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年大學推男性瑜伽班 82歲老“學生”説要一路學下去
2019-03-15 08:58:12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廣州老年大學的中老年人在練習瑜伽。

  在中國,越來越多人迷上了練瑜伽,各類瑜伽訓練館遍地開花,但無論是瑜伽從業者還是參與者,幾乎“清一色”是女性,男性面孔仍寥寥無幾。 而在廣州老年大學裏,卻有一個特殊的瑜伽班,班裏沒有一名女性,全是鬢發斑白的“爺爺輩”,開班至今已有一學期,在老師胡亞軍的帶領下,這群“瑜伽老男孩”正尋覓著晚年生活的另一種精彩。

  近日,這個瑜伽班的一則短視頻在網絡上引發了不小轟動,帶著好奇,廣州日報記者也來到課堂“旁聽”,近距離接觸屬于“老男孩”們的瑜伽課。

  在印度和歐美,男性瑜伽鍛煉者人數並不亞于女性。廣州老人大學的男性瑜伽課每逢周四開班,雖然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但絲毫不影響老人家參與的熱情,校門口滿是三兩成群的老“學生”,或背著雙肩包,或提著運動裝備,個個精神抖擻。

  雖大汗淋漓但很享受

  在瑜伽教室裏,很早就有老人報到。這是新學期的第二堂課,班裏來了不少新面孔,但大部分都是第一學期的“元老”學員。據校方介紹,這個班目前招收近40名中老年男性學員,他們的出勤率比其他科目要高很多,不一會兒教室裏便已座無虛席。

  胡亞軍是瑜伽老師,班裏的學生個個比他年長,他也早早來到教室,上課鈴一響,班裏的大叔大爺們便停止交談,屏息凝神,在胡亞軍的帶領下進行身體拉伸。

  “跟著我的動作,手肘上提,吸氣。”

  “抬起右腳,找到你的平衡。”

  “再堅持一下,落下右腳、腳尖點地。”

  “邁出右腿,左腳背緩慢落地,提一下左膝蓋找到舒服的位置……”

  在胡亞軍的指令下,學員們聚精會神,一招一式地跟著做動作,雖然每個動作都很慢,但很快教室裏便出現了東倒西歪的“窘況”。

  “出汗沒有呀?大家休息一下。”由于教學對象不是年輕人,胡亞軍每做兩三組動作便讓大家稍作休息。新來的學員裏有人穿著牛仔褲,他也不忘提醒對方下回換上寬松的服裝。溫習了之前學過的內容後,胡亞軍開始帶著大家學習新的動作,當天學習的是半高體式以及新月式動作。

  不出意料,老男孩們對于新動作有些“水土不服”——有因為動作不到位導致膝蓋酸痛的,有因為身體不平衡搖搖晃晃的,更有因為體力不支而癱倒在瑜伽墊上嗷嗷叫的。課堂上頓時笑聲四起。

  胡亞軍耐心地為他們指出問題,挨個糾正動作。大爺們似懂非懂地聽著老師的講解,一邊觀察自己的身體,一邊與身旁的同學打趣、進而互相取笑對方的動作,更有“淘氣”的學員大聲篡改老師的指令,整個課堂氣氛十分活躍。玩鬧歸玩鬧,兩個小時的瑜伽課後,每個人都練得大汗淋漓,但臉上無一例外都是享受的神情。

  重回學堂收獲多

  今年82歲的任振池老人是班裏最年長的,“我年紀大了,之前手腳僵硬,蹲都蹲不利索,後來聽人説練瑜伽可以增加關節柔韌性,所以就有了這個念頭。” 任老的家人朋友開始並不支持他的想法,一來是怕他受傷,而來也是認為瑜伽是女性的運動,

  任老説服了家人,來到課堂上體驗,便一發不可收拾地喜歡上了瑜伽。“瑜伽説起來既難也不難,只要用心,循序漸進,再大的年紀都能做。我現在關節明顯靈活了,都可以摸到自己的腳趾,渾身充滿了力量。”任老坦言,以前脾氣暴躁的自己自從練瑜伽後平和了不少,睡眠和飲食質量也都提高了,“只要我身體還允許就會一路學下去”。

  63歲的李映輝是班裏最早“注冊”的學員。一個學期的瑜伽課練下來,李映輝深有體會:“瑜伽跟其他運動是互補的,像我練八段錦有些動作需要拉伸,這時練過瑜伽後增加的柔韌性就幫了大忙。”每周一次的男性瑜伽課對于這位運動達人來説強度還不夠,他每天都要去公園自己鍛煉兩次,晚上回到家後更會借助瑜伽的動作來助眠,這讓他受益匪淺:“現在趕上了好時代,政府更加重視退休老人的教育了,我們自然要珍惜機會學習,也讓兒孫輩懂得要活到老、學到老。”

  61歲的謝賽傑是這個班的班長。他重回學堂只為充實自己,擔任班長還讓他收獲了一大批忘年交,每次課上都能與大家打成一片。謝賽傑表示,瑜伽與廣場舞各有千秋,“同樣都是一項健身運動,沒有孰優孰劣,只要對身體好就可以選擇。”

  在胡亞軍眼裏,這堂男性瑜伽課的意義更多在于提供了一個中老年人的互動平臺,“中老年人接受知識相對較慢,我們有意識地放慢節奏,反復講解體式,讓學員們相互輔助完成,通過互動可以加深對動作的記憶,學員們也不著急看到成效,慢慢學慢慢記,大家都樂在其中。”

  轉型為中老年人服務

  胡亞軍今年48歲,很早就離開家鄉來到廣州打拼,他坦言,最初是因為自己體重過大才接觸瑜伽,後來幹脆轉型成了一名專業的瑜伽教師。作為過來人,胡亞軍坦言在國內,男性練瑜伽還是處于被誤解的位置。

  “大家理解的瑜伽都是年輕女性減肥塑身的運動。其實瑜伽在印度和歐美都是以男性為主,同時老年人練習的比例也很高。”胡亞軍笑言,自己最初去上瑜伽課時也是戰戰兢兢,面對一屋子女同學,顯得格格不入。

  在考取了瑜伽教練資格證之後,胡亞軍正式成為了一名男性瑜伽教師。最初他服務的對象也是以女性和年輕人為主,在多家瑜伽館和健身房開過課,但由于很多人接受不了男性瑜伽老師,教學效果不甚理想。

  去年,胡亞軍在為某瑜伽類雜志寫專欄時得知廣州老年大學計劃開辦男性瑜伽班的消息,校方向他發出了邀請,他一口答應:“當時就聽説瑜伽班在老年大學反響很好,但因為都是女性練習,所以基本沒有男性參與。但有部分男學員一直反映想練瑜伽,這件事就這麼促成了。”

  胡亞軍坦言,剛開始對于這個班心裏也沒底,但該課程對社會開放報名後,一下子就達到了開班的人數要求,這讓他重新有了信心。開班初期,班裏的這些老男孩們還曾為了座位鬧過小矛盾,在胡亞軍的引導下,如今班裏氣氛十分融洽,“經過一學期,學員們都變得很平和,以前的浮躁都收斂了,這是階段性的鍛煉成果”。

  最讓胡亞軍感動的是,這些中老年人在課堂上互幫互助,課後也成為了好朋友,第一學期結束時還自發組織了聚會,這些變化讓他感動,更堅定了推廣中老年瑜伽的信念。

  中老年瑜伽需要更多認可

  除了為男性瑜伽課授課之外,胡亞軍同樣為中老年女性上課,在他看來,隨著老齡化社會到來,越來越多的中老年人會參與進來。廣州老年大學瑜伽班的好口碑也讓胡亞軍意識到,中老年人瑜伽的市場潛力還很大。“學員們的熱情都很高漲,接受能力也很強,對于大部分中老年人而言,瑜伽是一項一旦接觸就會喜歡的運動,像我們那班男學員最初也是帶著困惑,現在都很享受課程,他們甚至覺得一周只有一節課太少了。”

  胡亞軍説,接下來他計劃與廣州市有關機構合作,針對中老年瑜伽教師進行專門培訓,旨在發掘更多人才為中老年群體服務。但他也坦言,普及中老年瑜伽教育並非易事。“推廣中老年瑜伽教學需要決心,需要更多人一起來做,因為外界對于中老年人練瑜伽還不大了解,我們要努力消除誤解,讓大家知道每個人都可以有條件練瑜伽。”

  記者手記:老男孩的瑜伽夢

  早上八點半,記者來到位于曉港路的廣州老年大學。剛到門口,就看到背著書包的“學生”們絡繹不絕地進入了校門。他們都是年齡介于50歲~80歲之間的老年學生,雖然年紀較大,但對學習的熱情絲毫不減。

  記者來到專門為中老年男性開設的瑜伽課室,看到了這群神採奕奕的“老男孩”。他們最小的50歲,最大的82歲,雖然年齡差距大,但這並不影響大家一起學習。

  言談中,老人們很感激老年大學為像他們這樣想學瑜伽的男性提供了寶貴的學習機會。“以前的瑜伽課堂都是女性,我們覺得不好意思去上,現在有了專門的男性課堂,讓我們很輕松”,一位學員笑著對記者説。

  在每一個動作的教學中,胡亞軍都會耐心地給同學們講解動作的細節和要領。課程快要結束時,學生們需要在自己的瑜伽墊上進行冥想放松,老師也會細心地提醒學生:“如果覺得冷,可以先去拿外套,不要著涼了。”這樣的課堂氛圍被中老年人所認可,理應得到更多的關注。

  然而,中老年瑜伽只依靠老年大學開課以及任課教師的推廣,還是顯得“勢單力薄”。和記者談起中老年瑜伽的前景時,胡亞軍也不免有些悲觀。他告訴記者,由于外面的機構不了解老人家想練瑜伽的需求,中老年瑜伽的市場往往是被忽略的。中老年人為社會付出了太多,希望可以有更多的平臺供他們在晚年舒展身心。(記者 蔡淩躍 羅嘉妮)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湖南衡陽:民俗火燈祈豐年
湖南衡陽:民俗火燈祈豐年
春到貝魯特
春到貝魯特
美國暫時停飛波音737 MAX型號飛機
美國暫時停飛波音737 MAX型號飛機
多民族兒童共迎植樹節
多民族兒童共迎植樹節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83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