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從“渝新歐”到中歐班列 重慶開放率先搭上“一帶一路”快車

  4月24日,中歐班列(渝新歐)首趟重慶江津出口班列成功開行。(本版圖片均為本報資料圖片)

  1.4萬列

  “渝新歐”班列累計開行折算列超1.4萬列

  5000億元

  “渝新歐”班列運輸貨值每年都居全國首位,累計運輸貨值超5000億元,多項累計關鍵指標居全國首位

  50余條

  “渝新歐”班列已形成50余條成熟運作線路,輻射亞歐百余個城市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著眼人類前途命運及中國和世界發展大勢,提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

  十年來,在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下,共建“一帶一路”這個根植于歷史厚土、順應時代大勢的重大國際合作倡議,走深走實、行穩致遠,開拓出一條通向共同繁榮的機遇之路。

  作為西部地區唯一的直轄市,重慶地處內陸腹地,與靠海沿邊地區相比,缺乏開放物流通道的優勢,雖有長江黃金水道優勢,但沒有陸海相通。開創發展新機遇,謀求發展新動力,拓展發展新空間,渴望開放的重慶首先將目光瞄準賓士在軌道上的火車:以鐵路為載體,打通一條由內陸直達歐洲的“渝新歐”國際物流大通道。

  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給重慶帶來千載難逢的機遇。從“渝新歐”到中歐班列,重慶開放率先搭上“一帶一路”快車,開啟國際鐵路運輸的新篇章,改變了重慶開放格局,讓重慶從內陸腹地走向開放前沿,也助力中國“鋼鐵駝隊”馳騁在開放之路、繁榮之路。

 重慶開辟西向“渝新歐”大通道

  為何選擇通過鐵路向西?

  一來,重慶不少企業都與歐洲有業務往來,需要一條直達歐洲的通道來“開路”;二來,重慶通過鐵路向西直達歐洲,比向東通過水運抵達沿海再轉海運至歐洲,時間和距離都更短。

  然而,夢想要變成現實,難度非常高。

  重慶當時面臨兩大難題:一方面,開通此線路,需要跟沿途各國協商,在通關上達成共識;另一方面,因無經驗可循,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

  重慶,沒有退縮。

  2010年8月,重慶方面找到海關總署和原鐵道部,希望能開行重慶至歐洲鐵路“五定班列”,得到兩個部門的支援。

  幾乎同一時間,在柏林召開的歐亞鐵路會議上,重慶與辛克(全球物流巨頭)、TEL(德鐵和俄鐵的合資企業)等企業搭上線。隨後,重慶又陸續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國家的鐵路公司和政府部門建立聯繫,逐漸形成了多邊磋商機制。

  同年10月,重慶開始測試這條通道的國內路線。有意思的是,當時班列找不到測試用的電子産品,重慶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直接把私人筆記型電腦“貢獻”了出來。

  一個月後,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三國聯合簽署便捷通關協議——重慶出口貨物通過新疆阿拉山口出關,途經哈薩克斯坦、俄羅斯,只進行一次海關檢查。

  2011年3月,經過多次前期測試,“渝新歐”國際鐵路班列從重慶沙坪壩區團結村中心站出發,歷時16天,順利抵達德國杜伊斯堡。一條橫跨亞歐大陸,途經數個國家,從中國內陸腹地直達歐洲核心城市的國際物流大通道宣告誕生。

  開行之初,“渝新歐”班列發展速度並不算快,其首趟回程班列也是在首發兩年後才開出。所以,想要充分發揮這條國際物流大通道的價值,還欠一個“東風”。

  契機很快出現。

  2013年9月7日,正在哈薩克斯坦進行國事訪問的習近平總書記,在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了重要演講,首次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拉開了“一帶一路”建設序幕。同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出訪東南亞期間,又提出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至此,“一帶一路”倡議正式構成,“渝新歐”班列也迎來可以大展拳腳的宏大場景。

  隨後的事,更讓人振奮。

  2014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與時任德國政府副總理兼經濟和能源部長加布裏爾一起,見證了“渝新歐”班列順利抵達德國杜伊斯堡。

  這是肯定,更是激勵,加速了“渝新歐”班列的發展,也堅定了重慶向西破局的決心。

  此後,“渝新歐”邁向快速發展階段,開行數量與日俱增、運作線路不斷拓展、貨源種類逐年豐富,重慶“重新定位了地理區位”,將內陸的劣勢轉化為優勢,也助力重慶從開放“末梢”向開放“前沿”邁進。

  截至目前,“渝新歐”班列開行折算列超1.4萬列,運輸貨值超5000億元,已形成50余條成熟運作線路,輻射亞歐沿線百余個城市,成為重慶重要的西向開放大通道。

 “渝新歐”助力國內誕生中歐班列

  “渝新歐”班列出現後,國內眾多城市紛紛跟進。因為重慶在前期打通了各環節,大大降低了其他城市開行相關班列的難度。

  于是乎,在“渝新歐”班列開行一年多後,其他城市的“新歐”班列如雨後春筍般涌出——

  2012年10月,武漢至捷克與波蘭、長沙至杜伊斯堡的鐵路線開通;2013年4月,成都開通至羅茲的鐵路線;2013年7月,鄭州開往漢堡的鐵路班列運作;2013年9月,從蘇州開往華沙的列車開行……

  一時間,連接歐亞大陸的鐵軌上,班列疾行,汽笛轟鳴。同時,因為這些班列與古絲綢之路的路線大致重合,人們便給這些飛馳在中歐間的鐵路班列取名為:鋼鐵駝隊。

  “重慶市和有關部門為渝新歐的開通和發展做了大量開創性工作,探索出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2014年6月26日,國務院召開專題會議指出,以渝新歐為代表的中歐鐵路集裝箱班列打通了我國西向通道,帶動了沿線地區經濟發展和經貿交流,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基礎和支撐。

  國家層面的認可,加速了“鋼鐵駝隊”的成長。截至2016年,全國有16個城市開行了前往歐洲的班列,路線39條,覆蓋德國杜伊斯堡、西班牙馬德裏等12個歐洲城市,累計開行超過1700列。

  為了讓這些班列形成合力,2016年6月8日,經國家發改委批準,重慶、成都、鄭州、武漢、長沙、蘇州、東莞、義烏8地同時開出了前往歐洲的班列,統一使用了“中歐班列”的品牌標識。

  這是一次裏程碑。

  “中歐班列”不僅成為了一個極具競爭力和信譽度的知名品牌,也成為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上的一張國際名片,更為合作共建“一帶一路”的國家提供了加強聯繫的載體。

  比如,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時,世界各地的海運、空運都不暢,中歐班列成為最穩定的物流運輸方式之一,為歐洲國家及時獲得醫療物資和生活必需品搭建了綠色通道,贏得世界認可。

  “鐵軌上賓士的中歐班列藍色集裝箱,已經成為一個貿易符號。”德國杜伊斯堡經濟促進局相關負責人Christian(克裏絲汀)説,中歐班列的出現,讓歐亞之間的關係更近了。

  漢堡貨運代理公司Gateway經理Joshua(約書亞)表示,中歐班列(渝新歐)出現後,亞歐之間有了全新物流通道。中歐班列的持續發展,成為“一帶一路”倡議下維係中歐關係的重要橋梁,開啟了中歐貿易的新篇章。

  “一帶一路”十年,中歐班列也迎來迅猛發展的十年。截至目前,全國已有超過60個城市累計開行中歐班列7.7萬列,通達歐洲25個國家的217個城市。

  今年9月15日,中歐班列國際合作論壇在江蘇開幕,習近平總書記發來賀信。賀信中提到,中歐班列開行以來,保持安全穩定暢通運作,開創了亞歐國際運輸新格局,搭建了沿線經貿合作新平臺,有力保障了國際産業鏈供應鏈穩定,為世界經濟發展注入新動力。

 重慶持續當好中歐班列“示范生”

  重慶作為中歐班列的“示范生”,一直用創新突破為中歐班列賦能。

  兩件事值得銘記。

  第一件事是打破鐵路運郵的禁令。

  《國際鐵路貨物聯運協定》明文規定“在國際鐵路直通貨物聯運中不準運送郵政專運物品”。但隨著國際貿易的愈加頻繁、電商的興起,這一條例顯得有些不合時宜。

  想要修改這一條例,重慶需得到相關部委的支援,與鐵路合作組織27個成員國的鐵路部門進行協調,還要跟中歐班列(渝新歐)沿線海關、檢驗檢疫和郵政部門進行對接,工作量巨大、難度不小。

  重慶再次選擇迎難而上。

  2014年1月,重慶首次組織中歐班列(渝新歐)進行國內段運郵測試,摸清了國際郵包運作中涉及運輸、海關、檢驗檢疫、郵政等環節的影響因素。隨後,重慶又與海關總署、中國郵政集團、中鐵總公司等單位,以及沿線各國相關機構進行溝通。重慶市政府口岸物流辦相關負責人回憶,那一年,重慶召開了相關會議30多次,電子郵件往來超300封。

  功夫不負有心人。當年6月,鐵路合作組織在立陶宛召開會議,討論通過了新版《國際貨協》,刪除了對禁止運輸郵政專用品的相關描述。

  第二件事是探索陸上貿易規則。

  以往的國際貿易,採取的是“海運規則”:海運運單可以作為物權憑證(提單),還具備金融屬性,可進行融資押匯等。隨著中歐班列(渝新歐)的發展完善,重慶嘗試探索“陸上貿易規則”,希望鐵路運單也能具備“提單”功能。

  2017年12月22日,全球第一筆用“鐵路提單國際信用證”結算的國際貿易貨物——重慶終極汽車貿易公司從德國進口的一批汽車,搭乘中歐班列(渝新歐)抵達重慶。這標誌著重慶實現了鐵路運單到“鐵路提單”的突破,邁出了探索陸上貿易規則的關鍵一步。

  2020年6月30日,重慶兩江新區人民法院(重慶自由貿易試驗區人民法院)對全國首例鐵路提單持有人提起的物權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支援其確認貨物所有權歸屬鐵路提單持有人以及提取貨物的訴求。“鐵路提單”,有了司法支援。

  推動中歐班列發展,重慶探索不斷得到國家層面的肯定與支援——

  2017年,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海關總署相關負責人表示,“渝新歐”是中歐班列中開行數量最多、服務品質最好、國際認可度和影響力最大的,已成為中歐班列的代表和重要品牌;

  2020年7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宣布,支援包括重慶在內的全國5個城市開展中歐班列集結中心示范工程建設;

  2022年5月,重慶獲國家批準成為首個可開展中歐班列進口運郵的城市。

  重慶探索,沒有止步。

  隨著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推進,重慶與成都達成了統一中歐班列品牌的共識。2021年1月1日,兩地共同開行“中歐班列(成渝)”,首個由兩個城市共同運營的中歐班列品牌由此誕生,為中歐班列未來發展提供了新的借鑒模板。

  如今,中歐班列(成渝)已累計開行超過1.4萬列,位居全國中歐班列首位,成為國內最具競爭力的中歐班列品牌。

編輯: 劉文靜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