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穿上馬甲的“校園貸”為何禁而不止
2018-11-02 07:47:2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監管真空值得重視

  記者加入了多個陷入“培訓貸”意欲維權的大學生微信群,每個群裏都有200~300名學生。記者採訪發現,學生反映的情況大致都是,培訓機構虛假宣傳、各種承諾無法兌現、課程質量差、用各種手段誘導學生貸款等。

  當學生發覺被帶入坑,要求退費時,不少培訓機構要麼拿出當時簽下不退款的合同條款拒絕退款,要麼就置之不理盡可能拖延。但還款的賬單每月如期而至,學生們生怕逾期會在自己的徵信記錄上留下污點,只能先打工掙錢還貸。

  一位辦案警官告訴記者,一般來説,這類案件向警方報案往往很難達到立案標準,“學生反映的基本上屬于是合同糾紛,夠不上犯罪,不屬于刑事案件。”

  多名大學生向本報記者反映,他們也曾多次向所屬轄區的市場監管部門、消協等反映過情況,希望能借助監管部門的力量,幫助協調退還學費或停止還貸,但得到的答復均是:不歸我們管。

  沒人管,是眼下眾多“培訓貸”亂象頻出的一個最關鍵的問題。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對這類培訓機構和網貸平臺的監管,尚處于真空地帶。

  目前,教育培訓行業實行屬地管理,由各級教育部門對轄區內培訓機構實行行政審批、業務指導等。因為從教育部門申請辦學許可的門檻遠遠高于從工商部門注冊企業,因此,大多數教育培訓機構選擇‘打擦邊球’,從工商部門注冊教育咨詢公司,開展培訓。

  這樣一來,他們的經營過程中,因為沒有在教育部門備案,教育部門並不監管;而工商部門通常又不會對機構招生資質、教學質量、師資來源、經營內容等進行詳細監管。

  一旦出事,“皮球”依然被踢來踢去。有人認為,應該“誰審批誰監管”。工商部門在審核這類公司時,並未要求其出具教育部門的辦學許可,屬于一般性經營項目,監管應由工商部門負責。

  也有人提出,“誰主管誰負責”。教育培訓本就不屬于工商核審的經營范圍,教育咨詢公司幹培訓,不能簡單認定為超范圍經營,而應屬于非法辦學,應由教育部門負責。

  事實上,監管真空一直是教育培訓行業存在多年的舊疾,如今,一些網貸平臺與培訓機構形成了新的利益鏈條,對各種“培訓貸”推波助瀾。因為環環監管不到位,網貸平臺一再降低風控標準,而培訓企業只顧著找各種噱頭拉人報名,最終大學生則被這根鏈條狠狠套牢。

  記者採訪時了解到,一些網貸平臺雖在首頁上明確寫出“不給大學生提供貸款”的字樣,但實際上,很多學生是在校園內被網貸機構工作人員上門服務辦理了貸款業務。

  “有些不良的平臺對此採取放任、默許的態度,只要你敢借它就敢放。”

  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黨委書記許澤瑋分析,教育部和金融監管層均已出臺相關文件,明確網絡貸款機構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發放貸款。北京市互金協會明確要求會員企業按照國家規定,禁止開展“校園貸”業務。然而,實際操作上,學生群體在一些機構誘導下,仍能通過填報虛假職業信息而在不少平臺獲得借貸。

  記者調查發現,涉事的網貸平臺往往注冊地都不在本地,使得當地金融監管部門鞭長莫及。一些平臺將催款業務外包給一些社會人士,往往會出現威脅恐嚇、暴力催收等惡性事件。

  建議提高大學生防范意識 多部門形成監管合力

  禁了“校園貸”,來了“培訓貸”,各種花樣翻新的招數,盯上的總是尚未走出校園的大學生群體,天津大學管理與經濟學部金融係副教授張小濤認為,他們看中的是,大學生普遍缺乏社會經驗、金融消費知識不足卻有超前消費欲望的年輕人群體。

  要想避開一個又一個的坑,天津市和平法院民一庭庭長劉彤認為,歸根到底,還是要大學生補上法律常識的課,加強自我保護的意識和能力。判了一些“培訓貸”案件,她坦言,一旦簽下合同,其內容具有法律效力。如果雙方有合同約定,應該履行,“但如果採用欺騙手段簽訂合同,合同本身就有欺詐性質,可要求法院判定依法撤銷合同。”

  然而,即使最終大學生通過訴訟打贏了官司,但一些培訓機構申請破産或是“跑路”,最終吃虧的依舊還是大學生。

  近日記者採訪了全國教育、公安、金融監管領域多位專家學者,一個共識是,必須多部門聯手形成合力,才能真正堵住各種“校園貸”騙局的一再發生。

  首先,教育部門、團學組織、金融行業和公安部門等,要共同加強對在校大學生的金融和法律知識教育,持續深入開展防范非法“校園貸”等專項教育活動,告知風險,提示保護個人隱私,增強安全防范意識。

  黃劍建議,要完善工作機制,加強大學生在消費觀念、金融理財知識及法律常識等方面的教育引導,同時要建立排查整治機制和應急處置機制。利用各種宣傳渠道和平臺。

  同時,國家要從頂層設計上加快相關法律法規的出臺,明確校園借貸的業務邊界。形成針對“校園貸”的多部門聯合執法機制,明確各監管部門的業務范圍和職責,避免互相推諉,確保監管到位,填補監管空白。

  第三,加強對互聯網金融平臺的監管。提高開展互聯網金融業務服務商的準入門檻,明確操作規范。許澤瑋説,比如年齡在大學畢業適齡以下的,可以要求必須出具銀行流水,這就能清晰看出來,這個貸款客戶是不是仍是學生身份。同時建議要求,平臺有義務確定借款人的身份是真實有效的,並將其作為合同有效的前提。(記者 胡春艷)

   上一頁 1 2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紐約舉行萬聖節大遊行
紐約舉行萬聖節大遊行
失事獅航客機的首個黑匣子已被成功打撈出水
失事獅航客機的首個黑匣子已被成功打撈出水
醉美秋色
醉美秋色
京張高鐵開始全面鋪軌
京張高鐵開始全面鋪軌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65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