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學生還願意捧起《紅樓夢》嗎?

2017年02月03日 09:38:31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最近,北京教育考試院宣布,2017年高考北京卷的《考試説明》將不日出版。説明中將《紅樓夢》《吶喊》《邊城》《紅岩》《平凡的世界》《老人與海》6部文學名著定為必考內容,並以3道樣題為參考。

  高考新變化引起了社會的關注和討論,許多人發現語文高考將更看重對文學名著內容的閱讀理解,希望語文課能更好地敦促學生接觸經典著作,通過潤物無聲的文學加深學生的文化底蘊。

  潤物細無聲 文化可樹人

  語文課既與其他自然學科一樣可以教授知識,更具有提升文化修養、增加藝術感悟的作用。

  南開大學語言文化學院副教授冉啟斌認為:“語文需要幫助學生掌握識字、閱讀、寫作等技能,但它更大的作用在于提升學生的人文修養與文學藝術鑒賞能力。在現代教育中,對生活、生命的體悟會被包含在語文的課本中。”他舉例説:“普通的一天,窗戶外面也許只是平常的景物,然而通過文學作品中藝術性的表現,就可以體現出一種美。我們大都讀過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感受到其中充滿詩意的美。有許多人尋訪到荷塘,在水邊瞧兩眼,‘哎,沒有朱先生描寫的那麼美啊’。沒有欣賞美的能力,面對美景也會熟視無睹。而多接觸經典、學好語文,對提升學習者的審美是非常有益處的。”

  河南省商丘市雎縣高級中學高三學生黃銳毅就深受語文教育影響,他是校內文學社的副會長。“隨著自己慢慢接觸各式各樣的事物,語文對我的世界觀的塑造就越發顯著。《紅樓夢》中四大家族的興衰讓我了解到不管有多麼得勢,都要保持低調;《活著》讓我重新思考了一遍生命的意義;《野性的呼喚》裏那只狗的習性甚至影響我改掉了挑食的毛病。”他頗為自豪地舉起文學社出版的雜志《雎園綠竹》説:“語文課還讓我愛上了寫作,這本雜志中所有的文章都出自我們文學社成員之手。”

  老外學中文 愛上古典詩

  不僅中國學生從語文課中受益,外國學生也因為漢語課而愛上了中國。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一個皮膚黝黑的外國青年正坐在北京語言大學一張長椅上朗誦著《詩經》,很難想像這些艱澀的詞句會從一個外國人嘴裏冒出來。他叫柯樂迪,來自印度岡吉布拉姆市,于2016年9月來到中國學習中國語言和文學,主要研究中國古典詩集《詩經》。他説:“最近我看了《永遠在路上》這個紀錄片,它主要講述了中國在反腐敗領域所取得的成績以及中國政府反腐工作的核心,這和我研究的《詩經》裏的一首詩——《碩鼠》的內涵相吻合。我將這個紀錄片分享給了我在印度同樣研究中國古典詩歌的朋友。”

  談起對語文課的體悟,柯樂迪笑著説:“在中國學習漢語使我多了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雖然我在中國僅有一年的學習時間,但是我會好好利用每一天的時間,將中印文學更好地融會貫通,為中印文化交流貢獻自己的力量。我相信自己會成為中國古典詩歌的‘擺渡人’。”

  課業壓力大 閒書讀得少

  山東省濟寧市鄒城市實驗中學高二學生李輝非常熱愛文學,但在閱讀時卻遇到了困難。“老師要是發現我在自習課上看課外書,就會説:‘轉過年來就要高考了,哪有那麼多時間讓你看閒書!’平時課業很重,我根本沒有時間閱讀像《紅樓夢》這樣的長篇名著。”他説。

  針對這一矛盾,北京語言大學漢語進修學院教師韓陽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對文學經典的培養在日常教學中就應當滲透給學生,不能光靠考試的時候加幾道題。學生有了興趣,自然就會提高文學經典的閱讀量。但現在語文教育大綱中劃定哪些書目要考,老師就會要求學生必須去讀,這種強迫性往往損害學生的閱讀興趣。”

  冉啟斌認為:“國外的人文環境更加注重個人愛好,有利于文學經典在學生群體中的推廣。反觀國內,從小學升初中、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學,每一步都要經過嚴格的考試,分數的導向性非常明確。另外社會中也比較推崇實用主義,崇尚物質追求,人們更關注這個課有沒有用、能不能掙錢、能不能找工作。這些思想都會影響到學生和家長對待語文課的態度。”

  閱讀引興趣 教師是關鍵

  不論是中國學生還是外國學生,教師都有責任利用語文課,將中國文學的優美講解和傳遞給他們。

  韓陽説:“教師需要思考,教材的內容是否足夠經典,是否可以有效地引起學生的閱讀興趣。教師在設計課程時,應該把文學經典、優美詩篇、優秀小説納入進來,想辦法在教學過程當中激發學生的興趣。學生缺乏閱讀興趣,可能是老師的課程設置、教學方法出了問題,而並不是單純因為應試壓力。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教師能夠讓學生在學中文的過程中真正體會到漢語所蘊含的美,那麼,學生又怎麼會拒絕閱讀呢?”

【糾錯】 [責任編輯: 林平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4648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