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銜接“一帶”與“一路” 重慶構建西部出海新格局

  2017年9月,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前身——渝黔桂新“南向通道”從重慶沙坪壩區團結村中心站駛出,標誌著該班列實現了常態化運輸。

  906.5億元

  今年1—9月,重慶經西部陸海新通道運輸12.6萬標箱,同比增長19%,佔沿線地區總量持續保持在27%左右。截至9月底,重慶經通道累計運輸貨物54.6萬標箱,貨值906.5億元。

  980種

  重慶經西部陸海新通道運輸的貨物種類,從2017年的不到50種增加到現在的980種。

  473個

  截至目前,西部陸海新通道已對外通達全球120個國家和地區的473個港口。

  406列

  2021年12月中老班列開行以來,截至今年9月底,重慶經西部陸海新通道中老班列累計開行406列,運輸0.95萬標箱,貨值13.62億元。

  

  衝出大山,擁抱大海,是重慶人多年的渴望。

  然而,這並不容易。

  通過長江走江海聯運,時間較長;公路運輸,效率雖高,卻運量小、運輸成本高,難以滿足大宗商品長距離運輸的需求。還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重慶一直在探索創新。

  開創中歐班列(渝新歐)積累下的經驗,讓重慶把目光投向南方——開辟一條“重慶鐵路港—廣西北部灣港—新加坡港”陸海聯運的新路線,實現“一帶”與“一路”無縫銜接。

  2017年9月26日,經過前期多次測試,這條線路實現了常態化運作,意味著一條提升中國西部地區與東盟地區互聯互通水準,進一步擴大中國對外開放的南向大通道,正式登上歷史舞臺。

  這條通道,就是西部陸海新通道。

  從“發起者”到“推動者”

  重慶穩步推進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

  西部陸海新通道設有一個特殊的工作機構:西部陸海新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簡稱運營組織中心)。

  這個重要機構,國家放在了重慶。2019年,國務院批復的《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簡稱《總體規劃》)明確指出,充分發揮重慶位于“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交匯點的區位優勢,建設運營組織中心。

  類似的安排,今年也有。

  今年2月,商務部亞洲司復函重慶,同意將推進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合作工作機制秘書處設立在重慶。該工作機制主要負責通道的國際經貿合作,秘書處則要承擔其日常工作,重要性不言而喻。

  國家為何頻頻將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重任交給重慶?

  首先,重慶有區位優勢。《總體規劃》指出,重慶在構建新時代全面開放新格局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西部陸海新通道要打造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應充分發揮重慶位于“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交匯點的區位優勢,設立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

  但更重要的,是重慶的探索和努力。

  比如,重慶探索了“一箱到底”多式聯運模式,讓企業在運輸過程中,不用把貨物轉運到海運集裝箱,直接以鐵路集裝箱就能出海,節約了大量時間和費用。

  再如,重慶探索的“一單制”模式,能讓企業在西部陸海新通道上實現“一次委託、一次保險、一單到底、一次結算”。截至2023年8月,累計簽發鐵海聯運提單3652票,貨值14.6億元,鐵路提單6834票,貨值33.5億元。

  重慶還搭建了全國唯一的西部陸海新通道融資結算應用場景,如今已為企業結算和融資超過33億美元,壓縮跨境結算單證審核時間超過90%。

  市政府口岸物流辦主任楊琳介紹,6年來,重慶在通道的物流組織、通關便利、金融賦能、經貿發展和優化産業布局等多個方面進行了探索創新,為通道完善協調機制、提高運作效率、促進經貿往來提供了強勁的動力。

  另一方面,作為主要“發起者”,重慶一直積極推動自身在通道上的建設,爭當“領頭羊”。

  物流組織形式上,重慶利用自身的物流網絡,率先在西部陸海新通道上形成了鐵海聯運、國際鐵路聯運、跨境公路運輸三種物流組織形式,擴大了貨源組織和輻射范圍。

  樞紐體係構建上,重慶以團結村中心站、魚嘴站、小南埡站三大始發站為主樞紐,再配合三種主要物流組織形式,實現了西部陸海新通道在重慶的全域覆蓋。

  運輸貨物種類上,重慶生産的汽摩配件、化工原料、日用百貨、農副産品,寮國咖啡與啤酒、泰國榴蓮、印度辣椒、阿根廷牛肉等進口商品,都已成為通道的運輸物品,品類從2017年的不到50種增加到現在的980種。

  多種要素疊加下,重慶在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物流規模,在沿線省區市中持續領先。

  今年1—9月,重慶經西部陸海新通道運輸12.6萬標箱,同比增長19%,佔沿線地區總量持續保持在27%左右。截至9月底,重慶經通道累計運輸貨物54.6萬標箱,貨值906.5億元。

  做好省際協商協作

  重慶和沿線省區市勁往一處使

  共商共用共建,是從西部陸海新通道誕生那天起,就存在的核心理念。

  這與《總體規劃》的精神不謀而合。

  2017年,重慶與廣西、貴州、甘肅簽訂了關于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框架協議,以此成立了省際合作共建機制。

  而後,越來越多的西部省區市參與到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中,也相繼加入到共建機制中:2018年,青海、新疆宣布加入;2019年上半年,雲南、寧夏、陜西相繼加入。

  2019年10月,在重慶推動下,西部12省區市、海南省及廣東省湛江市代表在渝簽署《合作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框架協議》,至此,西部陸海新通道形成了“13+1”合作機制。

  同時,為了給省際合作機制提供承載實體,重慶與廣西一起牽頭,會同沿線地區建設了陸海新通道跨區綜合運營平臺,按照“統一品牌、統一規則、統一運作”的原則加速建設,有效避免同質化競爭,促進協作。

  在具體工作上,重慶更是發揮所長,不遺余力。

  2019年6月,重慶應約派遣團隊前往甘肅,合作成立陸海新通道運營甘肅區域公司,希望其負責甘肅在西部陸海新通道方面的運營工作。

  但是,當時甘肅在通道的市場方面還處于起步階段,許多貨代公司、貨源企業對西部陸海新通道並不了解,市場運營工作困難重重。

  重慶團隊帶著甘肅相關部門“從零開始”,建立渠道、組織貨源、開拓市場,一步一步去落實。同時,重慶團隊還將“鐵路箱下海”“海運箱登陸”等經驗與甘肅方面分享。通過努力,2020年,甘肅實現了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常態化開行。

  後來,重慶會同新疆、寧夏等地成立陸海新通道區域公司。西北地區的貨源大多實現了到重慶集結,再經北部灣出海的全程常態化運輸。

  運營組織中心主任劉瑋介紹,在省際協作下,重慶先後開通了至湖南懷化、甘肅張掖、寧夏中衛班列,推動形成以重慶為運營中心、輻射沿線省區市的貨物集散分撥模式,集結西北地區貨物超過4.6萬標箱;服務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集結四川貨物超過3.5萬標箱。

  2022年7月,在西部陸海新通道省際聯席會議第二次會議上,湖南省懷化市正式成為西部陸海新通道共建成員之一,標誌著西部陸海新通道形成“13+2”的新格局。

  更讓人欣喜的是,在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牽線”下,“13+2”省區市的合作頻率變得更高、合作氛圍變得更濃。

  以重慶和廣西為例。自西部陸海新通道開通後,兩地作為通道的內陸樞紐和主出海口,交往日益密切,合作領域快速延伸,在會展方面也相互支援。第三屆西洽會期間,廣西以“主賓省”身份來重慶布展並舉行經貿交流活動。2022年9月,重慶也首次以“主賓省”身份,參展在廣西舉辦的第19屆東盟博覽會,參展規模和企業數量為歷屆之最。

  擴大“一帶一路”朋友圈

  重慶加速拓展通道輻射范圍

  今年8月31日,渝貿全球·重慶出口商品(泰國)展覽會在泰國曼谷舉行,西部陸海新通道品牌“陸海優品”首次獨立參展外國展會,將重慶油茶、廣西果幹、寧夏紅酒、甘肅百合等通道沿線省區市特色産品展現給全世界。

  9月21日,首班西部陸海新通道火鍋食材進口班列抵達重慶江津小南埡鐵路物流中心,貨值約680萬元的巴西進口凍雞爪、越南進口耗兒魚等火鍋食材走進重慶火鍋館和百姓餐桌。

  一個月之內,西部陸海新通道分別在“走出去”與“引進來”上實現了突破,充分展現它在全球貿易中的重要作用和強大活力。

  《總體規劃》明確,西部陸海新通道是我國連接“一帶”和“一路”的陸海聯動通道,要加強通道對外開放及國際合作。其實,作為運營組織中心,重慶一直在努力拓展通道的輻射范圍。

  以寮國為例。

  以往,重慶從寮國進口産品大多使用江海聯運模式,全程運輸需要多次換裝運輸工具,時效低、成本高。中老鐵路開通後,重慶迅速開行了西部陸海新通道中老鐵路班列(萬象—重慶),行程比以前減少20多天,雙方也建立起更親密的關係。

  2022年7月,寮國組織代表團來渝,開展了一係列以西部陸海新通道為重點的活動,包括舉辦中國(重慶)-寮國經貿合作交流會,為中國進出口商品集散分撥中心、陸海新通道運營寮國有限公司等項目揭牌,與重慶集中簽約一批項目等。

  如今,借助西部陸海新通道,寮國的優質大米、啤酒、咖啡、木炭源源不斷地進入中國市場;重慶的摩托車、汽車等産品也借這趟班列遠銷東南亞。

  劉瑋介紹,在重慶帶動下,僅一年多的時間裏,就有超過10個共建“一帶一路”國家的城市成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新晉目的地,包括泰國林查班、緬甸仰光、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等。

  事實上,西部陸海新通道沿線國家(地區)也非常認可通道的帶動作用,積極拋出橄欖枝,尋求更多合作。

  比如,6月19日,寮國人革黨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通倫率寮國代表團來渝考察調研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希望更好發揮老中鐵路作用,在物流、貿易、産業等方面開展務實合作。

  再如,在第三屆西洽會上,印尼、越南、寮國等國家,與中國西部地區12個省區市、海南省及廣東省湛江市聯合發布“陸海新通道國際合作(重慶)倡議”,歡迎各方一起共建陸海新通道,進一步突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互聯互通效應。

  6年來,西部陸海新通道已成為推動高品質共建“一帶一路”、促進共建國家和地區之間交流合作的持續動能。

  據統計,2017年至2022年,西部陸海新通道沿線省份經廣西口岸進出口貿易總額,從不足3000億元增長至5200多億元,年均增長12%,對外通達全球120個國家和地區的473個港口。其中,西部陸海新通道沿線地區對東盟10國進出口額,從2019年的6916億元提高到2022年的8817億元,年均增長8.91%。

編輯: 陳雨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