建五局副總經理、總工程師譚立新:

  過去,我們建築人在滿桌子的圖紙中挑燈夜戰是最常見的景象。隨著BIM技術的迅猛發展,利用新技術坐在辦公室即可以三維可視化立體查看建築模型,還可以通過軟件對建築模型的數據進行實時修改,實現設計、施工、材料各方面的協同管理,為建築業發展帶來了極大便利。而建築信息模型技術員入選人社部頒布的新職業,意味著BIM技術將是未來行業發展的趨勢。隨著該工種從推廣走向普及,必將為建築業發展帶來全新的變革。

  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門振俠:

  把人臉變成數字世界的“通行證”

  插上電源、連上WIFI、將刷臉設備安裝在自動售貨機內,這一連串的動作門振俠每天都要嫻熟地做上幾十次。

  建築信息模型技術員易溪在制作BIM模型。陳皓軒攝/光明圖片

  門振俠是阿裏巴巴産業鏈下遊友寶北京分公司的一名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32歲的他已在自己的崗位上工作了6年多,主要工作是確保可刷臉自動售貨設備與後臺服務器相匹配,時刻保證設備中的面部識別模塊可以正常使用。

  “從選擇商品到購買完成,掃碼付最快耗時12秒,刷臉支付最快僅需要5秒,速度快了近六成,並且機器會通過對購買次數的大數據分析,向你推薦可能需要的商品,這種全新的支付模式能給用戶帶來不一樣的快捷體驗。”門振俠表示。

  門振俠從畢業後就加入友寶,在設備安裝和維護的工作一線奮鬥了多年。據他介紹,從2013年到2017年這段時間裏,安裝、維護自動售貨機是一件非常辛苦且瑣碎的工作,當時的機器大多都只能使用現金支付,所以機器內部的“紙硬幣器”經常會出故障,不識別、不找零的情況時有發生。

  “這不僅給顧客帶來了不便,還給我們的工作增加了許多成本。”門振俠表示,由于自動售貨機內部要儲存大量硬幣用于找零,所以當時需要有專人來負責換硬幣、管理硬幣以及跨區域運輸硬幣。“普通人可能對硬幣的重量沒有概念,其實3萬至4萬塊錢硬幣的重量已經足以壓得一輛小轎車難以發動。所以在物聯網技術和刷臉支付推廣使用後,我們一線工作人員的工作內容減少了很多。”

  “我的工作是將人臉‘翻譯’成一串代碼,成為數字化世界的‘通行證’。雖然目前工作內容減少了,但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仍然‘既需腦力強,也要體力好’。”據門振俠介紹,在日常的工作中,由于技術人員要值守一片區域,所以每天步行2萬到3萬步是常態,最辛苦的同事曾一天走了6萬多步,大約30公裏。更考驗體力的是門振俠的工具包,裏面大概有十幾種常用工具,包括鼠標、鍵盤、螺絲刀、鉗子、改錐等,“這些東西就有大約10斤左右,如遇到處理機器故障,帶的東西還要更多。”

  據友寶市場部負責人李雪冰介紹,目前,友寶中數百名工程師都已通過培訓升級為“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在日常的工作中,他們2到3人為一組,每天三班倒,保證24小時內所有區域都有人員值守,一旦機器出現故障,確保第一時間趕到現場解決。

  據了解,作為人社部日前公布的13項新職業之一,像門振俠這樣的“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目前在全國還不足萬名。不過在物聯網産業中,在與刷臉支付相關的産業鏈上下遊,誕生的研發生産和安裝調試人員已經達到50余萬名,而且規模還在逐漸擴大。相信在不遠的未來,通過物聯網技術的發展,就業的“新圖譜”將會更加豐富。

  【專家點評】

  中國物品編碼中心物聯網研究室主任張旭:

  根據相關預測,2020年全球物聯設備數將達281億,市場總量將達7.1億美元。在國內,物聯網産業也備受關注,已有很多高校開設了物聯網相關專業,市場上對這方面人才的需求量越來越大。有調查顯示,未來五年,物聯網人才需求量將達到1000萬人以上。相信不論是物聯網安裝調試員、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還是未來可能由物聯網孵化出的全新職業,都將擁有非常廣闊的發展空間。

  雲計算工程技術人員朱勇:

  “雲端”離生活並不遙遠

  今年33歲的朱勇,是浪潮集團的一名雲計算工程師。最初,畢業于山東財經大學信息管理專業的朱勇,從事的是軟件和服務器硬件相關工作,隨著雲計算的發展勢頭日漸迅猛,他開始對雲計算變得“癡迷”起來。

  2011年,恰逢浪潮集團提出向雲計算領域發展的戰略,于是,朱勇主動請纓轉調至“浪潮雲”項目團隊,與雲計算結下了不解之緣。

  “雲計算並非在雲端‘高高在上’,不是遠在天邊,而是近在眼前,深刻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朱勇説,雲計算的本質是按量取用、按需付費,開創了全新的信息技術服務模式,用低成本、高可靠性的解決方案,為5G(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新興領域的發展提供基礎支撐。

  朱勇告訴記者,雲計算能夠降低企業生産成本,提高生産效率,培育形成新産業和新消費熱點;能夠打破信息孤島,讓各個部門高效協同運轉。雲計算所引領的高新技術産業將為經濟高質量發展帶來更多新活力。

  “作為較早進入雲計算行業的一批人,我很幸運遇到了雲計算蓬勃發展的時代。”朱勇説,目前,他主要負責雲計算平臺的架構規劃,以及雲計算産品的設計、研發、安全策略等內容。在工作中,他流過很多汗水,也有過很多喜悅,那些銳意創新、拼搏奮鬥的經歷讓他刻骨銘心。

  朱勇介紹,在打造政務雲整體安全體係時,他們逐層分析建設路徑,在保障基礎設施安全、計算環境安全、應用及數據安全的基礎上研討每個産品的切入點,不斷進行調試,最終建立了完整的技術體係、管理體係和運維體係,擁有了為每個雲中心提供安全防護和安全管理的能力。

  “在新領域創新産品架構是一個突破過程,我們在研發多雲管理平臺的時候,客戶需求非常急迫,整個團隊針對很多功能反復探討,不斷進行創新、調整優化,只用了3天時間就完成了客戶要求的項目。”朱勇説,這些用辛勤汗水換來的創新成果,給他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和成就感。

  轉眼間,朱勇已經是雲計算行業裏的一名“老兵”了。在他看來,雲計算已經進入更為成熟的發展階段,成為承載各類應用的關鍵基礎設施,正在逐步滲入各行各業,提供高附加值的服務,推動整個社會數字化轉型。但是,雲計算的發展瞬息萬變,並非一蹴而就,還有很多現實問題仍待解決。

  朱勇表示,未來,要增強原始創新能力,突破一批核心關鍵技術,提高相關軟硬件産品研發及産業化水平;要具有長遠目光,把握好産品方向,努力提供更高品質的雲服務。作為一名雲計算工程技術人員,要抓住機遇,發揮自己的技術能力,讓雲計算的智慧成果“遍地開花”,惠及更多的行業和民眾。

  【專家點評】

  中國信息消費聯盟理事長、通信行業觀察家項立剛:

  雲計算工程技術人員屬于新型高端人才,就業“錢景”也處于較高水平。身處5G時代,相關從業人員不僅需要掌握通信能力,具備過硬的專業知識和技能,也需要具有創新精神,以及進行跨界整合的綜合能力。復合型、具有多領域經驗,這是雲計算、5G等新技術人才的重要特徵。要加快培養一批高端、復合型雲計算人才,比如加強雲計算相關學科建設,結合産業發展制定培養目標,促進人才培養與企業需求相匹配等,從而增強創新發展能力,推動我國雲計算産業向高端化、國際化方向發展。(記者 李慧 溫源 通訊員 廖婕 李丹 劉坤 訾謙)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藍花楹綻放春城
藍花楹綻放春城
皖南古村落 寫生好去處
皖南古村落 寫生好去處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1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