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瞭望丨重慶:打造“五型”國家物流樞紐
2023年08月14日 09:46 來源: 瞭望

 ◇地處西南內陸腹地的重慶,在全國率先開通中歐班列,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崛起為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並已成為全國唯一兼有陸港型、港口型、空港型、生産服務型國家物流樞紐的城市

  ◇作為目前全國唯一的“四型”國家物流樞紐,重慶得以匯聚全球要素資源,推動電子資訊、汽車、裝備制造等支柱産業拔節而生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趙宇飛 王嘉軒

重慶果園港(2023 年 4 月 20 日攝) 唐奕攝 / 本刊

  萬里長江,在重慶與嘉陵江交匯後,衝破聳峙的群山,一路奔流入海,恰似這座西部山城擁抱世界的姿態。

  地處西南內陸腹地的重慶,在全國率先開通中歐班列,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崛起為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並已成為全國唯一兼有陸港型、港口型、空港型、生産服務型國家物流樞紐的城市,從內陸腹地變身開放高地。

  依托獨特的區位優勢,重慶深度參與國際産業分工體係調整和全球産業鏈、供應鏈、價值鏈重塑,匯聚全球要素資源,推動電子資訊、汽車、跨境電商等産業拔節而生。

  如今,重慶正加快打造陸港型、港口型、空港型、生産服務型、商貿服務型“五型”國家物流樞紐,支撐構建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一帶一路”與長江經濟帶聯結點

  走進重慶國際物流樞紐園區,各式各樣的集裝箱堆積如山,橙黃色的吊車緊張忙碌,一列列中歐班列從此出發,向西駛向中亞、歐洲;一列列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也從此出發,向南駛向東南亞、南亞國家……

  這裏是我國首列中歐班列和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的始發站,也是重慶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的承載地之一。2020年10月,重慶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入選國家發展改革委、交通運輸部聯合發布的2020年國家物流樞紐建設名單,由重慶國際物流樞紐園片區和江津珞璜物流園片區組成,總面積達15.95平方公里。

  從閉塞的內陸腹地到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的轉變,源自重慶對開放發展的不懈追求。

  十余年前,深居內陸腹地的重慶,産品出口不得不“西轅東轍”,向東經沿海地區“漂洋過海”;要麼通過空運,于是“豆腐等成了豆腐乳”或“豆腐運出了肉價錢”,不少投資者望而卻步。

  困則思變——重慶選擇將思維和視野向西投射。2011年3月,我國第一條中歐班列線路“渝新歐”在重慶首發,一舉將西部內陸與歐洲的時空距離從40多天縮短至12天左右。

  繼中歐班列之後,重慶又在內陸地區率先打通方便快捷的南向大通道。2017年9月,西部陸海新通道正式開通運營,它以重慶為運營中心,利用鐵路、海運、公路等運輸方式,向南經廣西、雲南等沿海沿邊口岸通達世界各地,比經東部地區出海所需時間大幅縮短。

  “地處內陸腹地,志在開放大局,重慶率先打通的兩條國際物流大通道,一舉扭轉了西部內陸地區的先天區位劣勢,也奠定了重慶成為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的基礎。”重慶“七一”智庫研究員張倵瑃説。

  目前,重慶已成為全國唯一兼有港口型、陸港型、空港型、生産服務型“四型”國家物流樞紐的城市。

  2019年,重慶港口型國家物流樞紐入圍第一批國家物流樞紐建設名單,主要承載地是果園港,這是長江上游最大的集裝箱樞紐中心和大件散貨集散中心,也是國內最大的內河水、鐵、公聯運樞紐港;2021年,重慶空港型國家物流樞紐入圍第三批國家物流樞紐的建設名單,主要包括江北國際機場、保稅港區、國際商貿物流園、空港貿易功能區等;2022年,重慶生産服務型國家物流樞紐入圍第四批國家物流樞紐建設名單,包括重慶萬州新田港物流園區和長壽沿江現代物流園區……

  如今,多條國際物流大通道在重慶交匯。向東,長江黃金水道可通達世界各地;向西,中歐班列可輻射亞歐多國;向南,西部陸海新通道連接東南亞、南亞國家;向北,“渝滿俄”班列直達莫斯科;空中,重慶江北國際機場已有14條在飛國際貨運航線……

  深度參與國際産業分工體係調整

  “與其他陸港樞紐城市相比,重慶最大的優勢在于可以實現水、陸、空多種國際物流通道的‘自由組合’,可滿足經營主體對物流時效、成本等方面的不同需求,對各類經營主體均具有較強的吸引力。”重慶工商大學副校長、長江上游經濟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李敬説。

  作為目前全國唯一的“四型”國家物流樞紐,重慶得以匯聚全球要素資源,推動電子資訊、汽車、裝備制造等支柱産業拔節而生。以電子資訊産業為例,四通八達的國際物流通道,吸引了數百家全球電子資訊上下遊企業陸續落戶,助推重慶崛起為全球重要的電子資訊産業基地之一。

  目前,重慶正推動電子資訊産業向芯、屏、端、核、網全産業體係全面發力,其“制勝秘訣”依然是擴大開放。以液晶顯示産業為例,重慶兩江新區通過引進京東方等國內龍頭企業,帶動美國康寧、法國液空等數十家國際知名配套企業落戶,迅速形成完整的産業鏈條。

  與電子資訊産業類似,全球汽車品牌整機廠、零部件廠商紛紛落戶,助推重慶成為全國重要的汽車制造基地之一,重慶目前正推動汽車産業向電動化、智能化方向轉型。

  跨境電商、整車進口等新興貿易業態,也正在這座西部內陸城市蓬勃發展。以跨境電商為例,天貓、京東等品牌均已落戶重慶,重慶跨境電商交易額從2014年的6000萬元增長至2022年的407.1億元,實現跨越式發展,成為我國中西部跨境電商最活躍的城市之一。

  數據顯示,2022年重慶外貿進出口總值達8158.4億元,再創歷史新高,佔同期西部地區外貿進出口總值的21.1%。

  “四型”國家物流樞紐帶來便利的通關環境和更具性價比的物流成本,也有力助推重慶承接産業轉移。

  在地處兩江新區的三一集團西南首個智能化“燈塔工廠”,機械臂舞動、大型自動化物料運輸小車穿梭,這裏約17分鐘就能下線一臺大型挖掘機。

  “我們在全國多個城市中選擇了重慶,因為重慶既能依托中歐班列向西拓展中亞、歐洲市場,又能依托西部陸海新通道向南拓展東南亞、南亞市場,還能依托長江黃金水道兼顧國內市場。”該工廠負責人説。

  “作為全國唯一‘四型’國家物流樞紐,重慶能充分發揮區位優勢,重慶搶佔‘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強大‘風口’,深度參與國際産業分工體係調整和全球産業鏈、供應鏈、價值鏈重塑,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打造産業高地。”李敬説。

工人在位于重慶兩江新區的三一集團西南地區首個智能化“燈塔工廠”項目內作業(2021 年 7 月 19 日攝) 徐欽攝 / 本刊

  加快打造“五型”國家物流樞紐

  當前,重慶正全力推進國家物流樞紐建設——

  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方面,中歐班列(成渝)2022年開行超5000列;西部陸海新通道已實現西部地區12省區市全覆蓋,輻射全國18個省區市61個城市120個站點、通達全球119個國家和地區393個港口。

  港口型國家物流樞紐方面,2022年果園港國家物流樞紐貨物吞吐量2548萬噸、同比增長22.1%,集裝箱量88.95萬標箱、同比增長68.96%。

  空港型國家物流樞紐方面,重慶江北機場年國際貨運總量和貨值已連續10年位居西部首位。

  “早在2018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和交通運輸部就已印發相應文件,將在重慶布局五種國家物流樞紐。”重慶市政府口岸物流辦相關負責人説,除了目前已有的四種類型國家物流樞紐,還有一種是商貿服務型,充分體現了重慶作為“一帶一路”與長江經濟帶聯結點的戰略地位。

  根據相關規劃,未來重慶將從五個方面推進國家物流樞紐建設:

  著力健全完善制度機制。充分發揮重慶市推進國家物流樞紐建設工作聯席會議作用,建立健全物流樞紐建設日常工作推進機制,探索建立重慶國家物流樞紐聯盟,加強統籌、監測管理和考核等各項工作,確保樞紐建設各項任務按計劃落實到位;

  多措並舉夯實“硬體”基礎。支援樞紐優質項目積極爭取地方政府專項債券、中央預算內專項資金支援,重點鼓勵發展多式聯運、國際物流、冷鏈物流、進口生物醫藥、通關保稅等功能性短板設施建設,提升物流樞紐基礎設施水準等;

  協同構建物流服務網絡。推動重慶港口型、陸港型、空港型國家物流樞紐與四川、新疆、廣西、雲南、上海、江蘇等地的國家物流樞紐合作,加強功能對接、資訊共用、業務協同,形成幹線支線有機銜接、國內國際協同聯動的物流服務網絡;

  培育發展特色樞紐經濟。對接主要國際物流和貿易大通道,促進物流與制造、商貿、金融等産業集聚融合、創新發展,大力發展樞紐經濟,不斷提升樞紐的綜合競爭優勢和規模經濟效應;

  推動物流樞紐提質升級。以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為載體,優化提升物流資源配載能力、國際通道運營組織能力和信息化水準,打造國際物流城“升級版”,形成服務全球供應鏈的國際樞紐、西部樞紐經濟發展的新標桿、産城融合發展的現代化新城。

  (《瞭望》2023年第33期 )

編輯: 韓夢霖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