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留學生17年翻譯德文版《西遊記》 回譯漢語爆紅網絡
2017-04-05 08:12:59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德文版《西遊記》譯者:林小發

  德文版《西遊記》

  近日,瑞士譯者林小發(中文名)憑借其翻譯的《西遊記》首個德文全譯本,獲得第十三屆萊比錫書展獎翻譯類大獎。這是德語地區圖書行業重要獎項。

  林小發1968年生于瑞士比爾,曾在中國生活超過25年,2004年畢業于浙江大學人文學院中國古代文學碩士專業,導師是樓含松教授。

  翻譯了17年

  被認為像《魔戒》

  引起更多中國讀者關注的是,譯林出版社的編輯王蕾,將德語版《西遊記》的開頭部分,回譯成現代漢語,發在微博上:“有一首詩説:太初混沌不分/天地晦暗地混淆在一起/萬物模糊,橫無際涯/誰都沒有見過那時的景象……”

  中文版《西遊記》的原文是“詩曰:混沌未分天地亂,茫茫渺渺無人見。……”

  “不小心當了一天網紅”,王蕾説,微博裏的這篇回譯之作,瀏覽量高得不同尋常。很多讀者看回譯,覺得是某本類似《魔戒》的史詩。

  王蕾覺得,回譯的《西遊記》,有些像《魔戒》作者托爾金的作品《精靈寶鑽》。

  學者李天飛也被王蕾的回譯觸動。在他眼中,《西遊記》本有市井小説的特徵,帶著戲謔。德譯,再回譯,文本帶有了西方文學的壯美和悲劇感。

  中國讀者的反應,林小發根本沒料到,“但現在想想當然也不奇怪”。

  林小發翻譯這部中國古典名著,足足花了17年。對她來説,漫長翻譯過程中的成長與挫折,恰恰應和了《西遊記》的主題——取經。

  在自述中,林小發寫道,她在翻譯過程中盡量讀了一些構成明代文人常識的經典,包括四書五經、佛經,還有與《西遊記》相關的一些道教經典,如此一邊閱讀一邊調查研究,“翻譯過程也就成為了一個獨特的‘取真經’的過程。”

  “與其説犧牲了長達十七年的時間,不如説是在不知覺地挖掘一個莫大的寶藏,一個不朽的精神世界。”林小發寫道,“譯本出版了之後,我從許多讀者的反饋得知,小説在這些方面的寓意得到了有效的傳達,對此我深感欣慰。”

  1968年出生的林小發對中國文化的興趣來得很突然。1983年,中國廣西的一個雜技團訪問比爾,林小發被介紹冊上的中國字迷住,開始自學中文。

  1999年,讀過原著和兩種德文譯本的林小發自己動手翻譯《西遊記》。

  翻譯越深入,林小發越察覺自己的不足。她特地去浙江大學學習中國古典文學,碩士論文主題是《西遊記》的“正路”思想。

  在德語國家文壇

  《西遊記》原來是不存在的

  林小發在浙大的導師樓含松教授説,“她跟我讀的是中國古代文學專業,當時她已著手此書的翻譯。因此我們經常會有關于西遊記的討論。”

  樓含松説,林小發的碩士論文就是《西遊記》研究。

  但因為不懂德文,所以,樓含松還沒看過《西遊記》的德文版。

  德語世界原來有《西遊記》的兩種譯本。一種是1962年翻譯出版的《西方朝聖》,依據是中文原版及一百回俄文譯本,但採取總結性的翻譯方式,諸多的詩詞、回目、對話等均被刪除。另一種轉譯自1942年出版的英文節譯本《猴子:中國民間小説》。《猴子》由英國漢學家阿瑟·韋理英譯,胡適作序,翻譯了原書100回中的30回。英譯本主角名叫“猴子”,沒有回目,也未翻譯詩詞。

  因此,在去年的法蘭克福書展上,林小發曾對媒體説,“我所翻譯的是完全未刪減的,因此可以算是第一本完整的德譯本。我用的中文原版是中華書局出版的《西遊記》,這個版本以清代的《西遊證道書》為底本。相對于更常見的明版本,這個版本經過了一些文筆潤色,也刪掉了一些描述性的詩歌。比如,師徒三人取經路上遇到一座山,這座山怎樣怎樣。如果把這種描述性的詩全都翻譯成德語,會佔很大的篇幅,而且也不太符合德國讀者的閱讀習慣。”

  在亞馬遜上,林小發譯的《西遊記》定價88歐元。據悉,德國圖書普遍在20多歐。

  “在德國,知道《西遊記》的人非常少。練氣功,學太極拳,對中醫感興趣的人可能聽説過《西遊記》的一些片段。”林小發説,“但是,作為文學作品卻鮮為人知。對于這麼偉大的一部文學作品來説,實在是非常可惜。”

  所以,在林小發的印象裏,“在德語國家的文壇,這本書原來是不存在的。”

  書裏的神仙鬼怪

  有了德文名字

  《西遊記》人物繁多,同一人物還可能有別名。主角孫悟空,就另有美猴王、齊天大聖和行者等諸多稱謂。林小發的處理是:孫悟空音譯,其余意譯。

  北京外國語大學德語係的畢業生告訴錢江晚報記者,在林小發翻譯的《西遊記》開篇的前兩頁裏,行者、悟空、大聖間隔出現。而書中出現的南海觀音,是用印度語裏的菩薩概念+中文拼音(Guanyin)翻譯的。

  “唐僧”怎樣譯,林小發猶豫好久,先用漢語拼音“Tangseng”,後來改譯為“來自中國的高僧”。原文裏的“唐”,她翻譯成“China”,這樣讀者很容易聯想到古代中國。

  神靈和妖精名的譯法,需要想象力,比如,麒麟山小妖有來有去,譯為“又來又去的那個”。

  “出現在回目和詩詞中的一些道教術語,如金公木母、嬰兒姹女等,直接字面翻譯成德語很容易,但這不是我的翻譯方式。”林小發認為,翻譯之前必須理解透徹,否則無法把真正含義傳達給讀者。

  人名、習語之外,小説涉及的專有名詞,是貫穿整個翻譯過程的最大困難。

  最初譯出了十回後,林小發曾把譯稿和小説簡介寄給幾家出版社,都被婉拒。大約有十年,她都沒找到願意出版德譯《西遊記》的機構。是否繼續翻譯,她也躊躇過,但終究沒有放棄。

  去年的法蘭克福書展,林小發譯《西遊記》首發,黃色封面,封面上美猴王手搭涼棚眺望。

  小説有五十多頁後記,其中18頁是詳細的神仙列表。林小發還介紹了神仙的世界,《西遊記》故事的形成和小説接受史等。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夢謠
相關新聞
  • 花果山、五行山……帶著《西遊記》 絲路去旅行
    火焰山如此與眾不同,自然逃不過文學家的一雙慧眼。小説《西遊記》中,師徒四人受阻火焰山,這才有了猴哥向鐵扇公主三借芭蕉扇等一係列故事。火焰山獨特的自然面貌加上生動的西遊故事,為這座大山平添了濃鬱的神奇色彩。
    2016-03-22 16:41:03
  • 西遊記唐僧師徒去了哪些國家?遠涉西方,端的路程多少
    孫悟空一個筋鬥雲就能抵達的地方,在小説裏走了整整十四年。那麼,唐僧師徒究竟去了哪些國家?這個問題,其實唐太宗也問了。小説中説:“太宗聞言,稱讚不已,又問:‘遠涉西方,端的路程多少?’”
    2016-02-14 15:10:44
  • 從足球俱樂部總經理到職業譯書人 十年翻譯400萬字
    人物照片由受訪者提供▲戴大洪的譯作。圖書照片來自網絡▲戴大洪的譯作。他曾經是河南建業足球隊的總經理,他做過鄭州最火的粵菜館老板,還是一位業余馬拉松愛好者……如今逃離喧囂,除了還在堅持的長跑運動,譯書成了他生活的全部 
    2016-04-29 18:41:30
新聞評論
    俄羅斯民眾悼念聖彼得堡地鐵爆炸遇難者
    俄羅斯民眾悼念聖彼得堡地鐵爆炸遇難者
    萌犬大作為!實拍“神犬奇兵”搜山破案
    萌犬大作為!實拍“神犬奇兵”搜山破案
    清明節烏魯木齊迎降雪
    清明節烏魯木齊迎降雪
    甘肅敦煌清明小長假旅遊呈火爆增長態勢
    甘肅敦煌清明小長假旅遊呈火爆增長態勢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5247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